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武俠修真 > 我是仙凡 > 25 青淚之謎
    蘇塵獨自一人留在茅草廬里,他聞著茅草廬里的酸腐氣味,不由皺起鼻子,馬上擼起袖子,先將茅草廬內外,鍋碗瓢盆都收拾清洗干凈。

    隨后,又在草藥田圃里麻利的干起了活,給這十畝田圃挑水、施肥,將雜草清除干凈,順便松土。

    這跟干農活差不多,別傷到了草藥根須就行。不同種的草藥,培養方法也不一樣,這需要掌握一定的草藥知識。

    巡視了一遍草藥田圃周圍的荊棘柵欄,都扎緊,免得密林里的野兔、山鼠進來吃草藥。

    干完這些活,蘇塵便對這片十畝田圃里的藥材做到心中有數。

    這片十畝田圃中栽種著數十種草藥,主要分為三大類。

    第一類是百姓尋常傷寒、病痛、跌打損傷的各類藥材。都是賣給藥王幫在吳郡十三縣的藥鋪,自然不必多說。

    第二類是三流境界武者修煉下丹田所需要的淬體草藥,又可以細分為補血、補筋、補骨、補皮、補髓等等方面,屬下品藥材。

    第三類是二流、一流境界武者修煉中丹田所不可缺少的培元固本、補氣類草藥,最常見的便是參藥、蓮子、黃芪等等,屬中品、上品藥材,年份越高越值錢。

    這些修煉用的藥材,主要是供給藥王幫內的中高層使用,或者賣給江湖上其他大小幫派,換取銀子。

    田圃里每一株草藥都有數的,被周蔑眼記在草藥賬簿上。藥王幫刑律極嚴,手段比官府厲害多了,自然也不會有弟子大膽去打這些草藥的念頭。

    ...

    到了下午十分,蘇塵干完活,在茅草屋的鍋爐煮了醬拌米飯吃了,便開始研究自己的上丹田。

    這才是最要緊的事情,對他而言,可比看守藥圃重要的得多。

    蘇塵嘗試修煉《龜息訣》,想要進入上丹田內,看看自己的那個青色小光團元神有沒有什么變化。

    可是,令蘇塵失望的是。

    他默運《龜息訣》之后,在茅草屋里睡了一個午覺頗為香甜,醒來之后精力也是異常旺盛。

    可惜,絲毫沒有進入上丹田的極限。

    蘇塵反復試驗了好幾次,都以失敗告終。

    蘇塵這才十分的確信,哪怕自己曾經進過一次上丹田,但依然無法憑借這《龜息訣》,讓自己封閉六識,再次進入上丹田。

    蘇塵不由回想著,自己上次在穹窿山脈腳下的湖泊,被金環毒蛇咬了一口,悲慟之下流下青石淚,還吃了半截野參,最后被大魚怪吞入魚腹內,默運轉了《龜息訣》。

    正是在那些極為特殊的情況下,才意外的封閉六識,闖入了上丹田內,發現了元神和靈山。

    現在想要再次進入上丹田,卻沒有這么容易了。

    想到上次中了金環毒蛇的劇毒,又被那頭魚怪吞入腹內幾乎成了魚食,那種兇險讓蘇塵心有余悸,也不敢輕易再去嘗試這種兇險的試驗。

    ...

    后山清靜,日子一天天過去。

    蘇塵每天清晨早早起來,干活勤快利索,只用了二個時辰就挑了十余擔糞肥,灑在十余畝草藥田圃中,還干完了除草、松土的雜役活。

    上午修煉入門武技花了二個時辰。武者不用草藥輔助淬體強身的話,每日修煉兩個時辰便是極限,強行修煉下去只會傷筋骨,反而害多利少。

    而晚上睡覺,蘇塵在默運《龜息訣》之后,頂多只需二個時辰就足夠恢復精力,睡多了也睡不著。

    這樣一來,下午和傍晚的漫長時間都空閑著。

    蘇塵在茅草廬里枯坐著,望著眼前十畝藥田的草藥,無所事事的發呆。

    看守藥田的任務活,果然是十分枯燥。

    也不能離開,以免被山貓、野兔之類破壞柵欄闖進來,或者遭到盜竊。

    一旦草藥損失,看守弟子要被罰錢,嚴重的甚至會被雜役堂懲罰。

    過了數日,蘇塵終于體會到,前面那位青年師兄為什么會滿臉的頹喪和厭倦,甚至被克扣工錢也不愿和周蔑眼過多的糾纏,離開時有一種迫不及待的解脫感。

    在這孤寂無人的草藥田圃看守足足三個月,無事可做,的確會讓人變得極其郁悶和煩躁。

    蘇塵盤膝坐在席子上,一副呆愣的摸樣,腦子里在胡思亂想著,也不知該干點啥。

    如果能買一冊藏書閣的低級武技秘笈來修煉,倒也可以打發漫長枯燥的時間。

    可他身無分文,根本買不起。至少要干完三個月照料草藥田圃的雜役,掙夠九百文銅錢,才可能買得起藏書閣的一冊低級武技之書。

    蘇塵倒是很想利用這個空閑來研究一下上丹田和元神,可是前幾日反復嘗試《龜息訣》都進不去泥丸宮中,讓他頗為懊惱失望,不得不放棄了這個念頭。

    “找點事情來干才行,否則要悶死了。”

