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217章 撕破臉皮



    “沈先生,我怎么覺得這是與虎謀皮呢?”

    洛青珂冷笑道:“搞垮了百雄集團,我這邊也元氣大傷,屆時若是你們南青洪要獨吞,乃至連我們湖江集團也算計的話,我找誰去?”

    “洛小姐,這話有點難聽吧?既然是合作,我們怎么會干那種事情?”沈笑眉頭一挑,故意露出一副不悅的樣子。

    “沈先生,是你覺得自己智商太高,還是認為我太傻?在這個吃人不吐骨頭的江湖里,我剛才所說的應該是正常的事情,而你所說的是不正常的,不是么?”洛青珂譏諷地笑道。

    “看來洛小姐沒有興趣跟我合作了?”沈笑不動聲色地問。

    “你想對付百雄集團那是你和南青洪的事,跟無關。至于我如何處理郭哥的事,不用你操心!”洛青珂間接給出答復。

    “洛小姐,如果你不放心的話,你和你的湖江集團可以加入我們南青洪,我們不插手你所管轄的地盤和生意,這樣如何?”沈笑準備換種方式合作。

    “嘿,沈先生,到底是誰給了你勇氣,讓你敢在杭湖青龍山莊跟我說這句話?還是你們南青洪覺得我洛青珂好欺負,一句話就要收編我們,拿走我哥哥留下的產業?”洛青珂怒了,渾身上下涌現出可怕的殺意。

    “洛小姐,氣大傷身,悠著點!”

    武烈開口了,他身上涌現出一股更為濃烈的殺意,瞬間蓋過了洛青珂的殺意不說,令得郭俊珉心中壓抑,像是被一塊巨石壓著。

    “沈笑,難不成你認為,憑借他就可以嚇唬到我?讓我被迫歸順你們南青洪?”

    洛青珂的表情冷的嚇人,她皺著眉,殺氣騰騰道:“就算他是暗勁武者又如何?難道你認為他有把握帶你活著離開?”

    “有把握。”武烈冷聲回應。

    “有沒有把握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若死了,整個杭湖乃至南浙將血流成河,包括你在內,數不清的人要為我陪葬!”

    沈笑猛地站起身,居高臨下地看著洛青珂,一字一句道:“洛青珂,我也不瞞你,南青洪進軍長三角已是必然之勢,沒有人可以阻擋!選項我已經給你了,希望你再認真考慮一下,我會再給你打電話詢問你最終的選擇。”

    “我的答案已經很明確!”

    洛青珂強忍著擊殺沈笑的沖動,一字一句道:“既然你威脅我,那我也提醒你一句,想奪走我哥哥留下的產業,只有一條路可走——從我的尸體上踏過去!”

    “嘶~”

    沈笑氣得倒吸一口涼氣,心中頗為不爽,但想到此行目的,他強行壓制住怒火,重新坐下,端起茶杯,輕輕喝了口茶。

    洛青珂則是一臉面無表情地靠在沙發上,一聲不吭。

    大廳里陷入了寂靜。

    與此同時。

    書房里,秦風像是沒事人一樣,隨意從書柜中找了一本古樸的拳經,瀏覽著。

    “小風,他們談了些什么?沈笑是不是想聯合洛青珂對付我們?”

    朱文墨不像秦風那般淡定,他心中像是被貓爪子撓啊撓似的,癢癢得不行,忍了半天,終于忍不住開口問道。

    “嗯。”

    秦風點頭,道:“沈笑提及我和郭俊杰的矛盾,然后說出與我也有矛盾,想聯合洛青珂干掉我,搞垮百雄集團。”

    “那洛青珂怎么說?”朱文墨又問道。

    “洛青珂拒絕了,沈笑露出真實面目,兩人差點撕破了臉皮。”秦風笑了笑,放下了手中的拳經。

    “洛青珂雖然接手湖江集團不到三年,而且是一個女人,但眼界和能力非一般人可比。”

    朱文墨聞言,忍不住感嘆道:“她若真的與沈笑合作,就算能滅了我們,最后也會被南青洪吞掉,等于被南青洪當成殺人的刀。”

    “嗯。”

    秦風輕輕點頭,認同朱文墨的話。

    朱文墨則是佩服地看了秦風一眼。

    世人都認為,秦風是一個心胸狹窄、睚眥必報之人,有勇無謀,往往會為了一件小事大打出手,甚至送對方去找閻王爺談論人生。

    事實上,秦風與梁家發生沖突,打斷梁博的腿后,朱文墨也是這樣看待秦風的。

    但隨著這么長時間的接觸,朱文墨很清楚,秦風的世界里沒有大事小事之分,只有在意的事情和不在意的事情。

    凡是牽扯他親朋好友的事情,都是在意的事情,比天還大!

