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武俠修真 > 我是仙凡 > 721 全城賭坊打烊了!
    “白骨兄,剛才一時沖動差點殺了你,對不住!雖然你背叛了我...但我還是選擇原諒你!我相信你是有苦衷的,你是為了我們三兄弟的前途才這樣做!”

    鬼車鳥看著白骨兇君,有些尷尬。

    幾百年的好兄弟,轉眼又在一起繼續共事,不原諒也不行啊!

    它們經過一番艱苦卓絕的豪賭之后,都簽了一百年的賣身契,在黑袍鬼圣蘇塵手下勝利會師,也算是一場皆大歡喜。

    “......”

    白骨兇君無語。

    我說我是被冤枉的,有鬼信嗎?!

    鬼都不信。

    一切沒有太大的變化,蘇塵還是讓它們三個掌管鬼圣大賭坊,只是它們從大老板變成了大管事,成了為蘇塵賣命一百年的鬼奴了。

    賭坊歷來都是一個暴利的行當,哪怕是幽界也不例外。

    蘇塵也不用自己費什么心思和時間,讓它們三個鬼圣好好干活便行了。賺了香火,分它們一部分。

    ...

    蘇塵正尋思著,自己拿下這座鬼圣大賭坊之后,接下來要做的是其。

    自己手里的香火已經很多了。莊綠旖去輪回池洗清自己的“罪孽”,轉世投胎的本錢,差不多也賺夠。

    繼續打探幽界的情報?

    還是去輪回池找黃泉道君,看一看需要多少香火才能用這輪回池?

    他估摸著,黃泉道君既然霸占了那座轉生輪回池,多半是要收費的,不出錢不讓其它鬼圣投胎轉世。

    否則,黃泉道君霸占著輪回池作用也不大。

    他先問到價錢來,才好辦事!

    用香火能辦成事,也省的打一場。

    蘇塵正尋思著。

    “黑袍大佬,您老帶我們去橫掃酆都城的賭坊吧!酆都城還有十多家大大小小的賭坊呢!”

    金丹鬼猴子眼咕嚕轉動,忽然提議道。

    “對!”

    “酆都城那么多賭坊,都是香火啊!”

    “大佬,帶領我們橫掃整個酆都城賭坊!”

    “一個鬼圣大賭坊就賺那么多香火,那么把所有賭坊掃一遍,豈不是一.夜暴富啊!”

    眾賭鬼們想到這里,頓時激動起來,無比的興奮。

    一座稍微大的賭坊,賺個十多億香火還是有的。

    以黑袍鬼圣的超強實力,完全可以橫掃所有的賭坊,成為酆都城賭界第一大佬。

    它們也能跟著大賺一筆香火錢。

    “不錯,掃蕩酆都城所有賭坊!”

    蘇塵想想也覺得是個好主意。

    幽界的香火,不賺白不賺啊!

    賭坊是最容易掙到香火的地方,一局翻十倍,其它地方反而不太容易。像煉制鬼器,干活之類,賺的都是辛苦錢,香火很少。

    這酆都城里的賭鬼們,沒錢的時候就去“打工”干活,掙到幾點香火就跑去賭坊賭一把碰運氣,輸個一干二凈再去干活。

    萬一,以后十洲仙境和幽界打起來了,肯定會大舉戒嚴。他想渾水摸魚賺香火,恐怕都沒有機會了。

    趁著現在兩邊還沒動手,能撈多少算多少吧。

    馬上,便有幾個元嬰境的伶俐鬼,也不知從哪里找出了一副八抬大轎子,請黑袍大佬蘇塵上轎,抬著他便往酆都城內的其它賭坊而去。

    數萬的賭鬼們興沖沖的擁護著它們的“新賭圣”,大搖大擺往其它賭坊而去。

    莊綠旖看到它們抬老爺一樣抬著蘇塵,噗嗤一聲,感到十分的好笑。

    她不疾不徐的跟在旁邊,護衛著蘇塵。

    鬼童圣母和蛇牯鬼圣也跟在轎子一旁,跟莊綠旖一起。

    它們很自覺的放低了身份。

    黑袍大佬的實力太強了,它們十分佩服,自然不敢在他面前擺鬼圣的身份。

    鬼車鳥、飛天夜叉、白骨兇君也頗為興奮和期待。

    它們今晚是輸的庫底朝天,自己都被押出去,丟大臉了。

    干脆,整個酆都城的賭坊一起丟臉,這樣才好。跟著黑袍主人,去橫掃酆都城的眾賭坊。

    蘇塵坐在大轎子上,觀賞著酆都城的風景。

    說句實話,這酆都城還是很大氣的。

    建筑恢弘,樓閣玉宇,堪比十洲仙境任何一個仙城。甚至,酆都城一樣有煉器作坊,煉丹作坊等等。

    幽界也有鬼草,也有鬼礦石,一樣可以煉鬼丹,煉鬼器,用途廣泛。

    城內,鬼潮如織,各種幽魂、厲鬼,骷髏、僵尸,兇猛的鬼獸,在街頭游蕩。

    怪嚇人的。

    好在幽界也沒什么人。

    還有讓蘇塵感到有些不舒服的,就是這些樓閣,家家戶戶,門口掛著一個喜慶的暗色紅燈籠,氣氛陰森森。

    金丹鬼猴子扛著一根棒子,興沖沖走在最前面,耀武揚威。

    一群賭鬼們氣勢洶洶往酆都城內的其它賭坊而去。

    “主人,先去酆都城第二大賭坊——鬼魔頭大賭坊!”

