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其它小說 > 豪門通靈萌妻 > 第1219章 我最討厭別人動我的東西
    “下去救人!”那一刻,靈淵整個人的氣勢都變得寒厲至極,森冷下令,慍怒的瞪著靈詭,“她是你四姐!”

    “不好意思,一個破雜草不配做我姐。她搶了我的神殿,我這么做,已經很給面子了。”

    “沒人知道你會活著回來,你死了數千年,神殿空置,被人占去,這并沒什么。”

    靈淵上前一步,逼近靈詭,桀驁悍厲的氣勢壓迫著靈詭,可靈詭不甘示弱,仰眸陰冷回瞪,“堂堂審判之神,竟然偏袒?天規明文規定,一個神,只能擁有一座天宮神殿,她在八十八重天還有一座自己的花神宮,卻又占了我的靈柩宮,你以為我傻?”

    靈淵居高臨下,漠視無情的盯著靈詭,其實這事他知道。

    靈夭鬧著要住這座空置數千年的宮殿,而這座靈柩宮,偏偏就是靈詭的居所,此前他已經嚴明拒絕了靈夭的胡鬧行為,并沒有準許她入住這里。

    因為在數千年前,靈詭死后,在清瑤姬傷心欲絕時,帝父曾下令,保存這座宮殿,不許任何人破壞。

    可誰知,他雖拒絕了靈夭的無理要求,但靈夭的母親碧云帝妃卻自作主張,讓靈夭住進了這里。

    碧云帝妃是九十九重天之上月神之女,他靈淵也只是神族太子罷了,九十九重天上的神,他必須尊敬,連他帝父都不敢不尊那上面住的神,所以之后,這事他只能佯裝不知,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也就算過去了。

    這事確實是他處理不善。

    可靈詭不知,靈淵也沒說。

    “如今住都住了,我最多讓靈夭滾出你的神殿還給你,或是另給你辟出一座天宮,難道你還想大鬧九重天,鬧的所有人都不安寧!”靈淵厲色責問靈詭,眼底深處,頗為惱怒,因為這個棘手麻煩的妹妹,他頭疼極了。

    “靈淵,你該知道的,我最討厭別人動我的東西!”靈詭美眸蒙上一層陰暗。

    “那你想怎樣?”

    一瞬,靈淵和靈詭四目相對,劍拔弩張互不相讓,兩個人的眼神,一個悍厲森冷,一個陰毒無溫,如同能秒殺周圍的一切,空氣仿佛都凝固結冰了。

    “我想怎樣?你看好了!”

    靈詭冷笑連連,美眸毒光盡顯!

    下一秒,立于云巔,穿著鶴蓮云紋絳紫色裙袍的靈詭沖天而起,掉轉回頭,俯沖朝著下方懸空島上的花神殿極速下墜!

    “蓮蓮!”天際響起她召喚黑蓮的聲音。

    就見巨大綻放懸于天際的黑蓮座收攏花瓣閉合,“嗖”一聲飛向了靈詭,鉆進了她的身體中想,消失不見。

    九天云霄上,萬仙眾神齊聚,圍攏俯瞰著下方那抹絳紫色絕美的身影,氣勢凜然的“砰”一聲落在了懸空島花神殿外。

    地面崩壞,四分五裂。

    沒人知道靈詭要做什么。

    而這個時候,另一頭,一支天將部隊,已經將自由落體墜下八十八重天的靈夭公主救了上來。

    與此同時,懸浮在那的天空島花神殿前,裙袍獵獵,靈詭的眼眸驟然突變,竄上了兩抹黑紫色的暗芒,一股沖天可怕的柱狀紫芒,伴隨著空前恐怖的靈力,一飛沖天,撞破云霄,大放奇光,映亮了萬仙眾神的容顏,刺眼無比!

    天在顫,地在震!

    靈詭雙手爆發靈力,貼向地面!

    那一刻,腳下的地面開始崩裂塌陷。

    四分五裂的縫隙開始向各處延伸,就像發生了劇烈足以摧毀一切的地震,花神殿搖搖欲塌,塵土卷起飛沙,云霧浮動,巨石碎落圓柱坍塌。

    靈詭這是要毀了這座被人霸占的靈柩宮,徹底讓這座懸浮在天空上的神殿消失!

    “我的神殿,那是我的神殿!”

    靈淵施法,將靈夭變了回來,靈夭眼見著自己霸占了靈詭的神殿后,精心改造的宮殿坍塌被毀,連同著懸浮在半空上的天空島地基,一起化作巨石,不斷從天空墜落,砸下天際。

    她紅著眼,心有不甘,一副想沖上去和靈詭拼命的樣子,身后卻被一名天將拽著。

    “那是靈詭的神殿!一個神,只能擁有一座神殿,你的花神宮在那!不是這!”靈淵捏住靈夭的后勁,咬牙切齒提醒,“此事等帝父回來,我會向他稟告!靈夭,不要再仗著碧云帝妃和月神得寸進尺,你怕是不知道,這座靈柩宮,靈詭死之后,帝父為了挽回清瑤姬,下令誰都不能碰的!你見帝父不在神界,如此膽大妄為,你還是想想怎么勸帝父饒了你!”

    萬仙眾神參拜結束之后,靈詭在眾目睽睽之下,徹徹底底的將一座位于八十八重天上的神殿,連同神殿坐落的懸浮天空島一同毀滅成了廢墟。

    沒過多久,神殿連同天空島碎裂下沉,從八十八重天一路墜落,巨石紛紛砸落,毀壞了蜿蜒曲折的玉階天梯,最終,這座神殿消失不見,天空島也不見了蹤影,就和沒有存在過一樣。

    靈詭脾氣一上來,破壞力驚人而可怕。

    毀了神殿,她沖上云霄,重新回到云巔,裙袍下擺蕩出囂張狂妄的弧度,緩緩抬頭,嘴角露出漫不經心的笑意。

    一時間,圍觀的萬仙眾神不經倒抽氣,沒人敢吭聲。

    “鬧夠沒!”

    靈淵桀驁冷銳的眸光死死盯著靈詭,隱隱動怒,還在壓抑。

    “怎么能說是鬧呢?我有權毀了本就屬于我的宮殿。”

    “靈夭的事暫且不予處理,那么現在我們該捋清楚另一件事了。”靈淵深沉道,然后緩緩抬起手,銳利的指向了靈詭身后不遠處,正和亡靈君、帝司站在一起的靈殤,“把殤兒交出來!”

    “哦?這事兒啊。”靈詭勾唇妖笑,回眸朝著靈殤招了招手,“殤殤過來,把都德長老親筆寫的免罪書給你大哥瞅一眼!”

    靈殤驚覺自己大哥冷冷的指著自己,嚇得一怔,下意識就往自己姐夫,也就是宮司嶼身后縮了縮,半低著頭,咬著唇,很不樂意似的。這里是神界,哪怕他姐敢肆意妄為,可他的靈力還不足以讓他能夠如此囂張,在神界,存在著許多能夠鎮壓弒神的法寶。

    “過去,不會有事,你姐和我都在,慫什么。”

    
c罗2013总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