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武俠修真 > 我是仙凡 > 24 罷了,我自種藥去!
        蘇塵來到雜役堂報道。

    雜役堂大院在藥王山莊的邊緣山腳處,和丫環、老媽子們的奴仆傭人大院子緊挨著。

    大院內,房屋低矮破敗,寒酸簡陋,到處是雜草,年久失修。院內墻角,隨處可見一些打雜的生銹鋤頭、斧鋸等破爛工具。

    看到雜役大院這副落魄窮酸的樣子,蘇塵呆愕了半響,心涼了半截。

    按說藥王幫身為吳郡四大幫之一,壟斷了吳郡十三縣的藥材和藥圃生意,各地田產眾多,幫里富得流油。隨便一位藥師們在姑蘇縣城,都是顯貴的大富豪。

    但眼前這情況看來,這肥水顯然流不到雜役堂。

    光看這堂口大院的落魄寒酸,便足見雜役弟子在藥王幫的地位之低,幾乎快跟奴仆丫鬟們一樣。

    進了大院里面,蘇塵很快遇到了數十名跟自己一樣被淘汰的外門弟子,一個個神情沮喪,眾雜役弟子們都沉默著,說不出的傷心和難過。

    他們都是青春熱血的十三四歲江湖少年,在藥王幫這半年只學了入門級的武道和藥術,沒有多少大本事,這才剛剛開始不到半年的江湖高手夢、藥師夢、掌柜夢,早早便已經徹底斷送。

    現在,他們現在成了藥王幫最底層的雜役弟子,空掛了一個藥王幫弟子名號而已,也就勉強比姑蘇縣城的平民的地位稍高一些。

    雖然被淘汰,但雜役堂弟子也有一個好處,那就是從現在開始,干活可以領取工錢。

    “我在雜役堂多干活掙些銅錢,然后去藏書閣購買武書、藥書。就算沒師父教,自己也可以繼續自修。

    阿丑去了天鷹門學武技,我可不能落后丟臉。等攢下錢,我便去學上一門真正的武技,以后和阿丑一起去闖蕩江湖!”

    蘇塵暗暗對自己鼓勁。

    雜役院內很多人在排隊,領取雜役活干。

    有不少是雜役堂內年長的師兄,早就習慣了雜役堂的生活,給新來的雜役少年們介紹了一下堂內的規矩。

    雜役堂弟子并無固定差事,都是每天來這里領取雜役活。

    藥王幫的各堂中高層、藥師們不愿意自己浪費時間去做一些繁瑣的事情,便支付一小筆的工錢,讓雜役弟子們去干。

    雖然雜役堂弟子在藥王幫內最低等,但也并非完全毫無前途,還是有機會在雜役堂內部得到晉升。

    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提升武道修為,比如成為三流武者便晉升低級執事,二流好手可為中級、高級執事,一流高手甚至有望晉升雜役堂的副堂主等等。

    如果修為境界提升不上去,那就只剩下在堂內慢慢熬資歷,一二十年或能晉升低級、中級執事。

    這讓新來的雜役少年們,多少燃起了一點希望。

    此時,雜役堂大院內,有一位油頭肥腦的中年執事,在給眾新人雜役少年們登記,分派雜役任務。

    雜役堂那些年長的師兄們,看向這個周執事的目光都很是厭惡,三三兩兩的聚集議論。

    蘇塵稍一打聽,才知道。

    原來這周執事總喜歡一副蔑眼看其他雜役弟子,還對雜役堂的底層弟子非常苛刻,經常橫鼻子豎眼睛挑錯,想盡法子克扣雜役弟子的工錢,簡直就是雜役堂的一條看門狗。

    雜役堂的師兄們,私下里都叫他周蔑眼。

    很快,便輪到蘇塵領取雜役弟子令牌和雜役任務。

    “可有師父的介紹信?”

    周蔑眼道。

    “呃...介紹信?”

    蘇塵一愣,不知是干什么用的。

    “沒介紹信就算了...喏,這是你的雜役弟子身份牌。”

    周蔑眼朝蘇塵打量了一眼,神色越發的冷淡,將一塊雜役弟子的牌子丟給蘇塵。

    雜役堂有一個不成文的潛規矩,藥師若是對自己的某位弟子滿意,哪怕是淘汰了,也會開個介紹信,讓雜役堂的執事關照一二。

    如果沒有這介紹信,則意味著師父完全放棄這個徒弟,雜役堂可以隨意差遣,分配那些最臟最累沒人愿意干的活。

    蘇塵沒有介紹信,顯然是一個被師父徹底放棄的倒霉蛋。

    隨后,周蔑眼從一冊厚厚的雜役薄上,給蘇塵挑一個雜役任務。

    “送信:為王堂主前往烏程縣大藥鋪送一封重要的信函,三日內送達,報酬五十文銅錢。”

    “夜巡:夜里巡邏,看守倉庫,防火防盜,每晚報酬十文銅錢。”

    “打雜:伙膳房需要五名弟子打雜,洗菜切菜,每日七文銅錢。”

    “看守藥田:照料十畝草藥田圃,每日除草、施肥、澆水、驅蟲,為期三個月,總報酬是九百文銅錢。草藥如有損傷,扣罰工錢!”