    飛天夜叉提議,它對酆都城的賭坊十分熟悉,早就想收拾這個競爭對手了。只是,這家賭坊也有好幾個鬼圣大老板,不好對付。

    “行!”

    蘇塵點頭。

    抬轎子的元嬰機靈鬼們,連忙抬著黑袍鬼圣大佬,往鬼魔頭大賭坊而去。

    不遠,也就隔了一條街。

    不多久,它們就到了隔壁一條街的一座巨大的賭坊。

    賭坊大門緊閉。

    門可羅雀。

    門口左右,高掛著兩個巨大的燈籠,上面寫著四個字“天黑”、“打烊”。

    這兩個燈籠非常亮,生怕別的鬼看不清楚。

    眾賭鬼們頓時傻眼了。

    臥槽!

    這操作太騷氣了!

    酆都城內從來不打烊,沒日沒夜,通宵達旦營業的賭坊,居然打烊了!!!

    它們直接吃了一個閉門羹啊!

    蘇塵招金丹鬼猴子,耳語了幾句。

    金丹鬼猴子目光一亮,點頭,連忙跑過去,砰砰用力敲鬼魔頭大賭坊的門。

    賭坊大門嘎吱打開一條縫隙來,守門鬼道:“沒看到打烊了嗎?干什么?”

    “打烊沒事。我家大佬就像知道,你們賭坊什么時候開門?!”

    金丹鬼猴子連忙道。

    打烊,總有開門的一天吧。

    那守門鬼翻了個白眼,指了指昏暗的天空,“老板說了,天亮營業!天什么時候亮,咱家什么時候開門吧。”

    防火防盜防黑袍,黑袍鬼圣不走,賭坊大門不開。

    說完,砰的關上大門。

    眾賭鬼們頓時差點暈倒。

    幽界從來都是昏暗好么,什么時候天亮過?!

    這是不打算開門了啊!

    “快,去其它賭坊看看!”

    “這家不行,就換一家吧!”

    數萬賭鬼們跑遍了巨大的酆都城,結果大大小小的十多家賭坊,全都關門,高掛打烊的燈籠,一家也沒開。

    眾賭鬼們都傻眼了。

    這可是酆都城,從未有過的事情啊!

    十多家賭坊,全都打烊關門,拒絕賭鬼進門。

    這些賭坊也太狡猾了吧!

    “可惡!它們肯定是收到了消息,趕緊關門了!”

    飛天夜叉大恨道。

    好不容易,找到機會收拾它們,它們居然躲起來了。

    蘇塵也是深感無奈。

    賭坊不開門,他就沒辦法賺它們的香火錢。

    “算了!今日連續堵了七八場,也已經疲憊了!~贏了不少香火,各自散去,就在這酆都城玩樂一下吧!”

    蘇塵朝眾賭鬼們道。

    眾賭鬼們意猶未盡,卻也沒辦法。

    整個酆都城,其它賭坊都打烊了,唯一還開著門的是鬼圣大賭坊——黑袍鬼圣大佬新贏下來的場子。

    它們當然不敢去黑袍鬼圣大佬的場子,砸大佬的招牌。

    數萬賭鬼們樂滋滋,各自散去,手里贏了不少香火,正好可以去花天酒地一番。

    此間事了。

    執法殿的十名鬼圣,兇牙鬼君等,向蘇塵告辭,飄然離去。

    “黑袍兄,附近有一家有名的春宵院,要不要去放松一下?”

    蛇牯鬼圣擠眉弄眼。

    它話音剛落,就被敲了一腦門子。

    它不由大怒,回頭一看卻是莊綠旖,頓時蔫了下去,沒敢招惹這大脾氣的大小姐。

    “滾!”

    莊綠旖面色冰寒。

    她心中暗惱。

    看來她得看緊一點才行。

    蘇塵哥哥這么心地純樸,一塵不染的一個人,他可是從來不沾這些壞毛病。

    要不是為了幫她多贏一些香火,他連賭都不沾。

    可不要在這幽界待一段時間,被這群賭鬼、浪蕩鬼給帶壞了。

    蘇塵尋思了一下。

    自己手里的香火是足夠莊綠旖轉世投胎,他此行還要找到四個幽魂。

    這酆都城極為巨大,聚集了至少數億的幽魂。

    說不定,能找到爹娘、二弟和阿丑的幽魂。

    他道:“找一處清靜點的地方吧。”

    ...

    很快,莊綠旖便在酆都城內,包下了一座巨大的豪華鬼宅。陰森,數十棟閣樓庭院,沒有一個人。

    鬼倒是挺多。

    蘇塵獨自坐在一座宅內。

    取出幾樣物品,放置在身前。

    繡花針、旱煙斗、一枚青石淚,還有一枚系著紅繩子的丑字銅錢。

    隨后,他開始施展《尋魂術》。

    --

    今天就兩章了。
c罗2013总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