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武俠修真 > 我是仙凡 > 601 月蝕蛛妖祖,瞬滅!
    青穹老族長也不急著立刻和蘇府動手開戰,等著月蝕蛛妖祖將蘇府三祖擄來,好將青瑤交換回去。

    青丘九尾狐族跟其它妖族不同,狐族秉性狡黠,極少選擇在戰場上直接硬碰硬干掉對手,卻是喜好用布局來算計對手。

    通過一層又一層的布局和算計,用數倍于對方的實力,將對方活活窒息扼殺,上天入地逃竄無門,最后才一擊致命。

    拿下仙女峰的蘇府三祖,只是小露一手。

    甚至青丘狐部此番來的近三十名妖祖,這些其實只是青丘一部分擺在明面上的公開實力。

    如果它順利將蘇府眾老祖拿下,那事情到此為止了。

    若是還不行的話,青丘狐部還有一道更強悍的殺手锏,早就準備好了。這道殺手锏,別說區區一個蘇府了,甚至足以令圣靈州上下臣服。

    蘇塵沉默著,和蘇府十余名老祖們等著仙女峰的結果。

    仙女峰失守,他大不了便和青丘狐部互換人質,損失可以承受。

    仙女峰守住了,那他手中依然有青瑤這個“人質”,戰斗形勢對他更為有利。

    他自然不急,等仙女峰打出一個結果再說。

    青穹族長背負雙手,看了一眼蘇塵那副鎮定自若的神態,好像比它還輕松自在,它不由有些奇怪道:“蘇小友,本族長實在是好奇,想問一問。

    閣下也是智慧頂尖的人族老祖,應該懂得‘事不可為,逆來順受’的道理。我青丘狐部乃是北溟大陸最頂尖的十多個勢力之一,除了寥寥無幾的龐大勢力之外并無對手。

    就算你百般算計,我族人在你手上吃了一點小虧,最終也會百倍的奉還。我族底蘊深厚,輸了一次也無所謂,卷土再來便是。

    你一個無名的世家,如此之弱小,輸一次就徹底完了。你哪里來的自信,跟我青丘狐部作對,自己最后不會輸?”

    蘇塵沉吟,笑了笑道:“貴部縱然是稱雄天下,那又如何。你去殺螻蟻,螻蟻還會吱一聲抗議一下。你們先動手要搶我的化神靈寶,難道還不許我反抗?青穹族長以為呢?!”

    “好吧...你說的也有道理,我族搶奪你寶物在先,你的確有權‘吱一聲’。”

    青穹族長沉默,不再言語。

    青丘狐部信奉的是妖族生存法則,強權就是真理。我強你弱,看上了你的化神靈寶,搶了就是搶了,天經地義,何須跟你講道理。搶了你的寶物,那是看得起你。

    這北溟大陸絕大部分的弱者,也會識趣的乖乖躺好,被搶就認了。反抗什么的不敢去想,只會遭到滅族之禍。

    偏偏蘇塵不知死活的還要“吱一聲”,強烈的反抗一下。

    換成其它天闕城的小世家的話,早就被滅族不知道多少次了。

    但蘇府上下依然在吱吱叫,活蹦亂跳,還把青丘狐部給坑了好幾次。

    這就有些過分了。

    這一次,青丘狐部要徹底將蘇府給解決掉,殺雞儆猴給其他人族老祖們看一看,反抗是一種什么下場。

    ...

    仙女峰。

    阿奴、蟹霸和蝦仁服下了四階極品靈氣丹、養神丹,正在打坐,全力療傷,恢復法力和體力。

    這些四階極品靈丹效果極佳,剛一入腹便化為溫潤的靈液,迅速澆灌滋潤著它們體內干渴的法脈和妖脈,補充它們損耗嚴重的法力妖力。

    薛云山、李青峰、李希等老祖早就帶著薛鐵一伙金丹修士逃回了圣靈城去了。

    片刻功夫,卻見三團妖云飛快的朝仙女峰而來。

    “哇哇!~,青丘狐部的妖祖們還真是不怕死啊!前面才死了四個妖祖,馬上又派了三個過來。來得正好,蟹霸爺爺剛剛恢復一些妖力,讓你們見識一下霸爺的實力。”

    蟹霸瞪大了蟹眼,不由激動的大嚷。

    颼——!

