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武俠修真 > 我是仙凡 > 192 多寶葫蘆
    蘇塵隨著資深煉丹師張卓,步入問仙酒樓的三樓。

    問仙酒樓是高檔酒樓,仙臺樓閣,雕欄屏畫,充滿了古典仙韻的味道。座椅陳設,布置的端莊大氣。

    此時,三樓的大廳內,正有數十名身穿煉丹袍的修士們在三五成群的交談著什么。有資格參加這場“小丹會”的,都是煉丹師和煉丹大師。

    “這位便是蘇塵師弟,數月前剛剛拜入我們蓬萊仙宗,前幾日新晉為煉丹師!日后他便是我們煉丹師中的一員,日后大家相互關照,切磋煉丹技藝。”

    張卓替蘇塵,向眾人介紹道。

    蘇塵朝眾煉丹師們拱手見禮,記下眾煉丹師們的容貌。

    眾人齊齊朝蘇塵這位新人煉丹師看去,聽張卓介紹了一番,不由神色各異。蘇塵年紀青青成為煉丹師,看來這煉丹天賦不錯,讓他們不少人都感到壓力。

    在場的大部分煉丹師都是中年人,以及像王秋一樣老者。說不定再過一二十年,蘇塵突破煉丹大師境界,就要趕超到他們大部分人的前面去了。

    當然,眾人中也有一名非常年輕的煉丹師史鈺,二十余歲比蘇塵還年輕。不過,他是史天雷金丹長老的嫡孫,繼承祖傳的煉丹術手藝,不能跟蘇塵這樣新拜入蓬萊仙宗,自行修煉成才的煉丹師相比。

    邀請的眾煉丹師,差不多到齊了。

    這小丹會的目的,一是大家認識一下蘇塵這位新人煉丹師,讓他加入眾煉丹師的圈子。二來也是乘這機會斗寶,彼此交換一些稀罕的寶物。

    “咱們小丹會,向來有以奇寶‘爭奇斗艷’的傳統,若是有彼此所需缺之物,也便于大家交換。師兄我托個大,就當是拋磚引玉了!

    半年前我去了一趟瑤池仙宗,拜訪幾位老友,偶得了一件冰系三階小極品寶物,諸位師兄弟品鑒一二!”

    眾修士之中,一位煉丹大師淡淡說著,取出一個小木盒。

    不疾不徐的打開,一塊冰魄一般晶瑩的油膏,散發出高雅持久,芳香開竅,帶著些許冰寒之氣。

    “這香氣...莫非是三階冰麝香?!”

    “此物甚為難得!”

    眾煉丹師們聞到這濃郁芳香的麝香之氣,有人識貨,頓時響起一陣嘖嘖驚奇之色。

    這是煉制冰系靈藥的三階小極品原料,煉制鎮神丹,開竅醒神的極品藥材。

    此物取自北域瑤池仙宗特產靈獸冰麝的香囊,靠靈田種不出來,所以蓬萊仙宗內根本沒有。

    但此物在瑤池仙宗也罕見,往往也只有瑤池仙宗的煉丹大師們手里才有高階冰麝香。若是和瑤池仙宗的煉丹大師沒有交情,不是誰想得就能得到。

    “既然朱子瑞大師帶了頭,那我也獻丑了!數月前在銅爐山山底修煉,無意間發現一只奇蟲‘火焱’,小玩意乃是天生火系靈蟲,頗為罕見。火系修士可以馴化為火系靈蟲寵,或者用來輔佐煉制火系靈丹。”

    “火焱蟲?我在銅爐山守了三個月,也未曾見到一只。”

    “在下有三百年的奇木‘烈風竹’一株,供諸位師兄弟品鑒!”

    很快,眾煉丹大師和煉丹師們紛紛拿出一兩樣珍品、或者奇寶出來,共眾人品鑒欣賞,大廳內頓時熱鬧起來。

    這“斗寶”,乃是富余財力的象征。

    他們自己用得上的真正極品,自然不會拿出來“亮寶”。只有自己用不上的好東西,才會亮出來。

    他們隨時準備拿這些亮出來的小極品寶物,去跟其他煉丹師兌換他們彼此所需之物。

    煉丹師恰恰是需要相當多富余財力支撐的行業,才能經常修煉煉丹術,走的更遠。看似斗寶,其實是在比拼煉丹界的地位。

    眾人同樣都是煉丹師,或者是煉丹大師的身份,誰也不好明說自己比別人更強。但是亮出一二樣小極品出來,大家實力差距,彼此便心知肚明。

    偶爾,也有煉丹師目光瞥向蘇塵這位新人煉丹師,想看看他有什么寶。

    但是他們頗為失望,蘇塵只是在看熱鬧,對眾人的寶物贊嘆,卻絲毫沒有亮出一兩件寶物來“斗寶”的意思。

    不過,他們想一想,這也正常。

    一名新晉的筑基修士,本來就要耗費大量的財力堆起來。又是新人煉丹師,肯定把所有的財力都用在了提升煉丹上,哪里還有余力去搜羅什么寶物。就算有,也會趕緊賣掉,換成靈藥丹方來提升煉丹術。

    這小丹會進行了小半場,眾煉丹師們漸漸也就不再關注蘇塵。

    僅從這一點便可以看出,這位新人怕是一位“貧瘠”的煉丹師!

