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1365章 華人武學大會
 天山,世界七大山系之一,位于歐亞大陸腹地,東西橫跨華夏等四國,全長約2500千米,是世界上最大的獨立緯向山系,也是世界上距離海洋最遠的山系和全球干旱地區最大的山系。

華夏天山又稱東天山,古名白山,又名雪山,因冬夏有雪,由此得名。

正午時分,陽光明媚,一輛越野車快速地行駛在天山公路上,開車的是一名牧民大叔,乘車的是兩個穿著僧服的僧人。

其中,年輕的僧人穿著一件黃色的僧服,脖子上掛著一大串紫檀佛珠,濃眉大眼,身材略顯發福,一路上左顧右盼,欣賞著道路兩旁的景色,時而會發出感嘆。

比如,他看到遠處的雪山時,會一臉不屑道:“比起我們藏區的雪山來說,差遠了。”

與年輕僧人不同,中年僧人哪怕是坐車,也是雙眼緊閉,掐著古老的佛珠,默念佛經,一副得道高僧的派頭,尤其配上一身金黃色的袈裟,令得他更具有大師相。

事實上,無論是在武學領域,還是在佛學領域,他都稱得上大師二字。

他不是別人,正是西域佛宗的方正大師。

而年輕僧人則是他的親傳弟子,也是被西域佛主寄予厚望的未來傳人——三戒。

他們二人離開西域佛宗,來到天山,是為了拜訪天山劍派。

“老和尚,醒醒,別睡了,馬上到地方了!”

三戒突然覺得無聊了,推搡了一下身旁閉目默念佛經的方正大師。

“唰!”

方正大師猛地睜開眼,很想賞給三戒那光溜溜的腦袋一巴掌,但又不好當著外人的面發作,只好作罷。

畢竟,那樣有失高僧身份,而且的確快到天山劍派了。

“司機師傅,在前面的岔路口停一下,我們在那里下車。”

又過了十分鐘,汽車沿著盤山公路,一路向上,來到一個三岔路口——有一條蜿蜒曲折的小路連接著公路。

蒼博帶著天鷹,早已在岔路口等候多時,遙遙地看著駛來的車輛。

“好嘞!”

司機師傅應了一聲,然后在岔路口停下車。

蒼博、天鷹師徒兩人第一時間迎了上來。

“蒼博大師,天鷹兄弟!”

三戒迫不及待地拎著黃色的背包,直接跳下了車,沖著蒼博、天鷹兩人打招呼。

“方正大師。”

蒼博和天鷹先是向方正問好,然后蒼博上下打量了一番三戒,笑著道:“三戒,不錯啊,武功有所長進啊,有突破化勁后期的征兆。”

“那是,小和尚我也就是不想練武,否則分分鐘突破化勁后期……”三戒得意地仰著光溜溜的大腦袋,話說到一半,突然察覺到了什么,睜大眼睛道:“我勒個去,天鷹兄弟,你突破化勁后期了?”

“嗯,前幾天閉關突破的。”

天鷹點點頭,一臉平靜,仿佛這并不是什么值得驕傲的事情。

“阿彌陀佛,小和尚本以為這修煉速度夠快了,結果沒法跟你比啊。”

三戒有些郁悶地說道。

“化勁后期而已,比起他來說,又算得了什么?”

天鷹輕輕嘆了口氣,因為洛青珂在天山劍派可以及時與諸葛明月聯系,他從洛青珂那里可以及時得知秦風的動態,對于秦風離開曼谷后的所作所為,掌握得一清二楚。

“兄弟,你沒得比了,跟秦風那個妖孽比?

他跟我們壓根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三戒如是回應著,他雖然無法得到秦風的第一手消息,但也一直在關注著秦風,對于秦風的動態也很清楚。

這一次,天鷹沒有吭聲,仿佛默認了三戒的話。

“唉……可惜啊,瘋子兄弟不能來參加這次武學大會,會失去很多樂趣啊。

其他不說,他若到場,肯定會挑戰塵儀師太那個老太婆!”

三戒再次嘆了口氣,一臉的遺憾。

他和方正大師來到這里,除了拜訪天山劍派之外,也是想與蒼博、天鷹兩人一同前往峨眉,參加在峨眉舉辦的華人武學大會。

華人武學大會,五年舉辦一次,是全世界華人武學界的盛會,除了華夏的武者之外,海外華人武者也會參加。

來自全球各地的華人武者匯聚一堂,進行武學研討、交流,促進華人武學界的繁榮。

武學切磋也是交流的一項。

雖然華人武學大會的主辦方是華夏武學協會,但華武組織也會參與,所以三戒才會說出秦風無法參加的話來——頂著華夏頭號通緝犯之名的秦風若現身,會讓華武組織陷入兩難境地,抓與不抓!而他說秦風會挑戰塵儀師太,則是因為塵儀師太曾三番五次地針對秦風,尤其是當初秦風在泰山與王一刀一戰,塵儀師太出爾反爾,沒有兌現賭約,強勢離開,徹底惹惱了秦風,以至于喊出了“他日我會登臨峨眉,討教峨眉武學”的戰約。

……蜀川,峨眉。

“師傅。”

身為峨眉派大弟子的曹霞,來到了峨眉派掌門塵儀師太的房間,恭敬行禮。

當初,她因為按照塵儀師太的指示,前往杭湖逼迫洛青珂去給景家傳人當丫鬟,并且在湖江集團門口耍威風,被秦風打斷腿,廢了一身武功,徹底淪為一個廢人,在峨眉派的地位一落千丈。

后來,塵儀師太前往泰山觀戰,帶上了曹霞,并且從那之后,一直讓曹霞跟在自己身邊服侍。

“客房都安排好了吧?”

塵儀師太盤膝坐在一塊墊子上,聽到曹霞的問好,睜開眼,沉聲問道。

華人武學大會雖然由華夏武學協會主辦,但華夏武學協會只負責組織安排大會流程,至于住宿、飲食都由峨眉派來辦理。

“放心吧,師傅,都安排好了。”

曹霞點點頭,峨眉派也有外圍勢力,除了經營峨眉山旅游景區之外,還有其他產業,安排住宿、飲食如同小孩子過家家一樣容易。

“那就好,這次大會在我們峨眉承辦,接待方面,千萬不可以出差錯。”

塵儀師太輕輕頷首,再次叮囑。

“是,師傅!”

曹霞恭敬領命,然后想到了什么,忍不住問道:“師傅,我聽說,這一次武學大會,華夏兩大最古老、神秘的武學家族之一的武家也會派人前來,這是真的么?”

唰!愕然聽到曹霞的話,塵儀師太的臉色陡然一變,然后冷冷道:“記住,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提武家!”

“是,師傅!”

愕然察覺到塵儀師太的表情變化,聽著那充滿怒意和寒意的話音,曹霞嚇得差點跪倒在地,連忙回應。

話音落下,她看到塵儀師太沒有再說什么,才松了口氣,然后眼珠子一轉,繼續道:“只可惜華夏秦風那個畜生這次沒法來參加大會,否則師傅你可以在大會武學切磋中給他一個今生難忘的教訓!”

“嘿……他若趕來,我讓他跪著離開!”

塵儀師太冷笑一聲,眼中怒意更甚,那感覺仿佛巴不得秦風來峨眉。

………… 
c罗2013总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