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073章 妙依的男人?
    嗯?

    秦風曾在邊境線上多次作戰,數次在死亡的鐮刀上跳舞,對于殺氣感應極為敏銳——張古的殺意雖然一閃而過,但依舊被他感應到了。


    “是張古太會偽裝?還是張百雄太大意?”


    秦風心中如是想著,轉身走向1號別墅。


    通過短暫的接觸,他看得出張古是一個很有城府的人,這樣的人很善于偽裝,往往笑里藏刀,陰人不償命。


    而張百雄豪氣沖天,看上去很粗獷,實則粗中有細。


    這樣一個男人,掌控著東海地下世界,卻不知道自己身邊女人有問題?


    不應該!

    這些念頭只是在秦風腦海中一閃而過,便拋到了腦外。


    他雖與張百雄達成了合作協議,但并不想摻和張家的家事。


    ……


    第二天清晨,當秦風結束晨練,回到別墅沖完澡后,接到了蘇文的電話。


    “小帆,今天你阿姨休息,她要大展廚藝,讓你和妙依回家吃飯。”


    電話接通,蘇文便開門見山地說道:“不準拒絕,一來,若你拒絕了,她會認為我沒請到你,辦事不力,二來,若你拒絕了,我就沒法沾你的光大飽口福了。”


    “知道了,蘇叔,我一定去!”


    蘇文都把話說到這份上了,秦風自然不能拒絕,何況,他理應在蘇文、李淑琴在的時候,正式去拜訪一下他們。


    中午的時候,秦風與張欣然、蘇妙依、陳靜和潘蓉離開了度假村。


    一同離開的還有張古與沈鈺彤。


    其中,張欣然跟著張古、沈鈺彤二人回張百雄在紫園的別墅——張百雄已經知道了張欣然去蘇城的決定,張欣然要回去跟張百雄談判。


    秦風和蘇妙依、陳靜二人回了學校,而潘蓉則是在半途下車回家。


    下午的時候,秦風聯系到龍女,得知近期并沒有可疑人員入境后,才放下心與蘇妙依打車前往蘇園。


    “呃……”


    蘇園門口,那名站崗的武警,還記得秦風,當他看到秦風和蘇妙依同時從出租車中走下后,眼睛瞪得滾圓。


    “怪不得蘇校長會親自出來迎接那家伙,原來是未來女婿啊……”


    目送著秦風和蘇妙依步入蘇園后,站崗武警有些羨慕嫉妒恨地嘟囔了一句,“都是當兵的,怎么差距就這么大?”


    站崗武警的聲音雖然很小,卻逃不過秦風的耳朵,同時也提醒了他——和三女同居,是否對三女的聲譽有影響?


    “清者自清,濁者自濁,何況她們都不在意,我一個大男人在意什么?”


    秦風暗中搖了搖頭,不再去想這個問題,而是一邊走,一邊和蘇妙依閑聊。


    不知不覺,秦風和蘇妙依來到了蘇文所住的院子里。


    四合院的主廳里,蘇文早已等候多時,見兩人進門,起身笑道:“妙依,你去給你風哥煮茶,等你媽炒完最后兩個菜,我們就吃飯。”


    “好。”


    蘇妙依點了點頭,前去取茶、燒水。


    “小風,你先陪你蘇叔叔聊著,這邊馬上就好。”


    與此同時,李淑琴系著圍裙,來到主廳,笑吟吟地看著秦風,像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滿意。


    “好的,李阿姨。”秦風笑著點頭。


    “小風啊,你阿姨已經很久沒有下廚了,我還是沾你的光,才能吃到她做的菜。”蘇文笑著恭維。


    “阿姨是長江三角洲骨科一把刀,自然是沒有時間燒菜做飯的。”秦風笑了笑,道:“不像我媽,有時間卻沒手藝。”


    “你媽那是日理萬機。”


    蘇文笑道,他對秦風父母的情況了如指掌,不但知道秦風母親目前是301醫院院長,而且自身就帶著濃濃的紅色血統,否則也進不了老秦家的門。


    話音落下,蘇文想到了什么,問道: “對了,小風,我今天給你爸打電話,他說你到現在都還沒回家,怎么回事?”


    “沒臉回去唄。”秦風笑著聳聳肩。


    “還是要回去一趟的,他們都很想你。”


    蘇文雖然很好奇秦風被開除的原因,但并沒有問,而是斟酌了一下說道:“否則的話,我敢保證,他們會來東海找你。”


    “嗯。”


    秦風點頭回應,心中卻明白,父母都很忙,很難抽出時間來東海看他。


    何況,秦建國對自己發出了警告,多半也找父母談過了。


    如此一來,父母來東海看望自己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風哥,我爸喝野山茶,你呢?龍井,大紅袍還是金駿眉?”


    稍后,不等秦風和蘇文再說什么,蘇妙依端著一套茶具和幾小罐茶葉來到了主廳,開口沖秦風問道。


    “我跟蘇叔叔喝一樣的。”秦風說道。


    “好!”


