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405章 主動來電
 “先燕京機關,后貧困山區掛職,再到百強縣做出成績,如今調到東海來,他的路很順,路線規劃很好,完全是按照秦家接班人來培養的。”

    眼看秦風不說話,蘇文若有所思道:“按理說,如果他是一個心眼小的人,那么根本無法當秦家的接班人,也不值得秦家這班大力去栽培。但若要說他心眼不小的話,他來東海,甚至是在來東海之前應該跟你聯系才對。”“

    過去八年,我和他從未謀面,不知道他變成什么樣了。”秦

    風自嘲一笑,“而我惹了那么多人,現在被那么多人盯著,可謂是瘟神,大家避之不及,他不見我也正常。”“

    除了秦老爺子開了一次口,真正意義上幫你之外,秦家人對你不聞不問。在這種情況下,你惹了那么多事,卻安然無恙,這才是本事。”

    蘇文由衷地說道,雖然秦風的一切所作所謂未必符合他的理念,但從結果來看,連他都有些佩服秦風的手段。“

    嗡~”下

    一刻,不等秦風再說什么,蘇文的手機震動了起來。蘇

    文拿起一看,發現是一個外地的號碼,但號碼很特殊,便接通了。

    “您好,蘇叔叔,我是小智。”

    電話接通,聽筒中傳出的一個聲音,聲音的主人不是別人,正是秦風的堂哥秦智。

    “小智,你好。”

    蘇文聞言,先是微微一怔,然后苦笑著看了秦風一眼。

    秦風笑了笑,然后起身去給蘇文的茶杯添水。“

    蘇叔,您好,我調到東海任職了,昨天剛上任,本想去拜訪您,但因為宣布任命等一系列事情耽誤了。”

    與此同時,秦智再次開口,先是為沒有第一時間拜訪蘇文解釋。

    “工作要緊,我這邊不用拜訪。”蘇

    文知道秦智昨天在任命宣布完畢后,除了跟組織部門的人吃飯之外,肯定也去拜訪東海的封疆大吏了,顧不上自己。

    雖然明白這一切,但蘇文一點也不在意,甚至,如果不是看在老秦家的面子上,他都懶得搭理秦智。

    “蘇叔,我來東海了肯定是要拜訪您的,您看你什么時候方便?”秦智笑著問道。

    “我最近手頭有些事,恐怕抽不出時間,等過段時間吧。”

    耳畔響起秦智的話,看到秦風將茶杯重新放到自己的面前,蘇文委婉地拒絕了秦智的拜訪請求。

    “蘇叔,您不會是生氣了吧?”秦智聞言,意識到有些不對勁,忍不住問道。“

    沒有,最近有個學術研究到攻堅階段了。”蘇文說道。“

    既然這樣的話,那蘇叔您先忙,等回頭您有空了,我再去拜訪您。”聽到蘇文這么說,秦智只能放棄,心中很是郁悶,同時也有些不爽。

    如同蘇文所判斷的一樣,他昨天初來乍到,去拜訪了東海的封疆大吏。

    那些封疆大吏不但同意了他的拜訪,而且對他態度很好,寄予厚望,讓他放開手腳,好好在東海開展工作。

    而到了蘇文這里,他卻吃了閉門羹!“

    蘇叔,您為什么不見他?”

    秦風有些疑惑,陳靜一直跟著蘇文做學術研究,據他從陳靜那里得知,蘇文最近并沒有什么學術研究。

    “等他什么時候見你了,我再見他。如果他真的那么小心眼,不見你,那我也沒必要見他。”蘇文說出了原因。

    “蘇叔,您這又是何苦呢?”秦風哭笑不得。“

    我雖然沒有太大的實權,但就是這么任性,呵呵……”蘇

    文笑著打趣,他是一個渾身正氣的人,十分討厭官場上的一些邪氣,為此,在過去一些年中,包括葉子菲在內,很多大家族的子弟要拜訪他,都被他拒絕了,甚至他連一些封疆大吏的面子都不給,直接拒而不見。