    蘇塵胡思亂想著。

    這時,他突然想起自己在湖邊,落下青石淚之后的異象。

    以前自己每次落淚,淚滴都是落在地上,然后迅速凝固為一粒粒小青石,跟普通頑石沒兩樣,也從沒發現有什么特殊作用。

    都被他用一個小麻布袋子貼身收著,當做留念。

    但這次落淚不同,兩滴青淚直接掉入湖水中。

    可能是被湖水沖淡了,并未凝固,飄散開來,產生了強烈的誘惑性異香,吸引深水湖泊萬魚沸騰,爭先恐后的搶食。

    “我的眼淚怎么會有香氣,還引起那么大的動靜.....莫非,這青淚有什么不為人知的特殊好處,才會引來萬魚爭食!”

    蘇塵琢磨著,深深覺得其中有大問題。

    既然青淚的異香,能引來整座湖泊的萬魚,甚至連那頭恐怖的魚怪也被吸引過來,那恐怕是非常稀罕的神奇之物吧?!

    蘇塵想到這里,不由生出一股強烈的念頭。

    他打算試驗一番,看看青淚是否有其它什么神奇的用處。

    自己現在進不去上丹田,無法研究元神和靈山的作用。但青石淚還是比較容易獲得的,他只要流出眼淚,就能得到。

    以前蘇塵不敢輕易讓自己流淚,那是因為沒有參藥來補元氣,大病一場之后元氣極虛弱,會丟了性命。

    現在不同,蘇塵從懷中拿出大半截二三十年份的野參藥,那是他上次深山里采摘來的,只吃了剩下的小半截,還有大半沒有吃。

    有這大半截野參,足以保證他不會因為流出青石淚而病死。

    當然了,蘇塵吸取了上次的教訓,沒敢生吃野參。

    茅草屋里有一副鍋碗瓢盆,可以煲藥湯。

    蘇塵在后山密林里,抓了一只山雀,拔毛去肚,在后山溪水里清洗干凈。

    又在山林拾了點木柴,在火炕生起一堆火,將參藥切成片,和山雀一起用鍋熬煮了一大碗大補的山雀野參湯,掰了小塊鹽巴丟進去加味。

    他用一個大木桶,在后山的山溪處,接了一桶清澈的山溪水,準備盛接青石淚。

    蘇塵一切準備妥當之后,這才抱著大木桶,使勁的嚎啕大哭。

    他這輩子就極少哭過,干嚎了幾聲,發現自己根本哭不出淚來,哪怕是裝出一副傷心欲絕的摸樣,但根本沒用。

    蘇塵不由狠狠的擰捏了自己的大腿好幾把,捏的紅腫起一個胞來,痛得他嗷嗷大叫。

    卻依然還是哭不出來,硬是無法擠出半滴眼淚。

    為什么會這樣?

    蘇塵呆了許久,終于無奈的放棄了這種無效的嘗試。“唉,男兒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傷心處!看來這些年自己壓抑的太狠,連哭都不會了。”

    無法流出淚來,試驗自然無法進行。

    只可惜,白白浪費了半株野參。

    蘇塵惋惜的將大碗補元氣的山雀野參湯,一口氣咕嚕嚕喝下肚。

    這碗大補元氣的湯也不能浪費了,對身子還是非常有好處的。喝完里面的參藥湯渣和爛熟的山雀肉,肚里暖融融的,野參的藥力漸漸散發到他的體內,滋補著他身子。

    藥王山莊的天空黯淡下來。

    夕陽西下,斗轉星移,也不知過了多久。到了深夜時分,夜闌星稀。

    茅草廬內,蘇塵百無無聊的在席地躺著著,叼著一根狗尾巴草,看著星空下的草藥園子,一副百無聊賴。

    看守草藥園子是個苦活,能活活把人無聊悶死。

    蘇塵翻了一下身,被腰間布袋子里的小石粒硌了一下,有些痛。

    他突然愣住,猛的翻身起來,一拍自己的腦袋。

    “哎呀,我怎么傻了,小布袋子里不是有十多粒小青石嗎!就算哭不出青淚來,也可以拿它們來試一試啊!”

    
c罗2013总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