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武俠修真 > 我是仙凡 > 592 蘇府最后的金丹修士
    圣靈城。

    蘇府。

    自打遷徙到圣靈城,在蘇塵的嚴令之下,蘇府的十多位元嬰老祖都待在府內閉關,妖祖們喝酒吃肉也都在府邸內,從不外出招惹是非。

    蘇府內外自然是一片風平浪靜,也沒人敢來上門招惹這一群老祖。不管是天闕七祖,還是韋侯爵府的韋三公子,面對這龜縮的蘇府,苦無對策。

    不過,蘇府還有一件重大的事情,尚待解決。

    那就是阿奴,以及蟹霸、蝦仁,還未結嬰。

    她和兩個金丹妖將,身為蘇府最后的三名金丹修士,也是蘇府目前僅剩的唯一薄弱之處。

    三名金丹結嬰,這是蘇府的頭等大事。

    一旦三名金丹完成渡劫,蘇府最大的一塊薄弱的短板將徹底消失,將是清一色的元嬰老祖。多達十五位元嬰老祖...這在圣靈州境內,堪稱是震古爍今,從未曾有過的超級世家了。

    好在,三位都快即將渡劫了。

    ...

    蘇府,一間百丈大小的靜室,靜室內空蕩蕩的。

    中間是一塊打坐的團蒲,靜室一側擺著一排書架。上面放著一些修仙者的傳記、游記、修煉和悟道心得等修仙典籍,以增強修士的廣博見識。

    此外其它再無別物。

    為了在最短時間內沖上金丹巔峰,并且突破元嬰境界,需要盡量避免外界的一切干擾,全心沉浸修煉之中。

    阿奴已經在靜室閉關修煉了一年多,每日服用數枚三階靈丹,修煉打坐五個時辰煉化靈丹的靈氣。

    閉關的這段時間,她的修為提升迅速。

    她已經修煉到金丹后期巔峰,并且服用了四株元嬰機緣,準備凝結出自己的元嬰。

    她的金丹元神已經接連開了六竅,僅有第七竅“天竅”尚未開啟,離突破元嬰境界還差最后關鍵的一步。

    然而,耗費了一個月之久,金丹元神依然沒有任何動靜。

    阿奴心中難免有些焦慮,不由暫時停下修煉。

    在書架上拿了一冊《神游》的典籍,打算看書,靜一靜心。

    這冊典籍是一名元嬰修士的雜記見聞,提及了元嬰修士踏上化神境界之后,將會被迫“破碎虛空”。

    所謂“破碎虛空”,便是元嬰修士踏上化神境界之后,因為化神境修士自身的過于強大,受到此界靈壓的擠壓,將被迫離開此界。

    如果化神修士強行長時間停留在此界的話,那么他長久的受到巨大靈壓的壓迫,有可能會跌落修為。

    正因如此,北溟大陸幾乎沒有化神修士會在此界停留。

    “破碎虛空!”

    阿奴看到此處,卻是不由愣住。

    她想到了一個事情。

    公子歷經無數艱險,來到北溟大陸,踏上元嬰境界,肯定會去爭奪化神機緣。

    化神機緣非常渺茫,北溟大陸數百年也未必有一位老祖踏上化神。可蘇塵也不是完全沒有機會。若是公子爭到了化神機緣,踏上化神境,她和公子怕是要隔絕兩界,再難相見。

    一念及此。

    她的心中潸然,良久難以平歇下來。

    她一直苦苦修煉,希望自己能夠追上蘇塵的修煉境界。

    在蘇塵的相助之下,她也一直未曾落下太多的境界。從踏上煉氣境界,一直到金丹巔峰,甚至跟隨公子抵達北溟大陸,未曾落下太遠。

    但是化神,終究和以前不一樣。

    以前不管是任何境界,金丹也好,元嬰也罷,修士都在這一界內活動,離開了也能回來。

    但化神之后,卻將徹底離開此界。縱然思念,想見一面也難如登天。

    “元嬰和化神,怕是一道真正的天塹。”

    阿奴心中莫名的傷感。

    突然。

    阿奴心頭微動,她的金丹元神動了,第七竅轟然打開。

    她可以開始領悟天道,獲得一門神通之術。估計最近這些日子之內,就要渡元嬰之劫。

    阿奴不由收起有些傷感的心思,先不管其它,盡早突破元嬰境界再說吧。

    ...

