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武俠修真 > 我是仙凡 > 73 晚宴邀請
    阿丑從主持擂臺的前輩宿老手中,領取了一百兩銀子的賞銀,甚為欣喜。

    這可是足足一百兩銀子,他這輩子還沒摸到過這么多銀子。

    果然,成為江湖高手,在江湖上成名立萬,才是一夜暴富的捷徑。難怪那么多平民百姓,渴望自家的子弟進入江湖各大幫派,成為江湖高手。

    阿丑隨后一躍跳下擂臺,神情激動通紅的朝蘇塵說道:“塵哥兒,打下這擂臺五連勝,我在吳郡江湖也算是有名的青年高手了!剛才多虧了你暗中指點,這一百兩銀子,分你的一半。”

    阿丑很清楚,他能有今日的戰績,跟蘇塵的關系深不可分。

    不僅僅因為蘇塵這些年幫他診斷經脈,開藥方,用草藥助他淬體修煉。同樣是因為,他經常和蘇塵切磋,帶來豐富的實戰經驗,才有今日的五連大勝。

    “你自己留著吧,我這幾年存了一些積蓄,足夠平日的開銷,也不缺銀子。你正缺銀子,正好這筆賞銀可以拿來用。”

    蘇塵搖頭笑道,也甚為阿丑感到高興,這離阿丑揚名江湖的夢想更進一步。

    阿丑興奮的點頭,懷揣著這百兩銀子,一手護著生怕丟了。

    只是...這一百兩銀子,依然是遠遠不夠啊,只能先存著,繼續拼命賺錢才行。也不知成為江湖上出名的一流高手之后,有哪些來錢的門路。

    阿丑想到這里,不由又是暗嘆。

    “怎么,你不夠銀子?”

    蘇塵看阿丑才剛露出幾分開心之色,但很快又黯淡了下來,不由奇怪。

    如果一百兩還不夠的話,怕是要一筆大數目。

    “差不少。不過沒事,以前當雜役一年到頭掙不到一兩銀子。但我現在已經是一流高手,打個擂臺就掙了一百兩銀子。在江湖上還有了名氣,很快能掙到大把的銀子,塵哥兒不用擔心。”

    阿丑收起低落的神色,很快笑道。

    “嗯!”

    蘇塵微微點頭。

    這幾年,他只在草藥淬體上幫助阿丑,增強他的修為實力,其它方面并不插手。當年天鷹客棧的王少掌帶一伙外門弟子,欺負阿丑,他也是讓阿丑自己打回去。

    以阿丑現在的一流中期頂尖實力,在江湖的名氣大漲,應該能很快掙夠他需要的銀兩。

    突然,蘇塵心中一動,望向不遠處的酒樓方向。

    “快看,寒姝,寒姝小姐過來了!”

    “她怎么過來這邊了?”

    廣場擂臺的江湖人群頓時騷動起來,如潮水一般分開。

    只見,寒姝帶著各幫派十余名青年豪俠,騎著各色駿馬,來到擂臺附近,在阿丑和蘇塵面前停下。

    “你是阿丑?”

    寒姝看著阿丑,神情淡然的問道。

    “天鷹門弟子阿丑,拜見大小姐。”

    阿丑看到寒姝走過來,居然主動跟他說話,激動的有些手足無措,慌忙行大禮。

    自從加入天鷹門,他人微言輕,連天鷹門高層都極少接觸。更是從未曾和天鷹門少門主寒姝說上過一句話,哪里想到寒姝會主動跟他說話。

    “嗯,今晚我在天鷹客棧三樓設下盛大晚宴,邀請吳郡各大幫派的青年才俊聚宴。你作為我天鷹門的才俊,也來客棧赴宴吧。”

    寒姝淡淡的點了點頭,吩咐道。

    “啊~?...大小姐邀請我去參加晚宴?”

    阿丑驚呆了。

    他哪里想到,寒姝不只是過來和他說話,居然還親自邀請他參加青年才俊聚宴。這簡直是從天而降的大喜事,砸的他昏頭轉向。

    “好!”

    阿丑突然想到什么,急忙道:“對了,大小姐,我有一位藥王幫的兄長,名叫蘇塵,他能和我一起赴宴嗎?”

    寒姝不由看向阿丑旁邊的一名藥王幫青年弟子。

    蘇塵樣貌清秀,一襲青淡長衫,顯然是藥王幫的中低層弟子。

    但她極少跟這樣的人打交道,一下也看不出蘇塵在藥王幫的地位。她既然看不出來,顯然是江湖無名之輩。

    “他在藥王幫是什么身份?”

