文學迷 > 玄幻魔法 > 君子與鬼 > 第054章 一拜自強不息
    廣場上。

    眾人的目光移不開,還落在封青巖的頭頂上,看著鳳凰,看著麒麟……

    “可惜不是真正的天地祥瑞……”

    大教諭頗得隴望蜀說。

    “圣廟祥瑞,亦是祥瑞。”

    安修淡然一笑說,亦想不到自己剛收的弟子,在請圣澤上竟有如此一番景象,實在有些意外。

    至于真正的天地祥瑞,誰敢奢望?

    這時,安修走下圣廟臺階,在廣場上負手而立,其他教諭、教習紛紛走到其后,與學子相對整齊站好。

    老教諭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緒,高聲禮贊唱:“薪火相傳,拜先生。”

     眾學子聞言,趕緊回神整理衣冠,恭敬跪下。

    “一拜,自強不息。”老教諭唱道。

    學子拜下。

    “二拜,厚德載物。”老教諭再唱道。

    學子再拜下。

    “三拜,孝親尊師。”老教諭三唱道。

    學子三拜下。

    當眾學子起身后,老教諭再唱道:“呈束脩。”

    封青巖聽到怔了一下,自己可是沒有帶來,看了看四周的學子,似乎都沒有帶……

    這如何呈束脩?

    此時,有禮生(注)捧著盛有六禮束脩的托盤走向封青巖,示意他代表諸學子呈送六禮束脩給先生。

    六禮束脩,即芹菜、蓮子、紅豆、紅棗、桂圓、肉干。

    芹菜:意為勤奮好學。

    蓮子:意為苦心教學。

    紅豆:意為文運高照。

    紅棗:意為登天下榜。

    桂圓:意為啟竅生智。

    肉干:以表學子心意。

    封青巖接過六禮束脩,在眾學子的羨慕中走向諸位先生,躬身拜下敬上束脩,道:“請先生收下。”

    “請先生收下。”

    封青巖身后的學子,齊齊躬身拜下。

    這時,安院主代表書院的先生,接過學子的六禮束脩,置于身后就轉交禮生接過,然后與學子回禮。

    他身后的教諭、教習,紛紛回禮。

    拜師禮結束。

    片刻后,一直站在臺階上的老教諭,高唱:“凈手凈心,去雜存精。”

    在老教諭聲音剛落下,就見有上百的書院仆從,有序端上一盆盆清水。

    盆,是木盆。

    水,是清水。

    每個跪坐著的學子身前,皆放有一盆清水。

    這時,學子在禮生的示范下,將手放到木盆里正反各洗一次,接著擦干。但見有些學子身上,卻閃過如同水膜般的水光,似乎洗去了什么,讓不少學子詫異無比。

    封青巖身上,倒是沒有什么水光閃過。

    幾乎所有名聲在外的學子,身上都沒有水光閃過……

    “哈哈,吾身上有水光閃爍,乃異象也!”

    有學子興奮道。

    這可是連封三鼎都沒有的異象啊。

    這讓不少身上有水光閃過的學子,頓時得意和自豪起來,感覺自己還是有勝過封三鼎,勝過他人的地方。

    “汝等洗去的乃是雜念,有何好自豪?”

    有學子見到,忍不住出言解釋,“雜念越多,水光就越亮,而沒有水光亮起閃過,說明雜念不多……”

    “呃……”

    “不是吧。”

    那些剛剛自豪起來的學子,頓時有些尷尬了。

    “肅穆!”

    禮生見廣場上喧嘩起來就出言。

    洗手的寓意,在于凈手凈心,去雜存精。

    書院希望學子能在日后的學習中,專心致志、心無旁騖。

    當眾學子皆凈手凈心,木盆被書院仆從撤走后。

    老教諭再唱:“兩眉之間,筆點印堂。” 

    這時,有禮生為安院主端上智筆和智砂,即是毛筆和朱砂,但不是普通的毛筆和朱砂。

    它們對學子的文宮有妙用。

    安院主接過毛筆,蘸上朱砂,就往前面跪坐著的封青巖眉心處一點,兩者間相隔有兩丈余。

    一個紅點出現,似紅痣般。

    此乃朱砂點痣!

    意為開啟智慧,目明心亮,希望學子日后的學習能一點就通。

    但是此時,封青巖腦海轟隆作響,似乎有什么東西強闖腦海一樣。當轟隆聲過去后,他有種腦海變得清晰了一些的錯覺……

    這是,開文宮?

    他搖搖頭,不是……

    接著,有教諭持朱筆,依次為學子點眉心痣。

    對于開啟文宮的學子來說,智筆和智砂可以助他們擴展或鞏固文宮,或有其他說不清的妙用。

    這是書院又一次送給學子的造化,就看學子自己能不能把握住。

    在教諭為學子點完痣時,老教諭高聲禮贊唱:“入學鼓篋,孫其業也。”

    咚咚咚——

    一陣急速如同馬蹄般鼓聲猛然響起。

    在學子腦海里更如雷霆般滾滾落下,把眾學子嚇了一跳。

    而圣廟的一側,有禮生正在快速擊鼓,以明智和警示,引起學子對讀書的重視。

    當鼓聲落下,老教諭高聲禮贊唱:“立德修身。”

    充滿韻味的聲音,在書院上空回蕩。

    “立德修身。”

    學子起身拜下齊唱,顯得儒雅飄飄。

    禮生二擊鼓,但只有一響。

    老教諭禮贊唱:“見賢思齊。”

    “見賢思齊。”

    學子再拜下齊唱,顯得彬彬有禮。

    禮生三擊鼓,一響。

    老教諭禮贊唱:“學而不厭。”

    “學而不厭。”

    學子三拜下齊唱,顯得精清氣爽。

    禮生四擊鼓,一響。

    老教諭禮贊唱:“立志尚德。”

    “立志尚德。”

    學子四拜下齊唱,身有君子之風。

    禮生五擊鼓,一響。

    老教諭禮贊唱:“破蒙始字。”

    眾學子齊齊跪坐,準備寫字。

    這時,又有書院仆從為諸學子,一一端上矮幾和筆墨紙硯,整齊放好。

    “咦,筆呢?”

    “怎么沒筆?是不是漏了?”

    很快就有學子注意到,仆從端上來的筆墨紙硯,根本就沒有筆。且,并不是一兩個學子沒有筆,而是所有學子皆沒有筆。

    在眾學子詫異之時,就見圣廟上空再生異象。

    在濃烈的文氣中,似有一支筆若隱若現,它似乎貫穿了古今,書寫了人間歷史……

    “圣筆!”

    有世族學子驚呼。

    其他學子一聽頓時明白過來,原來這就是儒教的圣筆。

    雖然絕大部分都沒有見過圣筆,但是除了封青巖等極少數人外,基本所有人都有所耳聞。

    圣筆,有天下第一筆之美譽。

    這時,老教諭又高聲唱道:“學子拜筆,請筆。”

    ……
c罗2013总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