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玄幻魔法 > 天醒之路 > 第六百九十章 吐口水的皇子
    走?

    嚴歌看著七星谷里這一片狼藉,心下很有些不甘。

    對呂沉風的恭維并不是他的真心話。依著他的計劃,三大學院圍攻北斗,里應外合,北斗學院就該當覆滅才對。呂沉風助他們奪取品神兵,這是他們計劃內的,也是他的最大底牌。但是呂沉風轉身又幫北斗御敵,把三大學院殺了個全軍覆滅,卻不是他想見到的。他那原本一箭三雕的計劃,因為呂沉風此舉怕是要落下破綻了。

    可是他又能怎樣呢?

    對五魄貫通的強者,他本就沒有任何掌控力,呂沉風已經做到了他承諾會做到的——未讓任何人進七星樓妨礙到他。除此以外,呂沉風自己想做什么他根本無法左右。

    所以,也只能就這樣離開了。

    不過……

    注視著他與陳楚一起鉆出的那片廢墟,嚴歌心中略有一絲猶豫,但眼中終究閃過一絲狠厲。原本他不想,也不需要,可既然計劃有了變化……

    魄之力開始在他指尖聚集,他的感知已經鎖定了廢墟下的那個人——他的親哥哥,皇長子嚴鳴。

    但是兒時的種種卻在這時涌上心頭。這些兄弟情誼,經過這毫無往來的十四年,嚴歌本以為自己已經毫不在意,可在這一剎那卻又開始阻撓他剛剛狠下的決心。

    他的手微微有些顫抖,聚集起的魄之力,也不由變得散亂起來。

    一個身影就在這時踏到了那堆廢墟前,一股魄之力仿佛屏障一般蕩開,將嚴歌的感知給阻斷了。跟著數名嚴鳴護衛跳進了這片廢墟,沒幾下已將埋在其下的嚴鳴給救了出來。

    “二皇子。”踏在前面的這位,正是嚴鳴護衛隊的統領文開。對嚴歌,他保留了皇族的稱呼,卻沒有半點對一位皇族該有的尊重之意。他的目光停留在了嚴歌聚集著魄之力的指端。而他的右手,已經扶上了斜挎腰間的劍柄。

    嚴歌笑了笑,指端的魄之力褪去,并未多說什么,轉身就要離開,卻聽到文開身后傳來一聲怒喝:“拿下!”

    “是!”文開沒有半分猶豫,仿佛一早就在等著這一刻似的。劍若游龍,已從鞘中抽出,之前形成屏障阻斷嚴歌感知的魄之力竟在這一瞬也匯集到劍身之上。

    這一劍劈來,哪里是什么拿下,分明就是要斬殺。對嚴歌的皇子的身份文開出手顯然沒有絲毫顧忌。

    嚴歌向后疾退。他的身后,呂沉風并不多話,只是出手。單指劃過,聚起的魄之力好似一道劍光,迎向了文開劈來的這一劍。

    兩擊相撞,文開劍身聚起的魄之力頓時崩潰,整個人也被這一指的力量推得強行向后滑去。呂沉風望向他的目光已像在看一個死人。卻不料他這一指揮出的魄之力,經由文開掌中劍身傳至他全身后,文開身上那護身軟甲頓時閃過一抹金光,將這股魄之力給悉數化解了。

    “咦?”呂沉風面露訝色。他現在雖是強弩之末,也無神兵誅神劍,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五魄貫通的這點殘余魄之力,也足以讓他在這遠沒四大學院精英強者實力強勁的護衛面前睥睨了。結果他這一指之力竟被對方硬生生化解,著實讓他意外。

    “天龍軟金甲。”嚴歌卻是盯著文開身上那護身軟甲,叫出了名頭。

    “不錯。”文開沉聲答道。他向嚴歌揮出這一劍時,更多的注意力其實就是放在呂沉風身上。五魄貫通強者終究讓人十分忌憚的。如果不是呂沉風此時疲態盡顯,文開縱有寶甲護身也不敢如此貿然。不過接了這一擊后,憑天龍軟金甲對魄之力的化解,已讓他對呂沉風目前的實力有了一個清晰的判斷,心中忌憚立時去了十之**。

    “結陣!”文開一聲令下,身后早有九名護衛沖出,三人一組,將嚴歌三人圍在當中。每組三人散出的魄之力相互串聯成一體,原本三人都只是三魄貫通的魄之力,經這一串,相互補缺,竟有了四魄貫通巔峰的氣勢。

    這類異能也不算什么秘法,卻是更適合軍隊這類人數極眾的士兵們修煉。修煉界里,那多是有著夫妻,或是兄弟姐妹這等密切關系,不常分離的人群才會去修煉。

    九位護衛陣勢結成,文開更覺勝算在握,手中利劍指向嚴歌:“二皇子,還不束手就擒?”