    颼!

    颼!

    三道巨大妖影,落在仙女峰之巔。

    為首的赫然是一只數十丈巨型的蜘蛛妖祖,它長了一顆巨大的頭顱,額頭上一個半月凹痕,極其醒目。八只長達十丈,修長如刃的黑色利爪,切巖石如切泥。腹部臃腫巨碩,丑陋至極,但里面儲藏了蛛妖最強大的蛛液。

    月蝕蛛!

    每當月影消失之時,便是月蝕蛛最為活躍的時候。

    它天生以異蟲為食,是幾乎所有小型妖蟲的克星。

    月蝕蛛妖祖傲視著對面的蘇府三尊新晉老祖,區區三名剛剛完成渡劫,尚未恢復實力的老祖,在它眼里自然談不上多大的威脅,擒拿她們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它警惕的觀望著四周,提防著那一群神秘的元嬰飛蟻的出現。

    “呼!”

    一團熊熊的火焰的包裹下,一頭魁梧雄壯的妖獅妖祖踏上了仙女峰之巔,妖眸睥睨天下,踏著火焰而行。

    它的力量極其恐怖,而且擅長火系妖術。

    烈焰妖獅妖祖的戰斗力,其實猶在月蝕蛛妖祖之上。

    斗法的話,它甚至能輕松干掉月蝕蛛。

    但要是對付一群元嬰妖蟲,這還得月蝕蛛出手才行。

    緊接著,又有一團水藍色氣旋包裹著的一頭蒼溟狼,無聲無息的緊隨而至。它的實力比烈焰妖獅略遜一籌,也是相當兇悍的妖族。

    這三名妖祖,一同降臨在了仙女峰之巔,離阿奴、蟹霸和蝦仁大約數千丈之距。

    它們有所忌憚,沒敢立刻攻過去。

    “月蝕蛛老弟,看你的了!把那些元嬰飛蟻都干掉,剩下擒拿蘇府三祖,交給我們就行了。”

    烈焰妖獅淡淡道。

    “行!”

    月蝕蛛點頭。

    只要滅了這群強悍的元嬰妖蟲,它就是立下了首功,青穹族長自然會記下這筆功勞。它也不必跟烈焰妖獅和蒼溟狼,爭搶俘虜蘇府老祖的功勞。

    ...

    阿奴看到月蝕蛛妖祖出現,芳容頓時變色。

    糟糕!

    她暗叫一聲不妙。

    她最大的依仗,就是蘇塵給她的兩口寶箱內的十只秘金噬靈飛蟻和十只秘銀噬靈飛蟻,對付絕大部分的妖祖,都可以一舉擊殺。

    但對付蜘蛛妖祖...恐怕是被殺的份,搞不好要全軍覆沒了。

    強敵在前,她只能硬著頭皮,命令它們出戰了。

    “殺——!”

    阿奴立刻喝令。

    二十只吃飽喝足,剛剛消化完的秘金秘銀噬靈飛蟻們,頓時從仙女峰各隱藏處飛出,朝危險最大的月蝕蛛妖祖圍攻過去。

    它們四散開來,四面八方,三兩兼錯,拉開一定的距離,避免被月蝕蛛妖祖一網打盡。

    “一群小妖蟲,也敢在本祖面前造次!”

    月蝕蛛不由露出輕蔑之色。

    它一張口,“噗呲~!”,噴濺出一道粘稠的液體。

    這一團粘稠蛛液,瞬間化為一道數十丈巨大的細密結實的蛛網,朝沖在最前面的一只巴掌大小的秘金噬靈飛蟻籠罩過去。

    那只秘金噬靈飛蟻沖的太急,未能避開蛛網,頓時被這巨大的蛛網給一頭籠罩,黏裹住,渾身和翅翼都是粘稠無比的蛛網,動彈不得。

    那秘金噬靈飛蟻顯得很是震驚,急聲尖叫。

    月蝕蛛張嘴一吸,將那秘金飛蟻給吸了過來,張口咬去。

    “嘎嘣”一聲,它的牙咬崩了。

    幸好那秘金飛蟻依然被蛛網給死死的包裹黏住,依然掙不脫,否則它這一口非但咬不死秘金噬靈飛蟻,反而要被它鉆進肚子里不可。

    “呸!”

