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武俠修真 > 我是仙凡 > 320 綠袍老怪的遺寶
    蘇塵請客,邀請葛老道士和姚翁兩位青年筑基修士,在巨海船的最頂層閣樓,擺下一場盛大的酒宴席。

    靈酒獸肉佳肴都是現成的,曹得昌早就在巨海船上準備了頗多的靈酒桶,直接拿來用便是。

    蘇塵對東海諸靈島的情況所至甚少,也不知道曹得昌這位奴隸販子和礦場主的底細,是否有什么強力的后臺。

    他想從葛老道士、姚翁等修士的口中,多探聽到一些東海和曹得昌的情況。

    他們這個月經常跟曹得昌接觸,知道的肯定比他多。

    葛老道士欣然赴約。

    姚、翁二名青年修士自然也不會推辭,應承下來。

    他們心中同樣非常的好奇,想知道蘇塵的那枚神秘靈果是哪里來的。

    最讓他們心癢疑惑的是,蘇塵身為蓬萊仙宗的筑基弟子,顯然知道神秘靈果的重要性。可他卻沒有等到重返修煉會筑基九層修為再去服用此靈果沖擊金丹大道,而是絲毫不在意的浪費掉了。

    這太奇怪了。

    莫非,蘇塵有獲得神秘靈果的途徑渠道?還有把握能再得到靈果,所以才把它當修煉用靈丹一樣用掉?

    他們心頭猜測,蘇塵很可能有辦法,再弄到神秘靈果!

    僅僅只是這樣的一個猜測,就讓他們三人感到一陣神魂顫栗。

    金丹大道!

    享五百年之壽,地位無比尊崇。

    隨便在中土五大仙宗,足以位居長老之列,什么都不用做,便可坐享無數福祿和優待。加入眾小宗門,絕對是實權派長老。

    若是金丹散修,那也是跺腳震動一方的大人物。

    不論是在中土,還是在東海修仙界,那都是頂尖級層次的修士了。僅次于人數更為稀少的元嬰老祖,老祖們極少出世。

    哪個筑基修士,不渴望著能夠成就金丹?!

    他們不惜冒險,前往東海靈島闖蕩,不正是想要獲得一番成就金丹大道的機緣。

    而眼前,在蘇塵身上很可能就有這樣的機緣。

    蘇塵知道他們的心思,只說自己在蓬萊仙宗的試煉秘境,偶然獲得一枚神秘靈果。但是他與人爭斗,不小心喪失了元氣墜為凡人境界,以至于,他不得已把這枚好不容易得到的神秘靈果,用來恢復元神修為。

    “原來如此!”

    “來,貧道敬蘇兄一杯。遭此劫難,焉知非福。說不定蘇兄經過此劫之后,鴻運齊天,一躍成就金丹大道!”

    葛老道士、姚翁等三名筑基修士聞言,心頭百感交加,臉上都盡是羨慕之色。

    可惜,他們事先不知道蘇塵身為凡人,蝸居在這艘巨海船的底層。否則....搶凡人手里的天材地寶,他們也沒什么心理負擔。...說不定這件天材地寶,就落到他們手里了,成就他們的金丹大道。

    現如今蘇塵已經恢復了筑基九層巔峰的實力,實力遠在他們之上。神秘靈果也沒了,他們懊悔也沒用。

    這就是大仙宗的弟子好處,有途徑得到神秘靈果。

    像他們這樣的散修,小宗門修士,在本宗門根本得不到,不得不四處尋找金丹機緣,以求那萬分之一的金丹希望。

    他們三人各懷著一番心事,想到錯失了這金丹機緣,不知是后悔,還是羨慕,喝的酩酊大醉。

    ...

    曹得昌、鮑護衛等一行人,有意無意的落在后面,還有剛丟了大總管職位的周管事,在船艙底層聚集在了一起。

    “東家,難道你就這么認了?真給那人賣命干五十年?”

    周管事一副痛心疾首。

    “正所謂過江強龍不壓地頭蛇,他就算是蓬萊仙宗的弟子,也不能這樣欺辱我們東海靈島修士!曹東家在東海靈島上,那可是有頭有臉的人物,豈能被逼著簽下那賣身契書!”

    鮑護衛等修士都是惱恨。

    他們為曹得昌效力十多年,深知曹東家的實力,修為和戰力雖然不咋樣,但是禁不住他有一個金丹境界的大哥,是一座靈島的島主。

    有這樣強硬的后臺,誰敢跟曹得昌作對。

    縱然是筑基后期修士,也不敢招惹曹得昌。

    現在,不僅僅是曹得昌,從船主東家降格“護衛大隊長”,地位比葛老道士等人都不如。

    連他們這些人的身份也跟著爆降一截,變成了手下的手下。只能跟李大總管這樣見風使舵的小人相比。

    這讓他們何等郁悶。

    “都是李庸那個小人出的主意,逼得東家簽下那賣身契。東家,我去把他干掉。他不可能一直待在姓蘇的身邊,一介凡人,神不知鬼不覺讓他消失!”

    鮑護衛恨聲道。

    “閉嘴,不可造次!姓李的要是死了,誰都知道是我們干的。那姓蘇的要是怪罪下來,誰擔得起?指不定,要拿你們的命來償!”

    曹得昌冰冷的目光掃了他們一眼,隨后,沉聲道:“大丈夫能伸能屈,受得了胯下之辱。現在我惹不起他,先忍耐一段時間。

    等海船回到東海的靈島,我自會去找我大哥。等見到我大哥,今日丟的面子,遲早還能找回來。”

    說實話,契書這東西,不比滴血認主、血誓認主之類的強力手段。

    只要他回去找到大哥,就能把契書直接撕了,拒不承認。

    但他現在實力弱,那就只能認栽,乖乖給別人賣命。

    曹得昌想通了此節,干脆也就不要臉了,舔著臉跟在蘇塵當他的“護衛大隊長”。

    他雖是護衛大隊長,是蘇塵的“手下”,但也是筑基修士,在巨海船上那也是僅有的五名筑基修士之一,這點地位還是有的。

    ...