    “呵呵。”嚴歌微微笑了笑,垂在兩側的雙臂,忽向左右一揚,三枚紫黑的血箭,頓時分襲三組護衛。

    “擋!”三組護衛毫不畏懼,呼喝聲中,聚集在三人間的魄之力像是得了命令。三人一組,三柄刀;三組,便是共計九柄刀齊齊斬出。他們不只要斬破嚴歌的攻擊,更要在這一擊間就將嚴歌直接拿下。

    啪!

    嚴歌射出的三枚血箭果然完全不敵各組斬出的三記刀光,同時碎成了三片血珠。

    護衛對這血珠全不在意,繼續攻擊,誰想血珠浸入他們的魄之力后,原本相互串聯補缺的魄之力忽就斷了。四魄貫通巔峰的威力頓時潰散,九名護衛原形畢露,恢復到他們的本身實力。三人聯動的攻勢也已經不在,就只是九位三魄貫通修者斬出的九記攻擊而已。

    嚴歌此時卻已經原地轉完了一圈,九位護衛還在向前沖著,但是他們的頭顱突然飛向了半空。九具無頭的尸體,就這樣歪七扭八地被他們自己的斬出攻擊帶翻在地,從他們斷頸處噴出的鮮血從半空中徐徐向下飄落。

    血雨中的嚴歌還在微笑著,卻讓人覺得十分詭異可怕。他偏了偏頭,讓自己的目光繞過攔在身前的文開,落向了被護衛們救出,護在正中的嚴鳴身上。

    “皇兄,你不會覺得就憑這些三腳貓的護衛,還需要勞煩呂先生出手吧?”

    “呸。”說完,他很是不屑地朝著文開啐了一口。

    作為皇室子弟,嚴歌從小受到最好的教育。即使流放北斗學院十四年,那些從小開始便要遵從的規矩禮法依然根深蒂固地影響著他。吐口水這樣不雅的舉動,在他的有生之年從未有過。

    而現在,連文開都露出驚訝的神情,完全無法適應一位皇子竟用這樣粗俗的方式表達。可在嚴歌心中,這一口啐,他將自己的身份、親情、羈絆,統統啐了出去。這些帶給他的痛苦、負擔、糾纏,隨著這一啐,似乎都不再那么沉甸甸了。

    “我們還會再見的。”他說著,向后退去。

    在這里對嚴鳴和他的護衛們趕盡殺絕?他有這個能力。可眼下他要面對的不單只是嚴鳴和他的護衛。廢墟中活下來的人,都用深仇大恨的目光瞪著他;那些只搜到自家師長尸體的人,也相繼知道了樓內生了什么。還有北斗學院,三大學院,他們的殘兵傷者,也正在朝這里聚集,他不能再在這里耽擱下去。呂沉風畢竟已是強弩之末,沒有橫掃這里的實力。

    “我們走。”趁著這些人還在遲疑,嚴歌招呼二人就要離開。但是一直無人搜尋的七星樓廢墟某處,這時忽然聳動了兩下,跟著猛然向上一翻,破開的廢墟中,一道人影跳出,站上廢墟便開始大叫:“悶死我了!”

    看到跳出這人的陳楚神色一凜,那人的目光也正立即落到了陳楚身上。

    “好小子!”許唯風伸手,指向陳楚,一邊甩動了兩下腦袋,將頭頂上的灰塵彈落。

    “真被你們拿到手了,很好,現在和我打一架,輸了的話就把東西交出來吧!”他一身垃圾,卻是神采飛揚,從廢墟上跳下,攔到了三人面前,雙手提到身前,握了握拳,關節咯咯作響。(未完待續。)
c罗2013总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