    他會為了這種事情大動干戈!

    例如,秦風為了一個同事的女兒在學校被騷擾一事,不惜要將郭俊杰從華夏商界除名,徹底得罪郭俊珉和其背后的湖江集團!

    除此之外,朱文墨還知道,秦風看似魯莽,有勇無謀,實則是大智若愚,很好地利用了規則和法律武器。

    無論是搬倒梁家,還是血洗南蘇地下世界,無疑都證明了這一點!

    沈笑在張百雄剛剛離世的節骨眼上向張欣然提親,惹惱秦風,被秦風直接丟了出去。

    但今天,秦風聽到沈笑要殺他,甚至要聯合洛青珂,卻無動于衷。

    在朱文墨看來,秦風之所以沒有反應,不是不想教訓或者擊殺沈笑,將危險扼殺在搖籃之中,而是不能在這里做。

    一方面,這里是洛青珂的地盤,秦風若是此刻突然出現,并不合適,而且會給洛青珂帶去麻煩。

    更為重要的是,若是秦風此刻出手將沈笑打殘或者擊殺,是違法的行為,而且有不止一個目擊證人。

    那樣一來,若是南青洪利用法律手段對付秦風,秦風便要給沈笑陪葬!

    ……

    就在朱文墨暗暗佩服秦風的同時,別墅一樓大廳的安靜被打破了。

    “洛小姐,你真的不再認真考慮一下嗎?”

    沈笑放下茶杯,再次開口問道,語氣溫和了不少,不再像之前那般灼灼逼人。

    “該說的我已經說了。”

    洛青珂面無表情地說著,然后沖站在門口待命的阿飛說道:“阿飛,送客!”

    唰!

    原本沈笑為了達到目的,已經強行壓制住了內心的怒火,但此刻看到洛青珂要驅趕他離開,臉色頓時一變!

    怒意,再次在他的臉上涌現!

    他死死地盯著洛青珂,那感覺仿佛想看穿洛青珂的心思!

    他想知道洛青珂敢在他面前如此狂妄的底氣是什么!

    底氣是什么?

    對洛青珂而言,在一個紈绔子弟和二十四歲的暗勁巔峰高手之間選一個人當合作伙伴、朋友,是一個不用動腦子的選擇題。

    “洛青珂,我保證,你會為今天的所作所為而后悔!”

    五秒鐘過后,沈笑站起身,冷聲說著。

    洛青珂面無表情,不予回復。

    “哼!”

    沈笑冷哼一聲,帶著武烈,面色難看地離開了別墅大廳,表情陰沉得能夠滴出水來。

    “好好利用百雄集團和湖江集團的矛盾,用最小的代價換取最大的利益!”

    這是他出發前,沈天祥對他的叮囑。

    因為銘記著沈天祥的叮囑,他想利用百雄集團和湖江集團的矛盾,聯合洛青珂對付秦風和百雄集團,然后等事成之后,過河拆橋,反手就滅了湖江集團,徹底霸占長三角。

    讓他沒有想到的是,洛青珂一點合作的興趣也沒有,而且看穿了他的計謀,流露出了敵意,甚至差點當場翻臉。

    “沈少,文的不行,就來武的吧。”

    上車后,武烈忍不住開口道:“那姓洛的小丫頭有點不知天高地厚,正好讓我好好教訓教訓她,讓她長點記性。”

    “武大師,自古至今,所有的戰爭都是為政治服務的,同樣的,所有的武力都是為陰謀和利益服務的。”

    沈笑眼中精光閃爍道:“洛青珂敬酒不喝喝罰酒,必須教訓,但不是現在。我會讓她求著我教訓她!”

    “呃……”

    愕然聽到沈笑的話,武烈不由一怔。

    這一刻,他突然有些發現,自己有些小瞧了這位南青洪的太子爺。

    同時,他也很好奇,沈笑接下來會怎么做!

    ……

    ……
c罗2013总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