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恐怖靈異 > 蟲屋 > 第401章 騙她
    最后一片青灰色的裙角蜷了起來,火舌舔舐著,吐出了最后一口氣,變作了焦黑的灰落在了地上。

    姜末轉過身,他走進了洞里,小跑了幾步跟上了姜游。

    縫隙外,法陣上的黑色珠子轉動的速度變慢了。

    ……

    怪物土黃色的眼睛凸起在頭部的兩側,身上的甲片微微的張開,隨著腹部的伸縮輕輕地顫動著。

    木刀輕鳴著。

    素白纖長的手指,堅定地握著刀柄。

    幾乎是在同一時刻——怪物張開嘴,透明的舌頭以肉眼幾乎難以捕捉的速度彈出;唐不甜高高的躍起,木刀的刀尖向怪物的腹部刺去。

    她的腰部上挺,身體向后翻,木刀在半空中變了方向,刀尖回轉,刺在了怪物的舌頭上。舌頭剛要回縮,刀身上爆出了極亮的光。

    怪物怪叫了一聲,舌頭從中間斷開,落到了地上。

    唐不甜的手張開,木刀追擊著逃竄在山壁之間的怪物。

    黑色的頭發揚起又落下。

    唐不甜從地上站了起來。

    門縫中透出的光落在了她的眼眸中,她在怪物的臉上看到了一張人的臉,她向前一步,想要看的更清晰的時候,那張臉便消失了。

    怪物一邊躲著木刀,一邊往門的方向移動。

    唐不甜看了一眼門,她后退到她之前站立的位置,這一次,她再一次地看到了怪物臉上的人臉,一張男人的臉,她認了出來。

    “鄭圓泰?”唐不甜試探著喊。

    怪物的尾巴對著木刀一卷,接著猛然地向她竄去,唐不甜單手前翻,一只腳踢在了怪物的眼睛上,怪物吃痛,唐不甜整個身體都向上竄,一腳重重地踩在了怪物的后背上,趁著尾巴松開的一瞬,她將木刀抽了回來,再轉身,雙手持著刀柄向下刺去。

    木刀刺進了怪物的頭部。

    怪物的身體劇烈的抽搐與掙扎著,甲片中不時又尖刺飛出,尾巴一下又一下的重重地拍在地上,直到它的身體徹底安靜下來后,她才拔出木刀,跳下怪物的身體。

    怪物的血順著木刀流到了地上。

    青灰色的血。

    唐不甜嘴唇微張著,輕輕地喘著氣,片刻后,她往門的方向走去,走到她之前看到人臉的位置停下。

    她往怪物尸體的位置看去,它一動不動地躺在那里,頭歪在了一邊,斷了一截的舌頭無力地從嘴中滑出……

    她抬起頭,原地轉了一圈,看四面和頭頂的山壁。

    地面上的血,青灰色的血中鉆出了一些蟲子往怪物的尸體方向蠕動著。

    一層極薄極脆的光從門上剝離。

    唐不甜警覺地向后一躲,這時,怪物睜開了渾濁昏黃的眼睛,唐不甜看到怪物向前躍起,穿過了那一層光,頭部的血洞,僵硬的爪子,凌亂的甲片,滿是傷痕的尾巴,在光拂過之后,都變得鮮艷與有力了起來。

    它在光之中重生了。

    光點往四周飄散而去,唐不甜又一次地看到了那張臉。

    怪物的尾巴向唐不甜掃去。

    唐不甜看到了甲片中蠕動著的蟲子,木刀向前擋,擋空了……她愣了一瞬,身體立刻向后跳開。

    碎裂聲響起,她之前站立的地方,被尾巴砸裂了。

    怪物裝過身,透明的舌頭頻率極高地疾射著追著她的身體,唐不甜的速度也提到了極致,但幾次依然靠著直覺臨時變幻了角度才躲開。

    一輪舌頭的攻擊后,她被逼到了角落,襯衣與裙擺也裂開了幾道口子。

    昏黃色的眼睛鎖定了她。

    唐不甜看了一眼門。光點飄動在這片并不寬敞的空間中。

    她閉上了眼睛。

    心神沉入了木刀之中。

    刀身上亮起了一些古樸的紋樣,身體中的靈力被快速地抽取著……

    劍氣激蕩著。

    怪物全身的甲片立起。

    木刀輕鳴著,從唐不甜的手中飛出,它擦著怪物的下腹部飛過,直飛向了門。

    甲片中的尖刺密密麻麻地向唐不甜的身體飛去。

    她的身體柔韌靈巧地在尖刺的縫隙中翻躍著,躲閃著。

    怪物昂起頭,怒吼了一聲后,它整個軀體向唐不甜的身體壓去。

    一縷黑發被爪子劃斷了,落到了地上。

    木刀斜砍在了門上,刺了進去。

    門顫動了幾下,門縫中的光似乎暗了一些下來。

    唐不甜睜開了眼睛。

    怪物在她的上方。

    它的身體上飄出了青灰色的煙,爪子無力的揮動一下后,垂了下來。

    唐不甜落到地上后,快速地往邊上滾了幾圈,接著,怪物的身體砸到了地上。

    她坐了起來,不停地喘著氣。

    青煙散去后,怪物的上半身變成了人,下半身還是尾巴。

    唐不甜對著門伸出了手。

    木刀飛回到了她的手中。

    ……

    黑。

    好黑。

    走在沒有盡頭的黑色中。

    蟲子藏在黑暗中,發出沙沙的,嚙噬的聲音。

    一道黑影從他身后撲向了他,他下意識地提劍……

    劍……

    他的劍呢?

    他看著自己的雙手,布滿著黑色的鱗片的,爪子,怪物……

    “啊!”

    躺在地上的男人猛然地睜開了眼睛,他看到了一把木刀,刀尖向下滑,抵在他的脖頸上,持刀的人有一雙淡漠至極的眼睛。

    他在那雙眼睛中看到了自己。

    “鄭圓泰?”清冷的女聲在他耳邊響起。

    “我是,你……”

    “唐依是我的師父。”

    鄭圓泰看清了少女的臉——精致,不帶一絲煙火氣。

    “你是唐不甜?”鄭圓泰問。

    “對。”唐不甜收回了木刀。

    “你來救我的?”

    “對。”

    鄭圓泰撐著身體坐了起來,他看到了他變成尾巴的下半身,看到了他爪子一樣的手。

    “常立章邵朗在外面,金澄,估計也來了。”

    鄭圓泰苦笑著嘆了口氣,接著,他想到了什么一般,猛然抬頭看著唐不甜,“你們來的時候,有沒有遇到一個小女孩,看上去大概七八歲的樣子?”

    “遇到了。”

    “她和你們說什么?”

    唐不甜思索了一下,她還未開口,鄭圓泰便說:“不管她說什么,都不要信。”

    “沒關系,姜游在騙她。”

    “姜游?他是誰?”鄭圓泰問。

    “我朋友,在唐江市特科兼職。”
c罗2013总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