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939章 明天亦然!
 作為華夏的中心,燕京擁有全國最好的醫療資源,患者來自五湖四海。

    得了疑難雜癥無法診斷的怪病,去燕京看;得了重大疾病,如果條件允許,去燕京治,這已成為全國老百姓的共識。

    資源集中,醫療水平領先,導致燕京的知名醫院患者多如牛毛,一號難掛、一床難求是普遍現象。當

    然,這種現象對于權貴層是無效的。作

    為張家的公子哥,張華是真正的權貴,而且是華夏年輕一代權貴中的佼佼者。

    他的傷勢不致命,算不上嚴重,但手術是在燕京乃至華夏最好的醫院做的,而且住的是特殊病房。

    病房里,做完手術的張華坐在病床上。

    一名長相、身材和氣質都一流的女孩坐在一旁,給張華端茶遞水。

    女孩是西京會所派來的,目的是為了平息張華的怒火。

    而就在十分鐘之前,女孩給張華來了一次精心的服務,讓張華心中的怨氣、怒氣消散了不少。

    “你這日子可以啊。”

    李文斌推門而入,看到女孩在用嘴給張華喂葡萄,笑著打趣道。“

    那咱倆換一下!”

    張華沒好氣地說著,然后對女孩道:“你先出去溜達一會,我跟李少聊點事情。”

    “好的,張少。”女

    孩乖巧地點點頭,然后又對李文斌笑了笑,才走出病房。“

    嘿,老胡為了平息你的怒火,可是下足了本錢啊,這娘們據說是他自己養的金絲雀,琴棋書畫、吹拉彈唱樣樣精通。”當女孩出門之后,李文斌想起了什么。“

    琴棋書畫不知道,吹拉彈唱倒是確實不錯。”

    張華想到女孩剛才的服務,滿意地笑了笑,然后話鋒一轉,道:“我聽我爺爺說,昨晚的事情沒完,現在什么情況?”“

    秦風那王八蛋要被部隊開除,而且還會夾著尾巴滾出李家!”李文斌冷笑道。  “

    真的?

    張華有些懷疑,更多的則是興奮。

    “我辦事,你還不放心?這也不是什么新聞了,圈子里都傳開了。”李文斌昂著頭,自傲地說道。

    他對于自己可以讓秦風受挫,很是得意。畢

    竟,秦風可是曾經踩了秦智和楊琨的存在,而且還將楊琨的父母送進了監獄,號稱華夏年輕一代權貴層的‘殺神’!“

    哈哈……聽你這么一說,我心情舒暢多了,比剛才那小妞給我服務還要爽。”張華哈哈笑道。

    “為了安慰你受傷的心靈,秦風明天夾著尾巴滾出李家的時候,我錄個小視頻,拿來給你欣賞。”李文斌又道。“

    好,好,好!”張

    華連說三個好,臉上堆滿了笑容。

    看到這一幕,李文斌知道自己的所作所為徹底收買了張華的心,也滿意地笑了。放

    眼當前的華夏年輕一代權貴層,如果秦風倒灶的話,那上一批華夏大紈绔將退出舞臺,由他取而代之,唱獨角戲。

    屆時,如果曾經與秦智、楊琨被譽為三駕馬車之一、如今號稱華夏官場未來之星的徐鳳華再成為李家女婿,給予他一些照顧的話,他的未來將一片美好。…

    …

    燕京飯店,某間套房里。

    兩名中年男人,一邊吸著香煙,一邊閑聊著什么。其

    中一人穿著睡衣和拖鞋,看上去很隨意,但給人的感覺一點也不隨意。這

    一切,只因為他的氣場。他

    坐在那里,給人一種不怒自威的感覺,但聊天的時候又給人一種風輕云淡的感覺,讓人感覺很舒適,像是隨時在魔鬼與天使之間轉換。

    他是徐震,南部某省的封疆大吏,手握大權。

    而坐在徐震一旁的是李文斌的父親李金海,目前在某實權部門擔任副職。

    而在不遠處,一名青年正在燒水。

    青年留著短發,穿著一件白襯衣,搭配藏藍色西褲和黑色皮鞋,渾身上下都透漏著一股體制內的氣息。

    他和徐震的長相有著幾分相似,但沒有徐震身上那股不怒自威的氣勢,但遠比同齡人沉穩、內斂。

    他不是別人,正是徐鳳華。

    “李叔,您喝茶。”很

    快,徐鳳華將一杯泡好的極品金駿眉端到李金海面前。“

    好,謝謝鳳華。”李

    金海伸手接過,然后對徐震道:“老徐啊,真羨慕你有一個好兒子啊。我那不爭氣的家伙如果能有鳳華一半優秀,我這輩子踏進棺材都不會有遺憾。”