    月蝕蛛震驚的將秘金噬靈飛蟻,滿口是血給吐了出來,掉落在腳旁。

    居然咬不動,這金色飛蟻也不知是什么品種,如此堅硬。不過,吃不了就算了,只要能抓住它們就行。

    它陰狠的目光,虎視眈眈的望向周圍正在逼近的一群金銀飛蟻,張口又是“噗嗤”,不斷的噴出一團團的蛛液,捕獲這些奇怪的金銀妖蟲。

    眨眼功夫,已經有好幾只噬靈飛蟻被蛛網給捕獲了。其它眾飛蟻拼命躲閃,避免被月蝕蛛妖祖給捕獵。

    “完了!霸兄,好像不妙啊!我們今日是不是要死在這里了?!”

    “天要亡我們兄弟啊!”

    蟹霸和蝦仁都看的驚呆了,艱難的吞咽著唾沫。

    這一群強悍霸道的金銀噬靈飛蟻,居然斗不過這尊月蝕蛛妖祖。

    它們倆難兄難弟,豈不是剛剛才成為妖祖,就要完蛋了?!

    阿奴神情緊張,讓自己冷靜下來。

    服下極品靈丹之后,她的法力已經快速的恢復了近一小半,足以施展法術了。

    但機會只有一次,敵人有了警覺之后,不會給她第二次出手的機會。

    她猛然一抬掌,便是一道雷系大法術。

    “天雷一擊!”

    “咔嚓——!”

    一道百丈臂粗的烏雷,橫空出世,撕裂了仙女峰的天空,瞬間劈在了月蝕蛛妖祖身上。

    月蝕蛛妖祖猝不及防,被這道藍色天雷轟中。

    它哪里想到,對面那名人族女老祖,居然是一名雷系元嬰老祖。

    若是它知道的話,它恐怕死也不會靠近阿奴數千丈之內,離她遠遠的。

    月蝕蛛妖祖凄厲的慘叫一聲,巨大的蛛軀被藍雷炸出了一個血窟窿,背上一片血肉模糊,翻滾在地上,渾身在電芒中抽搐,強烈的痙攣。

    別說去捕捉妖蟲,它在數息之內,連神智都無法保持清醒。

    周圍眾金銀噬靈飛蟻們見到這個天敵倒了大霉,頓時亢奮的一擁而上,撲了上去,憤怒瘋狂的啃咬它,從血窟窿里鉆進它妖軀內。

    月蝕蛛妖祖頓時慘叫連連,拼命的翻滾,卻已經回天乏力。

    被噬靈飛蟻給鉆進體內的妖獸,沒有一個是好下場的。

    “她...是雷系老祖?!”

    “怎么會是雷系!”

    烈焰妖獅和蒼溟狼被這突如其來的異變,震驚的退后數步,彼此駭然望了一眼。

    阿奴出手太突然了,而且還是瞬間攻擊的雷法。

    它們根本無法幫月蝕蛛妖祖攔截這道雷法。

    它們兩妖祖突然意識到,青丘狐部似乎在一個不起眼的小地方,犯了一個極為重大的錯誤!

    因為蘇府這最后三名金丹修士,實力太過于弱小了,青丘根本沒有費工夫去調查阿奴自身的情況。

    別說青丘狐部,哪怕是天闕城眾老祖...沒有任何一個曾經去調查過這位“蘇夫人”的底細。

    都把她當成了一個弱不禁風的人族金丹修士看待,誰還會去想她有多少本事。

    事實上,在蘇府眾老祖的庇護下,她的確連一次出手的機會都沒有。青瑤都不知道這位蘇夫人都會些什么。想打聽,也沒處去打聽。

    但是,雷系元嬰老祖在所有系別的元嬰修士之中,是數量最為稀少,也是最強悍的老祖,沒有之一。

    金木水火土五行修士最常見。冰、風修士較為罕見,大約五十個修士里面能見到兩位冰、風修士。而二十位冰、風修士,才能見到一位雷修。撇開雜系靈髓的修士不談。

    這意味著,大約近四五百名修士之中,才可能出現一位真正意義上的雷系修士。

    如此稀少罕見的幾率,偏偏被它們見鬼一般給撞見了。

    這個不起眼的小錯誤,直接讓月蝕蛛妖祖送了性命。
c罗2013总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