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武俠修真 > 我是仙凡 > 319 簽!我簽還不行嘛!
    狹小的艙室。

    一股強悍的靈壓拔地而起,猶如海上憑空而生的漩渦風暴,摧枯拉朽一般的力量,瞬間摧毀艙室內一切膽敢阻攔之物撕個粉碎。

    在這股驟然而生,撲面而來的澎湃靈壓之下,鮑護衛等十余名煉氣護衛們站立不穩,被強勁的靈壓,推的東倒西歪。

    眾筑基修士踉蹌跌退數步,都被擠出了艙室之外,被這場突如其來的變化震驚懵了,他們望著蘇塵的神色,無不駭然大變。

    “筑基一層、二層、三層....元神境界怎么能提升的這么快?!不~,已經筑基八層...筑基九層巔峰了...不!怎么會這樣!”

    曹得昌聲音在呻吟,心在顫抖。

    他清晰的感覺到,蘇塵吞服下那神秘靈果之后,修為在令人難以置信的速度瘋狂飆升。從區區煉氣十二層,陡然沖向筑基后期巔峰。

    強大而恐怖的筑基后期靈壓,幾乎籠罩了整個巨海船。

    他一個筑基中期四層修士,在這強大的筑基后期靈壓面前,只能顫抖的份。差了足足五個小境界,他恐怕一輩子也未必能追的上。

    太強大了!

    這等雄厚的修為,離踏上夢寐以求的金丹大道,也就是差那最后的一步而已。

    最麻煩的是,他剛才居然拿出一份賣身契,打著索回一碗靈米的借口,想要逼蘇塵簽下為他賣命五十年的契書,深深的得罪了此人。

    這該如何是好?

    曹得昌一時急的火燒眉毛,蘇塵肯定不會輕饒了他。

    ...

    片刻,蘇塵周圍的一股靈壓風暴終于平息了下來,一切塵埃落定。

    蘇塵握了握雙拳,感覺到強大的元神力量,重新回到自己的體內。這讓他十分滿意,神秘靈果的元氣之充沛,果然非同凡響。

    蘇塵這才雙眸如電,神光熠熠,淡漠的望向眼前四名筑基修士和十余名煉氣修士。

    掃了一眼桌上的賣身契書。

    現在也是該處跟他們好好算算賬了,一群筑基初中期修士居然還敢找上門來,逼他簽這賣身契,簡直是活得不耐煩了。

    ...

    “他已經是筑基后期巔峰修為了?”

    “那可是用來締結金丹用的神秘靈果啊,一枚靈果甚至有望能造就一名金丹修士,他居然用來增強修為!這也太奢侈浪費了!”

    十多名修士們從慌亂中再回過神來,望看向蘇塵的目光,已經完全變了,充滿了敬畏和恐懼。

    要知道,正常情況下一名筑基修士,不管吃什么,不管修煉再快,也需要長年累月,漫長的時間去鞏固自己的境界,不可能短短一會兒工夫飆升到筑基后期。

    這樣的境界非常不穩固,反而容易出現元神崩潰的現象。這樣突飛猛進的暴增一個大境界的修為,非但沒好處,反而會迅速完蛋。

    但蘇塵的修為,顯然并沒有絲毫不穩。

    相反,靈壓固若磐石。

    可見,蘇塵的元神恐怕早就修煉到了筑基后期,非常穩固。很可能是,不明原因喪失了修為,而淪為一介凡夫。

    能把一枚神秘靈果當修煉用的丹藥來吃,恐怕在中土修仙界和東海內,也是獨一份。金丹修士也不會這樣糟蹋靈果。

    蘇塵今日的實力,深不可測,早已經非五年前可比了。

    恐怕...離金丹大道也不遠了。

    葛老道士心頭在顫抖。

    這契書一事,弄不好好會殃及到他。

    他不敢怠慢,連忙朝蘇塵深深一躬,道:“貧道見過蓬萊仙宗蘇道友!也不知蘇道友因何故,元神修為降為凡人。不過眼下已經恢復了筑基期的修為實力,恭賀蘇道友!

    昔日在青烏城,貧道也是一時糊涂,多有得罪和冒犯之處,向蘇道友賠罪,還望蘇道友見諒一二!”

    他這番話一出口。

    姚翁兩名青年修士都是吃驚,終于知道蘇塵的身份,赫然是中土五大仙宗之一蓬萊仙宗的筑基修士。

    雖然東海遠離中土,五大仙宗鞭長莫及,不是太講究仙宗的身份。但是也足以證明,蘇塵曾經的實力,非同尋常。

    曹得昌不由身軀一震,更是臉如死灰。

    蓬萊仙宗的筑基修士?

    葛老道怎么不早說?

    早知道蘇塵是蓬萊仙宗弟子,他絕不至于把那份賣身契拿出來,丟人現眼不說,還惹上一樁大麻煩。

    “你我皆來到東海,遠離中土。中土的那些舊事,就不必多提了。但是眼下這事......?”