    入夜。

    一輪圓月掛空。

    巨海船在寂靜的海域航行著,七八副巨大的風帆張開,風向正是朝東,鼓滿了海風,航行速度極快。

    葛老道士等人吃飽喝足,酩酊大醉,被侍女們送回各自廂房歇息。

    蘇塵則獨自在頂層閣樓的一間奢華的廂房內住下。

    他從葛老道士等人口中,探聽到一些消息。

    曹得昌以筑基四層修為的身份,坐擁一座靈礦山,以及好幾艘巨海船,數以萬計的奴隸礦工,財力遠超過尋常的筑基修士。顯然是有后臺,這后臺便是他大哥,一名金丹境島主。

    這些,蘇塵也沒在意。

    魔煞盟主綠袍老怪都殺了,他又豈會在意一名金丹島主。

    而且巨海船離東海靈島還遠著,一時半會也到不了。再說,如果不想跟這金丹島主沖突,調整海船的方向,去其它靈島便是。

    東海無邊無際,大大小小靈島自然是極多,數之不盡。避開曹得昌的那位大哥便是。

    蘇塵將綠袍老怪遺留下的東西,清理了出來。

    一柄青木劍,青光湛湛,吞吐著尺長寒芒。

    一盞青色蓮燈,注入法力,滴溜溜一轉便朝四周噴射出一團團的青色火焰。這青色火焰威力極高,能焚毀敵人的低價法器。

    一盞煉妖爐鼎,可大可小,小則一尺,大則十丈。

    一枚朱雀印,上面刻了一個朱雀法符,可化為數丈巨大的法印,威力巨大。

    這四件,都是綠袍老怪修煉了許久的元神法器,威力甚強。

    “這幾件元神法器很是不錯,正好用得上!”

    蘇塵尋思著,將它們暫且放在一旁,準備有空將這幾件元神法器煉化,收為己用。

    他日后渡金丹期雷劫,正需要一些高階法器,來抵擋天雷劫。有這些現成的可用,也省卻了他的一番麻煩。

    此外,綠袍老怪還遺留下了一枚大須彌戒。

    蘇塵依然記得,綠袍老怪在巫山秘境內殺了不少的蓬萊仙宗弟子,很可能是出手搶奪神秘靈果。

    這樣的話,自己應該不需要等靈山內的那棵靈果樹成熟結果,就有機會沖擊金丹期瓶頸。

    “不知道,里面有沒有神秘靈果了!”

    蘇塵壓制心頭的激動,將須彌戒打開,在里面翻找。

    讓他驚喜的是,須彌戒內除了諸多修煉用的靈石、靈丹、靈酒等各種雜物之外,赫然有三枚神秘靈果。

    “神秘靈果的結丹率,是三分之一。這意味著,我完全有機會,在很短的時間內締結金丹!”

    但蘇塵猶豫了一下,想到了另一件事情。

    他之前借了莊綠旖一枚大元氣桃,從筑基六層沖上筑基期九層。

    說好了十年內,還她兩枚大元氣桃。

    但顯然,他無法弄到大元氣桃。桃夭目前只能產小元氣桃,三年一枚小元氣桃。在這么短時間內,肯定結不出來大元氣桃來。

    唯一的辦法,他只能拿一枚神秘靈果,來還這筆債。

    蘇塵想到這里,將莊綠旖從招鬼幡內放出來,問問她的意見。

    莊綠倚搖身一晃,身影出現在豪華廂房內。

    她依然有幾分驚魂未定,“蘇塵,那個綠袍怪呢?我們現在安全了?”

    她被綠袍老怪斬了一劍,差點就被殺死,驚得她逃回招鬼幡內,一直不敢再出來。這一晃數月過去,她一直待在招鬼幡內,未曾露面。

    她打小死得早,也沒什么戰斗經驗。遇上綠袍老怪這樣老辣的對手,根本招架不住,就被嚇得落荒而逃。

    “無妨,綠袍老怪已經死了。被秘銀噬靈飛蟻咬死了。”

    蘇塵笑道。

    “被飛蟻咬死了?太好了!我這輩子還沒遇上這么兇神惡煞的金丹修士,嚇死我了。還是飛蟻們厲害,比我強多了!”

    莊綠旖頓時興奮。

    “還有比這更開心的。我在綠袍老怪的須彌戒里,找到三枚神秘靈果。還你一枚吧,就當是抵之前借的那枚大元氣桃。”

    蘇塵笑道。

    “神秘靈果?!這可是好東西啊,一枚足夠讓我療傷,恢復金丹初期的實力了。”

    莊綠旖驚詫,想了想,卻是搖頭道:“不過,你現在要是吃了它們,馬上就能結丹。你成了金丹修士,再遇上金丹對手就輕松許多,不至于每次都要拼命。

    還是你先吃吧,要是剩下有多余的,再給我吧。...要是這三枚都用掉了,以后你再還我也行,反正我也不急一時。等你成了金丹修士,搜羅到天材地寶也更容易。”

    “行!我先拿它們來結丹。等我日后找到好的天材地寶,再還給你。”

    蘇塵點頭,既然莊綠旖不急著用,那就先他拿來締結金丹吧。

    這也確實是他現在最要緊的事情,要不然一遇上厲害點的金丹修士,莊綠旖和藍冰閃蝶招架不住,又要豁出命去打斗。
c罗2013总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