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玄幻魔法 > 天醒之路 > 第六百三十四章 收割
    越是擺在眼前的東西,就越容易被忽略。

    北斗學院這隱藏的終極大定制便是如此。就連北斗門人自己,此刻都是如夢初醒。他們這才徹底明白為什么學院會選七星谷這易攻難守的地方作為最終的決戰地。

    因為這里埋有這樣一個大定制,一個可以瞬間逆轉形勢的大定制。

    驚喜、激動,充斥著每位北斗門人的胸膛。有些門人本已重傷倒下,此時卻都在同門的扶持下重新站了起來。而先前耀武揚威的三大學院精英高手,此時個個身陷囚籠,臉上全是驚慌失措的神情。他們當中情況好一點的,有幾人被圈在一個定制中的,總算范圍較大,還能活動幾步。比較慘的,多是孤身一人,被圈得動彈不得。北斗門人攻擊送上時連一點閃避的空間都沒有,只能施展魄之力強行抵抗,被擊倒都不過是時間問題。

    怎么辦?

    之前還是北斗學院在竭盡所能抵御三大學院的進攻,可眨眼間,形勢便一百八十度大轉彎,焦慮得成三大學院了。

    雖然大定制動才只片刻,但他們馬上就體會到了這定制的厲害。別管這大定制能持續多久,亦或是有什么破解的方法,北斗學院眼下要掃蕩肅清他們不過是分分鐘的事,他們哪里還有命去研究破解問題?

    有的人在拼命掙扎著,有的人試圖找出破綻,先前不慌不忙的三大學院,剎那間感受到了時間的寶貴,北斗門人每向前一步,都會讓他們覺得自己的生命在流逝。那些原本就在激戰中被畫地為牢的就別提了,很快就被交鋒的對手近水樓臺地消滅了。

    堂堂三大學院,站立在修界頂端的精英高手,此時竟然像被秋收的麥子一樣被收割著,如此單方面的屠殺,簡單到不少北斗門人都有些下不去手了。

    但無論徐立雪、鄧文君,還是白禮,這些經歷過血戰尚且活著的北斗高層,都沒有改變指示的意思。他們不是心狠手辣之輩,但是知曉這個大定制秘密的他們,卻深知此時這定制的硬傷所在。

    徐邁!

    提早動大定制,讓徐邁成為了這大定制的一部分。他需要隨同品神兵一起控制這個大定制。他正在做的是人所不能,可以謂之為奇跡的事。

    這樣的事能繼續多久?沒有人心中有答案。三位徒只知道眼下的場面得來不易,或許很快大定制就會停止,他們馬上就會再度面臨與三大學院的正面攻殺,所以喜歡說話的鄧文君,指示都只是“殺掉”兩個字,因為只有殺,才能從根本上化解眼下北斗學院面臨的危機。他們心中的仁慈,早在北斗門人不斷倒下時,就已經被抹殺干凈了。

    殺。

    從內向外,北斗學院一路殺過去,三大學院的門人,接連地倒下去。強如南天學院東林門主程落燭、缺越學院蒼木島主蒼海這樣的人物,也只能在有限的空間內狼狽地抵擋攻擊,看上去比起其他人也不過是能多支撐一會罷了。

    但是,能多支撐一會,就多一線希望!

    程落燭十指連彈,琴音不斷阻擋著北斗門人的圍攻。作為一早現關鍵的她,此時已經意識到了徐邁在做的是什么事。

    這種事,他們甚至不需要去打擾,只是多拖延上片刻,徐邁自己都會支撐不住。程落燭堅信這一點。

    只是眼下對于三大學院來說,拖延的代價十分巨大。北斗學院顯然比他們更清楚問題關鍵,所以反擊非常果斷,飛快收割著三大學院人頭,沒有絲毫猶豫。

    打到這場程度,三大學院原本因為實力上的絕對優勢可降低的損失可說已經完全不見了。單只天璣峰一役,傷亡就已經過了他們的預期,現在又落入這樣的定制,這一場戰爭就算他們最終獲勝,所傷的元氣也不是數年可以恢復的。

    可是到了這地步,也已是騎虎難下。唯有堅持,有招的使招,沒招的也要盡可能地拖延北斗學院的反殺。

    為了南天學院,程落燭決意已下。她的腦中不由浮現起了天樞樓前,阮青竹手提長槍,堅守在石階上的模樣。那時候的她,心中的信念豈非和眼下的自己一樣?堅持、守護,除了立場,雙方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類似。

    所以你才會是我的好朋友。

    程落燭微微笑著,一邊想著阮青竹,一邊卻又毫不留情地抵擋著阮青竹同門的攻擊。

    “你的老師,情況好像不太妙啊。”

    七星谷外的一座峰頂上,藏在灰色斗篷下的女孩忽然說道。

    秦越沒有馬上回答。這女孩不動的時候,就仿佛山邊的一塊山石一般,幾乎感覺不到她的存在。有關她那件斗篷,秦越猜想會是傳說中的神兵“云深不知處”,卻還是不動聲色。

    他施展光遁,從天璣峰脫身逃走,卻也沒剩下多少體力。最后找了這么個可以觀察局勢的偏僻地方后,卻很快就遇到了這個女孩。天璣峰下,曾有過一面之緣,卻讓他分不清是敵是友的女孩。

    而這次相遇,他也不知道是巧合,還是對方的刻意。魄之力所剩無幾的他,也沒有能力再和對方交手,所以只是盡量保持沉默,冷眼旁觀。

    七星谷中的戰斗,局面的一百八十度變化,從這個位置都看得清清楚楚。直至此時,女孩才突然開口說了這么一句話。但秦越卻依然保持著沉默。

    “作為秦家人,你的眼神應該沒什么問題吧?”女孩又說了句。

    秦家的血繼異能流光飛舞正是以沖之魄為核心,精研沖之魄的修者,在與沖之魄休戚相關的視覺上,總是不會太差的。

    秦越的目力自然也不差,即使可用的魄之力不多,但是遠望這種異能,對他而言已經根本不是什么負擔。他看得很清楚,包括眼下程落燭的境地。可是眼下更讓他覺得不安的,還是身旁這個神秘的女孩,到底什么來頭?什么目的?

    “我記得你說過。”秦越終于開口,“我們不是敵人,不過是當時。”

    ”那么現在呢?”他問道。

    ******************************************

    回家了。現在出門是完全找不出時間寫更新……(未完待續。)
c罗2013总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