    寒姝凝起秀眉問道。

    她舉辦的這場晚宴,邀請的都是各大小幫派最頂尖實力的青年豪俠。

    整個吳郡數萬江湖弟子,能夠有幸獲得邀請的,僅僅不足二三十名而已。

    細分到大幫派,也僅僅二三人有資格赴宴而已,小幫派更是頂多一個名額,甚至一人都沒有,足見這人選挑選之嚴。

    這些受邀請的青年豪俠,要么是各大幫派最高層的出色子弟,幫派實權繼承人。要么就是青年一流高手中的佼佼者,日后的超凡高手,那可不是什么人都有資格參加此宴。

    若非柳大總管看好阿丑,她連本門的阿丑都不想邀請。

    當然了,阿丑在這擂臺獲得五連勝,也算天鷹門青年俊杰之一。

    她勉強認可,阿丑有列席這場晚宴的資格。

    而這蘇塵,藥王幫內的一介無名之輩,怎么有資格列席她設下的晚宴!

    “我兄長也是一流高手,比我還厲害。最重要的是,他是藥王幫非常厲害的大藥師,沒幾個藥師比得上他!”

    阿丑生怕寒姝不知道蘇塵的厲害,連忙介紹說道。

    他現在一流境界的修為,大部分的功勞都在蘇塵的超凡藥術,親自幫他診斷,并且配置草藥,淬體補氣效果出奇的好。

    否則,他現在只怕也就三流的修為,江湖最底層弟子而已。

    這樣的大本事,藥王幫哪個藥師可以做到?

    阿丑從未聽過,江湖上有這么厲害的藥師,可以讓人短短四五年突破一流境界。除了藥王幫的幫主藥王孫白鴻之外。

    “呵,藥王幫的大藥師,各個都是五六十歲的江湖長輩。什么時候出了一位年青的藥師?!”

    “就是,我們可從沒聽說過藥王幫有這么一位藥師!”

    寒姝身后的一些青年豪俠,不由嗤笑起來,很是不以為然,認為阿丑在瞎吹捧。

    “我兄長比他們更厲害!很多藥師,還不如我兄長呢!”

    阿丑頓時臉色漲紅,反駁道。

    “既然不是新晉的藥師,那便不行!”

    寒姝聽出來了,蘇塵并不是一名真正的藥師。

    只是阿丑說他這位兄弟有藥師水準而已。她怎么可能同意,這等濫竽充數之人,參加她精心準備的盛大晚宴。

    “阿丑,不必說了,你自己去赴宴吧。”

    蘇塵抬手讓阿丑冷靜下來,平淡道:“我來縣城只是散散心,明天臘八,想必今晚的縣城非常熱鬧,我正好到處走動一下,準備采買一點年貨。”

    這種宴會,只不過一群青年高手相互應酬而已,對他而言意義不大,興致缺缺。正好在晚上,從各地鄉鎮來的小攤小販眾多,他去逛逛,看能不能發現靈材料。

    “塵哥兒,你若不去,那我也不去了。”

    阿丑立刻道。

    他可是和蘇塵約好了一同闖蕩江湖,揚名立萬。

    這些青年豪俠這般小瞧蘇塵,他心里已經很不痛快。若是蘇塵不去,那他也不去參加這什么青年宴會。

    雖然這晚宴,是寒姝大小姐邀請的,他很想去。

    但歸根結底,去了那里也不過是在客棧吃一頓豐盛的晚飯而已,他又不差這一頓飯錢。和塵哥兒在街邊攤子吃一頓酸辣粉,還更爽快。

    “行了,你們倆今晚一起來便是了!”

    寒姝粉臉薄霜,都快被他們倆一唱一和給氣死了,不由懊惱的留下這一句話,轉身便走。

    這場晚宴她還有很多事情要去辦,不愿在這事上多費神。要不是柳叔想看到阿丑出現在晚宴上,她哪需要來邀請他們。

    她擺下的吳郡青年第一宴,有多少人擠破頭也沒資格進來,這兩人居然還一副不稀罕去的樣子,讓她心里不痛快。

    罷了,這宴會多一人,不過是宴席上添一副碗筷,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眾青年豪俠們很快策馬,追隨寒姝而去。

    “多謝大小姐!”

    阿丑聽寒姝這話,終于露出大喜之色,連忙朝蘇塵道:“塵哥兒,大小姐同意我們我們晚上一起赴宴了。咱天鷹門少門主舉辦的晚宴,那可是江湖上最高級的盛宴,肯定奢華無比,指不定有什么從未見過的新奇節目。

    以前我在天鷹客棧當小伙計的時候,客棧擺大宴席,我是連三樓都不讓上去,只有大伙計才可以上去伺候赴宴的客人。話說,我們已經好久沒回天鷹客棧了,也不知王大掌柜、張屠子、老李頭他們怎樣了,正好回去瞧一瞧。”

    “也行吧!”

    蘇塵望著寒姝等眾人離去的背影,淡淡點頭。

    他去不去是無所謂,逛街或是赴宴,都是散心,打發一下臘八這兩日閑散的時間而已。既然阿丑這么想去天鷹客棧赴宴開開眼界,就陪他走這一趟吧。

    
c罗2013总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