    以蘇塵的財力和實力,應該在眾多的煉丹師中墊底,煉丹術怕是很難繼續提升。至少得要一二十年,才能積累起一些余財,參與小丹會的斗寶。而煉丹大師的地位...怕是遙遙無期了,百十年之后的事情了。

    ...

    蘇塵沒在意眾煉丹師偶爾打量過來的目光,大多數時間都是在看眾人斗寶的熱鬧。

    他此行,并非來“斗”寶,而是來“淘”寶。

    他早就準備好了幾株六七百年份的靈藥材。這種年份的藥材,尋常金丹修士的靈藥園子里也難有。隨便拿出一株來,談不上震驚四座,但也絕對是面子,絲毫不會掉他煉丹師的身份。

    但他不是來炫耀,而是想從眾煉丹師的手里淘一點小極品,增強自己的實力。

    蘇塵之所以一直沒有出手,只是沒有看到任何一件令他心動,想要和別人兌換的寶物而已。

    張卓見蘇塵沒什么反應,略有幾分失望。看來這位蘇師弟,財力著實有限。

    張卓突然望向王秋,笑道:“王秋大師,你身為前輩,還尚未亮寶呢!這些年的小丹會都未參加,想必私下囤積了不少小極品吧。”

    “咳!”

    王秋干咳一下,看了半天其他人斗寶。他這僅有的三位煉丹大師之一卻無動于衷,臉色難免有幾分尷尬。

    他之所以數十年未參加小丹會,除了因為和其他煉丹師有些隔閡之外。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窮”。把大量財力都用在煉丹上,手頭上只有一些廉價的靈物和丹藥。

    拿出這樣一些不值錢,不屬于小極品寶物出來,難免會遭到其他煉丹師的嘲笑和奚落。

    他曾經被張卓給奚落過,被嘲惱了,后來也就不參加這小丹會。

    不過,最近幾年他苦心修煉成為煉丹大師之后,著實掙了不少的靈石。手頭上寬裕了不少,也弄了些極品寶物回來。

    他這才有底氣,參加這次小丹會。

    “我去年得了一件小極品的‘多寶葫蘆’,頗為喜愛,經常拿來孤芳自賞。今日機會難得,便由眾諸位師兄弟,一起品鑒一下。”

    王秋帶著從容淡定之色,平淡的掃視眾人道。他取出一個裝著多寶葫蘆的法袋,卻并未立刻打開,似乎在看眾人反應。

    “多寶葫蘆?!”

    廳內,眾煉丹師們,另兩位煉丹大師,剎那間靜了下來,屏息凝神,一個個露出驚疑之色。

    靈葫蘆,是修仙界常見的一種煉器原材料,制成靈器和法器,用途廣泛。

    葫蘆法器,大肚能容,里面可以容納極多東西。

    可煉制成葫蘆攻擊性法器,比如火系葫蘆。因為可以往葫蘆里面添加火油,噴出來的火,又持久,威力又足。可比一般火系修士的火靈術,火劍,還厲害。

    可乘騎馭駕的風系葫蘆,葫蘆口噴發出風氣來飛行,速度快的不可思議,連飛劍也比不上。

    又如水系葫蘆,可煉制成儲物器,儲存酒、水、靈丹等等。那些嗜酒的修士,一個小葫蘆里便裝著的一大缸的靈酒,可以喝上幾個月。

    此外,還有金、木、冰等系別的靈葫蘆。

    通常,靈葫蘆都是單系靈物,也就是一條葫蘆藤上只會結出一種系別的靈葫蘆。正常情況下,通過培養,單系的葫蘆都可以培養出來。

    但也有罕見的特例,比如多寶葫蘆。

    而“多寶葫蘆”的意思,就是指一根藤上長出了不同系別的葫蘆,這是極其稀罕的變異靈種。正常情況下,是無法生長出來的。

    像這種一條藤長出的多寶葫蘆,因為乃是同根生,哪怕它們屬性截然不同,也不會彼此排斥,可以將這樣的同根生葫蘆煉制成罕見的一套組合型法器。

    在修仙界的眾多靈物里,極少有像變異的多寶葫蘆這樣可以長出一串不同系的靈物。正因如此,多寶葫蘆在修仙界極為罕有。

    “王師兄,你這多寶葫蘆,是幾寶?”

    張卓心頭一震,小心問道。

    王秋煉丹大師有數十年未參加小丹會,這次“復出”帶了多寶葫蘆來亮寶,莫非是一雪前恥來了?!

    難怪幾日前他提議舉辦一場小丹會,王秋這么痛快,就決定來參加這次的小丹會,果然是有備而來。

    多寶葫蘆的價值,取決于它的品階和幾寶。在正常的靈葫蘆價格上,每多一寶,價值增一倍,每高一階價值翻一番。

    所以這多寶葫蘆的價值,可以較為低廉,也可以高的嚇人,令人可望不可即。先問清楚幾寶,這非常重要。

    
c罗2013总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