    隨后,蘇文又與秦風閑聊了近一個小時才離開。蘇

    文走后,秦風去沖了個澡,然后換了身衣服,等到上午的課程結束后,前往餐廳。

    因為中午要午休的緣故,秦風、張欣然、蘇妙依和陳靜四人中午是不開火的,只有晚上做飯。

    盡管昆山地下賽車場的事情已過去了十天,但秦風如今在東海大學實在太火了,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一路上全是打招呼的,有人喊秦同學,有人喊秦大師,更多的人則喊民族英雄。

    對此,秦風每次都是微笑回應,一點也不擺架子。

    秦風來到餐廳的時候,張欣然、陳靜和蘇妙依三人已經到了,其中張欣然坐在座位上,而陳靜和蘇妙依則是去端飯菜。“

    你臉色看上去不太好,怎么了?”秦

    風見狀,先是有些疑惑張欣然為什么不去端飯菜,然后敏銳地發現張欣然的表情有些憔悴,精神狀態很不好,便上前問道。

    “昨天來大姨媽,嘴饞吃了一個冰淇淋,結果今天肚子疼得厲害。”張欣然紅著臉,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

    “——”

    秦風一陣無語,然后又道:“下次長點記性,別拿自己的身體任性。”“

    知道啦!”

    聽到秦風的話,張欣然一臉開心的笑容。

    她喜歡被秦風管著,那會讓她覺得秦風在意她、關心她。“

    再過幾天就是你的生日了,你有什么打算?”秦風想到蘇文的叮囑,開口問道。“

    你……你怎么知道我的生日?”

    張欣然驚呼一聲,然后臉上的笑容愈加燦爛了,心中像是吃了蜜一樣甜。

    “你的生日又不是國家機密,我知道有什么奇怪的?”看到張欣然那雀躍的樣子,秦風索性隱瞞事實。

    “你居然知道我生日,還要關心我生日怎么過,好開心!”張欣然滿臉興奮。

    “別顧著開心了,你還沒告訴我,要怎么過生日呢?”秦風苦笑。

    “不怎么過啊,我們四個好好吃一頓,再買個蛋糕就可以了。”張欣然笑著說道。

    “我聽說你以前都是要開生日party的。”秦風猶豫了一下,還是直接說了出來,“怎么這次不辦了?”

    “那是我爸張羅著給我辦的。”

    張欣然如實說著,然后臉上的笑容一僵,輕輕嘆了口氣道:“如今,他不在了,也就不辦了。”

    “今年是你二十歲生日,也算是個重要生日了,依我看,還是辦吧。”

    秦風提議道:“回頭我把王阿猛、葉虎都喊上,還有朱飛,你再叫一些同學和朋友。”

    “你要給我辦的話,我就辦。”

    再次聽到秦風的話,張欣然臉上的悲傷很快消失,又恢復了開心的笑容。

    “好,我給你辦。”秦風點頭答應。

    “你有這個心就可以了,不用你來操辦。”眼

    看秦風點頭同意,張欣然笑成了一朵花,“我自己來操辦,地點就定在紫園別墅吧,我這兩天準備一下。”“

    好。”秦

    風輕輕應了一聲,然后看到蘇妙依和陳靜端著飯菜走來,便起身迎接。隨

    后,秦風四人如同往常一樣,在餐廳學生的關注和議論中,倘若無事地用餐。

    “嗡~”半

    個小時后,當秦風與張欣然三女離開餐廳的時候,他口袋里的手機震動了起來,拿出一看,發現是個陌生電話。“

    我是秦智。”

    隨著秦風摁下接聽鍵,聽筒里傳出了一個聲音,中氣十足,聲音透漏著主人的強勢。“

    你好,堂哥。”聽

    到秦智的話,秦風多少有些驚訝,但并未表現出來。“

    我被調到東海虹江區當書~記,等我這幾天把手頭工作理順了,我們見一面。”秦

    智再次開口,開門見山地提出要與秦風見面,言語之中充斥著弄弄的優越感,給人一種高高在上且不能拒絕的感覺。“

    好。”

    秦風沉吟了一下,還是答應了下來,同時暗暗思索秦智見自己的目的。…

    ……

    … 
c罗2013总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