    蘇塵朝葛老道,沉聲道。

    當年,他曾對這葛老道士和方少婦起過殺心,是想滅口,以免泄露萬獸仙宗少主衛卓身死一事。

    但在這遠離中土的東海靈島,也沒太多沖突,再殺葛老道已經沒有這個必要。

    他也不想跟這葛老道士陳年舊賬。

    “今日之事,跟貧道無關!剛才貧道已經拉下老臉,勸曹船主和蘇道兄和解,他不肯,那是他的事情。”

    葛老道連忙擺手。

    一副高高掛起,絕不插手的態度。

    死道友不死貧道。

    他早就勸過曹得昌,這事情算了,可他非要自己找死,咬著靈米一事不放,他豈會去替曹得昌背這口黑鍋。

    蘇塵瞥了一眼姚翁二人。

    “蘇兄,此事,我等無意干涉!我等二人出身中土小仙宗,跟蓬萊仙宗的道兄向來交好,從無沖突。”

    姚、翁二名筑基修士更是驚的如兔子一樣,立刻離的遠遠的,這事情他們從頭到尾沒插過手,也未曾想幫曹得昌,只是好奇,過來看看熱鬧而已。

    蘇塵冷冷的掃了一眼桌上的那份獸皮賣身契書,朝曹得昌道:“那這份賣身契書,就是曹船主一個人的意思了?說吧,這事情怎么解決?!”

    “曹某有眼無珠,冒犯蘇兄,一切但憑蘇兄處置!”

    曹得昌面若死灰。

    他甚至想過,要不要拼命放手一搏,和蘇塵這筑基后期修士激戰上場,說不定蘇塵修為雖高,卻戰斗力低下,他還有機會翻盤。

    但是轉念一想,葛老道這個老江湖,在中土廝混上百年的散修,在他面前一直倨傲,卻怕蘇塵怕成這幅摸樣,只怕早就見識蘇塵的戰斗力。

    廝殺起來,恐怕死路一條。

    這巨海船就那么點大的地方,逃也無路可逃。離了巨海船,茫茫無垠大海,不辨方位,更是死路一條。

    最終,他還是光棍的放棄了掙扎,低垂著頭,服軟認栽,這樣還能留下一條性命。

    若是性命沒了,一切皆休。

    只要性命還在,終究還有翻盤的希望。

    鮑護衛等十余名煉氣修士,都是面面相覷,乖乖在遠處站著。筑基修士的沖突,他們沒資格去摻和。

    周大總管更是一副哭喪著臉,曹東家倒了大霉得罪了一個招惹不起的人,他這大總管也當到頭了。

    蘇塵不由沉吟,尋思著怎么處置這曹得昌比較合適。

    直接殺了他,有些過了。

    但是不給曹得昌一個狠狠的教訓,太便宜他了。

    該如何處置他才好?!

    李管事癱坐在地上半響,等他弄明白過來的時候,已經發現一切都變了。

    這艘巨海船上,一言九鼎的大人物,已經變成了蘇塵。

    而其他曹船東、鮑護衛等只有束手就擒的份。

    葛老道士和姚、翁等筑基修士們都袖手旁觀,不敢再摻和。

    “小的有一個主意!您看這樣可好?”

    李管事知道這是一個大好機會,一個激靈的一躍而起,抓起桌上的筆,便把那份獸皮賣身契書上的兩個名字給調換了一下。

    這份契書的主人,變成了蘇塵。

    而賣身簽約人,自然變成了尚未落款的曹得昌。

    “嗯,改的不錯!曹得昌,簽下這契書吧。你若不肯簽,我也不逼你。自斷一臂,就當是為之前的事賠罪好了。”

    蘇塵不由目光一亮,大贊。

    李管事這事情辦的漂亮。

    這契書,每一條,都專門為曹得昌量身打造。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對付曹得昌這奴隸販子,再適合不過了。

    曹得昌苦澀,呆了半響。

    之前,他逼著蘇塵簽這契書。

    現在這份契書,卻落到他自己的頭上。到了這份上,他哪里還有跟蘇塵討價還價的余地。若是不簽,自斷一臂,后果更嚴重,會嚴重影響他的修為和實力。

    “簽,我簽還不行嘛!”

    曹得昌哭喪著臉,在契書上揮筆簽下自己的大名,把自己賣身給了蘇塵。按照契書,必須為蘇塵效力干活五十年,方的解脫。

    當了數十年的奴隸販子、船主和礦場主,結果卻變成了蘇塵的手下。

    這也算是輪回報應吧。

    這艘巨海船的所有權,自然也歸到了蘇塵的名下。

    鮑護衛等十余名煉氣護衛,也自動變成了蘇塵手下的手下。

    蘇塵將這份契書收起來,吩咐道:“李管事,你辦事不錯,以后就是這艘海船的大總管,小事你看著辦,大事直接向我稟報。還有,曹得昌,你現在是海船的護衛大隊長,帶著鮑護衛等十余人,只負責海船的安全,其它大小事務都交給李大總管。”

    “多謝蘇東家,小的一定盡心盡力做事!”

    李管事大喜過望,他剛才抓住機會,表現了一番,果然得到蘇塵重用,直接跳過了高級管事,晉升為巨海船的大總管,總管一切瑣事。

    以后,他就是蘇塵的心腹,跟著蘇塵混了。

    只要表現的好,說不定蘇塵能賞賜他點靈米什么的,他還能有成為煉氣仙人的希望。

    “是!蘇東家。”

    曹得昌無奈低頭,表示領命,當護衛大隊長。

    眼下,他無力抗衡蘇塵的實力,只能隱忍一下。

    一切等他回到東海靈島,找到他大哥再說。他大哥是金丹島主,實力強悍,遠在他之上,肯定能把他救出來。

    “葛道友多年不見,我們去喝兩杯!”

    蘇塵笑道。

    “多謝蘇兄款待!大家一起去,姚、翁兩位是小仙宗修士,一起去東海諸島歷練,大家正好結識一番!日后到了東海靈島,也好相互提攜一二。”

    葛老道士、姚翁兩名青年修士,卻是松了一口氣。

    這場大風波,總算是過去了。

    幸好倒霉的只是曹得昌一個,未牽連到他們三人名筑基修士,否則真是城門失火,殃及池魚。
c罗2013总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