    蘇妙依聞言,打開山野茶的茶罐,為秦風和蘇文沏水泡茶,整個過程非常專業,甚至可以用行云流水來形容。


    “妙依妹妹不光琴棋書畫精通,茶道也這么專業,日后誰要是娶了她,絕對享福。”秦風接過茶杯,贊道。


    聽到秦風的贊賞,饒是蘇妙依心靜如水,也不由臉蛋微紅。


    “肥水不流外人田,小風,依我看啊,你跟我們家妙依在一起算了。”


    就在這時,李淑琴再次來到了主廳,笑吟吟地說道。


    “媽……”


    蘇妙依略顯嬌羞地瞪了李淑琴一眼,然后逃一般地離開了主廳。


    “咳咳……”


    與此同時,秦風也被李淑琴的驚人華語驚得不輕,差點沒將茶水噴了出來。


    “小風啊,我知道,你家老太爺從小給你定了娃娃親,但沒關系,只要你不愿意,想必你家老太爺也不會強行逼你。”


    李淑琴繼續說道:“我聽我們家老蘇說,你要在東海大學當保安,而且住在了我們的老房子里。這樣挺好,方便辦事,等生米煮成熟飯,一切水到渠成。”


    “呃……”


    秦風目瞪口呆。


    蘇文老臉一紅,假裝什么也沒聽到,若無其事地喝茶。


    “老蘇,你就好好給我裝死!”李淑琴瞪眼道。


    “我何嘗不想撮合小風和妙依,讓我們兩家親上加親,但你也知道,小風有未婚妻。”蘇文放下茶杯,苦笑道。


    “唉……”


    李淑琴聞言,頓時像霜打的茄子一般,直接蔫了,唉聲嘆氣道:“依我看啊,這次老爺子大壽,肯定有人想借機提親。”


    “這事老爺子應該會征求妙依的意見,只要妙依不點頭,提親的人就算把門檻踏破也無濟于事。”蘇文面不改色。


    “嗯,吃飯吧。”李淑琴點頭。


    秦風沒說什么,起身跟著蘇文、李淑琴二人進入餐廳,心中卻是知道,蘇妙依是一個很有主見和品味的女孩。


    這樣的女孩如果要嫁給一個人,必定只有一個原因——愛情!

    ……


    就在秦風與蘇文、李淑琴、蘇妙依共進晚餐的同時,江濤和周萌、王海等幾名公子哥,在一家很火的音樂餐廳就餐。


    “嗡~”


    突然,江濤聽到了手機震動的聲音,看到來電顯示是父親的電話,當下心中一動,拿起手機,走出包廂。


    包廂位于一座大廈頂樓的天臺上,天臺山擺滿了盆景,江濤找了一個安靜的角落,然后接通了電話。


    “怎么這么久才接電話?”


    電話接通,江開輝率先開口,言語之中帶著幾分責備。


    “爸,我在和幾個朋友吃飯,剛找了個安靜的地方。”江濤如是回道。


    “不是那些不三不四的朋友吧?”江開輝問。


    “怎么可能呢?爸,我都大一了,也成年了,知道分寸,他們都是一群官商子弟。”江濤有些郁悶地解釋道。


    從小到大,江開輝對他要求極為嚴格,以至于他在十五歲叛逆期的時候,做了不少叛逆的事情,結交了不少狐朋狗友,讓江開輝十分惱火,故而每次聽到他與朋友吃飯,都會詢問其朋友的身份。


    “官商子弟也分三六九等,你有分寸就好。”


    江開輝提醒了一句,然后話鋒一轉,又問道:“對了,我讓你找機會與妙依接觸,你接觸了嗎?”


    “嗯。”


    江濤回應著,想到了昨天的事情,臉色有些難看。


    “她對你印象怎么樣?”江開輝又問。


    “還行吧。”


    江濤猶豫了一下,給出答復,心中卻是明白,他給蘇妙依留下的印象并不好,而蘇妙依也沒有表現出和他交往的興趣。


    是的!


    哪怕一點一點都沒有!


    這讓他很受傷,但又不敢跟江開輝實話實說。


    “那就好。”


    江開輝沉聲說道:“你準備一下,十一跟我去蘇城蘇家古宅給蘇老祝壽,到時候,我會帶你去見蘇老,然后跟蘇老提你和妙依的事情。”


    “爸,有把握嗎?”


    江濤一臉期待,‘北雪雁,南妙依’名震華夏,幾乎讓所有的公子哥心動,若他能成為蘇妙依的男人,將是一件極有面子的事情。


    何況,一旦成為蘇妙依的男人,他就能得到蘇家的資源,對未來的發展有著無法想象的好處!

    “蘇老對我格外器重,而我這次省里進常已經十拿九穩,上升通道已經開啟,應該很有希望。”


    江開輝自信地說道:“好了,我還有事,就不跟你說了,你回頭等我通知。”


    “好的,爸,再見。”


    江濤心情舒暢地掛斷電話,腦海里不禁浮現出蘇妙依那妙曼的身影,忍不住喃喃道:“成為南妙依的男人,想想都讓人覺得興奮啊……”


    ……


    ……

c罗2013总进球 9A彩票首页 香港买保险这么赚钱吗 靠大胆可以赚钱吗 彩盈彩票群 携号转网业务赚钱门道 魔兽世界数据库 开京东 天猫 赚钱 吉祥吉林麻将官方下载 电路板破碎厂赚钱 捕鱼大亨攻略 淘宝优惠券平台怎么赚钱 如何利用平台佣金赚钱 光大彩票群 淡水养殖什么最赚钱 盛世皇朝安卓 手机维修店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