    阿奴收拾心情,離開閉關靜室,找到正在蘇府書房看書的蘇塵,“公子,我已經開啟天竅,隨時可以渡劫了。”

    “嗯。”

    蘇塵聞言,不由放下手中一卷典籍,欣然點頭道:“蟹霸、蝦仁也已經服下元嬰機緣,金丹開竅,準備好渡劫了。你們干脆一起渡劫吧。”

    蘇府最后的三名金丹修士,都要晉升元嬰老祖,干脆湊在一起晉升。

    圣靈城內人口眾多,肯定不能渡劫。但是太遠也不好,不安全,萬一遭到襲擊容易出事。

    城外是肥沃富饒的圣靈大平原,沿著圣靈河,方圓數萬里的靈田內都種滿了靈稻,也不能隨便渡劫。否則,數百上千里內的靈田都會遭殃,引起圣靈城的民憤。

    蘇塵精心挑選了一個地方。

    仙女湖。

    這座湖泊離圣靈城大約三千里,湖泊附近經常有修士在此地修煉,但是五六百里之內禁止種植任何靈物。這里也是圣靈州的金丹修士專門用于渡劫的地方。

    阿奴去做渡劫的準備去了,挑選了一些渡劫用的法器。

    蟹霸、蝦仁兩名金丹妖將,即將渡元嬰之劫,渾身興奮的難以自抑。

    ...

    阿奴離開之后。

    書房。

    蘇塵坐在太師椅上,似乎在思索著什么。

    飛天鼠妖祖倒掛在懸梁上,雙手抱胸,問道:“主人,韋府的韋天威和天闕城七祖,一直派人鬼鬼祟祟的在盯著我們蘇府的動靜。小姐和蟹霸、蝦仁去仙女湖渡劫,他們肯定會有動作。小姐的安全怎么辦?”

    “該來的,總是會來!”

    蘇塵淡淡道,“讓魯山過來一趟,把我吩咐他準備的東西也帶來。把眾老祖們都召集過來!”

    飛天鼠妖祖立刻展翅一振,從書房消失,召集人去了。

    不一會兒,魯山匆匆來到書房,恭敬道:“東家,您要的東西,早就準備好了!”

    他帶來了一口箱子,里面足足十五套黑色假面和黑色法袍。這些是邪魔外道修士,用來遮蔽自身氣息的全套高階法器,穿上之后可混淆氣息和身份。

    唯一的標記,是這些黑袍上繡了一只寒鴉圖案,方便自己人辨識身份。

    蘇府的眾妖祖們,白卜、畢方、飛天鼠、火蛤、赤煉蛇、赤火蝎、灰鴉、禿鷲、青瑤等等,還有桃夭和莊綠旖兩名老祖,很快都聚集到蘇塵的書房。

    它們知道有一次大的行動,不由興奮。

    蘇塵準備了這么多的假面和黑袍,分明是準備“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用來敲悶棍。

    ...

    入夜。

    一輛神秘的靈駒座駕,低調從蘇府的后門離開,趁著夜幕,往城外而去。

    車內坐著一名人族金丹女子。

    駕車的則是蟹、蝦兩名金丹妖將。

    在蘇府后門,不遠處的一座酒樓,有好幾名金丹修士正在沉悶的喝著酒,看到一輛馬車出來,頓時一個激靈。

    他們守在這里已經長達一年多了,未曾見到蘇府的金丹修士出現過,終于等到蘇府的金丹修士出來了,而且是三名之多。

    他們連忙向薛鐵稟報此事,稱有一輛靈駒馬車載著三名金丹修士離開蘇府。

    薛鐵大喜,急沖沖帶了一伙四五十名金丹修士,一路鬼鬼祟祟的跟蹤這輛蘇府的馬車,往城外而去。

    “薛兄,我們要不要稟報李希老祖?讓李希老祖親自來擒拿他們,抓住這三個人質?”

    一名金丹修士,小心翼翼的問道。

    他是李氏世家的金丹修士,不想看到薛鐵冒然行事,錯失一個良機。

    “閉嘴!老祖們都在想辦法對付蘇府的老祖,哪有精力分心去對付金丹修士。難道老子還對付不了區區三名金丹修士,還需要向李希請示不成?...還有,誰說要擒拿他們三個了?抓了他們三個就能滅掉蘇府?!

    今天,老子讓你們領教一下,什么叫做圍點打援!老子將他們包圍住,然后引蘇府的人來救。我三舅再帶上大群老祖,趁機將蘇府的援兵給殲滅。這叫圍點打援戰術,懂么!”

    薛鐵怒瞪著眼睛,喝斥道。

    他堂堂薛伯爵府的公子,唯一繼承人。他爹是元嬰老祖,他娘是韋侯爵府的嫡女,他薛鐵天生含著金湯勺出身。

    憑什么李希也好,蘇塵也罷,一個個都在他面前裝逼,都來打他薛鐵的臉。

    他就不能反打一回臉嗎?

    
c罗2013总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