    雜役薄上的雜役任務很多,但也有區分,有的雜役活簡單輕松給的工錢又高,自然有大把的雜役弟子搶著去做。

    有的雜役活很臟很累,工錢又不多,幾乎沒有弟子愿意去干。

    像看守山莊內的十畝草藥田圃這樣的活,每天要挑十幾擔糞肥,又要澆水、除草、松土,又臟又累,三個月的總工錢才僅僅九百文,平均一天十文的樣子。

    而且,看守田圃必須日夜守在田圃附近,不能離開,以免丟失草藥,長達三個月之久。沒幾個雜役堂的師兄愿意去干。

    只有少數新來的雜役弟子,懵懂無知之下,才會接這樣的任務。

    周蔑眼指了指其中一個任務,蔑著細眼看向蘇塵道:“喏,這次你的任務就是‘看守藥田’,三個月九百文銅錢!如何?”

    蘇塵看到這個任務,點頭,沒有推辭便接下了。

    他不挑活不嫌臟累,能掙錢就愿意去干。

    看守藥田三個月穩賺九百文銅錢,這可比他以前在周莊當小漁民夜里下河打漁每月賺個數十文銅錢,收入翻了不知多少倍。

    ...

    藥王山莊占據了一整條藥王山脈。

    前山是幫內高層和上千弟子們的修煉居住地,大小院落眾多,自然是熱鬧。后山則清靜空幽,密林遍布。

    草藥田圃便是在藥王山莊的后山密林之中開辟出來,位置十分偏僻,不好找。只有一條蜿蜒小道,很少人來,顯得十分清靜。

    這樣的草藥田圃,在藥王山莊后山有十余塊之多。這是藥王幫的藥材來源的一部分,還有很多是藥匠們從野外深山采回來。

    周蔑眼給眾新人雜役們分配完,便親自帶著蘇塵前往其中一片草藥田圃的所在之地。

    這倒不是周蔑眼關照蘇塵,怕他迷路。

    而是因為有一道手續,需要他親自交接。

    周蔑眼一路上都是一副傲氣橫秋,告誡蘇塵,看守田圃的時候千萬要小心,別損壞了田里的草藥。否則哪怕損壞一株,那都是要賠錢的。

    蘇塵對這周蔑眼的這些吩咐,畢恭畢敬的點頭,應諾一定細心照料草藥。

    他們兩在后山走了許久,終于到了地頭。

    這片草藥田圃邊上蓋有一座茅草棚,一名十八九歲的青年雜役弟子神色呆木的枯坐在茅草棚旁,眼神發愣無神,頭發也有些亂糟糟的,渾身頹喪之氣。

    蘇塵在路上聽周蔑眼提起過,這位師兄是上一期的藥圃看守者,在這里已經看守田圃有三個月,該找人替換了。

    蘇塵剛到茅草廬旁,便嗅到了里面傳來的一陣酸腐氣味,不由皺眉揮手。

    只見,茅草廬內隨地擺放著一些鍋碗瓢盆,還有幾袋米面雜糧和鹽巴。最里面是一張木床,上面鋪著一副破草席,頗為簡陋和凌亂,顯然是很少打理。

    青年雜役看到周蔑眼前來,呆了一小會兒,才終于反應過來。

    一位新人雜役少年跟在后面,應該是接替他的活的。

    青年雜役不由露出驚喜之色。

    他在這鳥不拉屎的僻靜之地待了足足三個月,跟密林鳥獸為伍,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幾乎要瘋掉,早就恨不得趕緊結束這份枯燥的雜役活。

    “周執事,您老可來了!”

    青年雜役連忙起身,迎接周蔑眼。

    “嗯!”

    周蔑眼傲慢的點了點頭,背著雙手來到藥田里,從懷中掏出一冊草藥賬本,逐一清點草藥。

    這是一道很重要的交接手續,清點完草藥,才算完成了任務。

    周蔑眼橫鼻子豎眼睛的挑毛病,一會兒說田里的草藥長蔫了,肯定是澆水施肥不夠。一會兒說田里有幾株參藥的根須有損傷,被鋤頭弄傷了,要扣工錢。

    青年師兄不停的辯解,說自己照料藥田很小心。

    但還是被周蔑眼揪著那些小毛病不放,硬要扣他五十枚銅錢的工錢。

    那位青年師兄被氣的半死,但也不想跟周蔑眼糾纏下去,只能自認倒霉,交接完任務,便匆匆離去。

    蘇塵在旁看著,都很替這位青年師兄感到不值。

    完成交接之后,周蔑眼向蘇塵交代了一番,好生看管藥田,三個月之后他會帶人來接替,便走了。

    只剩下蘇塵獨自留下照看這十畝草藥田圃。

    當然,每個月都會有伙膳房的人送來一大袋米面和油鹽,蘇塵也無需擔心餓肚子。

    
c罗2013总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