    “李叔謬贊了,鳳華沒有您說的那么優秀,而文斌弟弟要比您想象中的優秀。畢竟,英國劍橋大學的研究生,可是很難考上的。”

    不等徐震開口,徐鳳華便微微一笑,表現得不卑不亢,成熟而穩重。“

    他也就會讀書了。”

    李金海笑著搖了搖頭,然后轉移話題,問道:“對了,老徐,鳳華,你們應該聽說秦風那小子的事情了吧?”“

    金海,你是說昨晚在西金會所發生的事吧,那事聽說了。不得不說,秦家小子是真的狠!”徐震點點頭,然后說出自己的看法。

    “嘿,剛過易折,老天不會永遠眷顧他!”聽

    到徐震的話,想到自己兒子被秦風抽了一巴掌,李金海冷笑道:“軍方已經明確了,要將他開除部隊。沒有秦家的光環,又失去部隊的榮耀,我倒要看看,他怎么進我們李家的門!”

    徐震、徐鳳華父子沉默。事

    實上,他們都聽說了這個消息,但他們不能肯定消息的準確性,更也不好接李金海的話。

    “鳳華,我知道,你一直對雪雁念念不忘,這次是一個絕佳的機會。”李金海突然語出驚人。

    “李叔,我確實很欣賞雪雁,也很想追求她。但您應該知道,雪雁對秦風死心塌地。而我了解她,她是那種極有主見的人,認準的事情,哪怕天塌下來也不會改變。也

    就是說,就算李爺爺不同意她與秦風在一起,她也會義無反顧地跟秦風的。”徐

    鳳華苦澀一笑。“

    鳳華,你說得沒錯,雪雁的確是那樣的人,而且不知鬼迷心竅鐵了心要跟秦風。”李

    金海點點頭,然后看了一眼徐震、徐鳳華父子,“但你們換個角度想,如果秦風那小子失去一切光環,還有臉跟雪雁在一起么?如果他自己選擇退縮、放棄的話,鳳華你不就有機會了?”

    他會么?

    徐鳳華心中一動,忍不住暗問自己。

    ……與

    此同時。

    秦風回到了燕京陸軍~總~部大院的將軍樓里。秦

    衛國、周玲夫婦都沒有睡,特地在客廳里等著秦風。看

    到秦風進門,周玲連忙站了起來,朝著秦風走去,而秦衛國則是心煩意亂地點燃了一支香煙,低頭吸著。

    “小風,你知道部隊要處理你的事情嗎?”周玲心疼地看著秦風,輕聲問道。

    “媽,王虎成首~長打電話通知我了。”秦風笑著點點頭。“

    兒子,爸媽無能,幫不了你。”看

    到秦風臉上的笑容,周玲只覺得心被人狠狠地扎了一下,很疼很疼,然后紅著眼,一把將秦風摟住,默默流淚道:“路是你自己選的,媽不勸你,就是心疼你。”

    “媽,還記得秦建國要讓秦智取代我與雪雁履行婚約時,你對我說的話嗎?”秦

    風輕輕拍著母親的肩膀,倒是像在安慰母親。

    “記得。”

    周玲抬起頭,抹了一把眼淚。

    “媽,那天,你跟我說,佛爭一炷香,人爭一口氣!你心眼小,性子直,眼睛里揉不得沙子。這輩子,你沒要求我做過什么,但那一次,你希望我能為自己證明,證明即便沒有我老太爺護著我,沒有秦家支持我,我也不比別人差!”

    秦風輕輕幫助母親擦去臉上的淚水,微笑道:“當時,我回答你,他們會后悔的。后來,我做到了。明天,亦然!”

    ……

    ……P

    S:抱歉,更新晚了,今天就一更了。

    。。

     
c罗2013总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