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玄幻魔法 > 天醒之路 > 第三百四十五章 講習日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fonco1or=red>

    一夜過去,又是新的一天。

    路平推開房門,正迎上初升的朝陽,拂面而來的晨風讓他的精神一振。

    昨晚回來后,他繼續修煉到有了倦意。雖然最終也沒有取得什么進展,但是就路平的修煉方法來說,排除掉很多想法和方案就可以看作是在不停地向前邁進。

    還有二十四天。

    路平心下也在盤算著日子。原本對北斗學院他也不是很有所謂,但從霍英那里得知可以在天樞峰的天樞樓看到鎖魄的秘籍后,倒是對留下來有了強烈的意愿。

    他想變強。

    這樣他才可以放心地去找蘇唐,找莫林,找西凡,找楚敏老師,還有找回郭有道被迫失去的東西。這份意愿,他不會掛在嘴上,不會在人前表露,但卻深深地扎在心底。

    解除鎖魄的禁錮,對他而言無疑是最直率的辦法。不過在此之前,他還得先解決眼下的問題,怎么把郭有道留給他的魄之力擺平,這是他要在接下來的二十四天里做到的事。

    因為對郭有道有著絕對的信賴,他倒沒有感到焦慮。他心下默默梳理著昨天所嘗試過的各種方法和思路,以期找到新的頭緒。正這時,隔壁房門也吱地一聲被推開,子牧頂著一對黑眼圈走了出來。

    “早。”子牧看到路平,無精打采地打著招呼。昨天他一夜未眠,天權峰上的經歷讓他有點不安,轉頭回來就嘴快吐露了答應靳齊不聲張的事讓他更加不安,再想到自己渺茫的前途,五院的第一晚,對子牧來說甚是折磨。不過看到路平一臉精氣神十足的模樣,他沒有太奇怪。雖然路平的經歷和處境和他極為相近。但他已經習慣不用正常的邏輯去思考路平了。

    “早,沒睡好?”路平看出子牧狀態很差。

    “是啊!”子牧揉著眼睛。他很困,困到眼睛都痛。但是當他閉上眼時,卻怎么也睡不著。他來到院內的井邊。打起一桶井水,

    “放輕松。”路平說。

    “我盡量。”子牧說。

    “去吃早飯?”路平問。

    “呃……”子牧略猶豫,他不只失眠,還很沒胃口,完全感覺不到饑餓,昨晚他可只是啃了半個饅頭而已。

    結果這時,兩人各自的門里,卻是一前一后各蹦出一只兔子。

    “唉。”子牧感嘆著。“我不吃,它也得吃啊!”

    兩人隨即各做了洗漱,而其他房間一直也沒見動靜,也不知其他諸位是還沒起,還是已經起來不知忙什么去了。最后兩人各抱著自己的兔子,就去了北山新院的飯堂。

    飯堂統一供應早中晚餐,隨便吃管夠。不過據老生們說,這也就是北山新院對新人們特殊的優待。等到從北山新院離開,那么這些基本的生活需求就要學生自己解決了。四大學院地位再然,柴米油鹽的事情總也免不了。整個學院的龐大支出。各種花銷供應,天璣峰那邊可是給大家算著總賬呢!

    路平和子牧來得并不算晚,可到了飯堂。眼前所見卻凈是狼吞虎咽的匆忙景象,每個人似乎都在趕時間,更有的飛奔而來胡亂取了點吃的就又匆匆而去。

    “這是……什么情況?”子牧驚訝,路平茫然。兩人抱著兔子站在門口呆看了一會,總算看出所有人離開飯堂的去向,倒都是一致的。

    “誒你們這是要去哪啊?”子牧豁出去拉住一名同期新人問道。

    “講習日。”那人扔下三個字后,掙脫子牧就跑。子牧倒是已經一臉釋然,講習日,他聽說過啊!而后不等路平問。他就主動解釋起來。

    “講習日是北斗學院的一項傳統,每年新人入院的第一個月。由七峰安排,進行七次對新人的講習。這個機會很難得。會來為新人講習的人或許會是你這之后再也接觸不到的人物呢。所以別說是剛入院的新人了,你看,所有人都不想錯過,或許都會有不是北山新院的人跑來旁聽啊!”子牧說著,扭頭看向路平,卻看到路平正從飯堂里取了幾個包子出來。

    “誒你聽沒聽我說啊!”子牧氣道。

    “聽到了。要也去看看嗎?”路平一邊說著,一邊遞了個包子給子牧。

    “當然,機會難得啊!”子牧接過包子,心中已然有了期待:指不定哪位大能的講習,就讓自己茅塞頓開突飛猛進呢?

    “呵呵。”結果一旁就有老生輕笑。顯然是聽到兩人說話,同時也看出子牧期待的心情。至于笑容的意味,那自然不用多說。

    子牧也只能當沒聽到,和路平一邊吃著包子一邊也朝所有人沖去的方向趕去。包子吃完,路平這邊又遞給子牧一根胡蘿卜。子牧接過就啃,然后就看到路平手里的蘿卜喂給了懷里的兔子。

    “呃……”子牧呆了呆,嚼在嘴里的胡蘿卜好像也有點變味了,勉強咽下去后,也沒事人一樣也喂起了懷里的兔子。

    跟前人群流動的方向,兩人終于來到了七星樓下。新人講習的安排就是在這里進行。如子牧所猜想的,來旁聽的都不只是二、三、四院的老生。七星谷內,甚至七峰門生,都有前來聽講的。七星樓外,聚集起來的何止千人,這是七星樓內任何一間課室都不可能承載的下的。所以所有人就只是聚集樓外。至于講習的人會在哪里開講,路平和子牧都不知道。他們來得比較落后,處在人群的最外圍。放眼望去一片后腦勺,根本不知道視線的重點該是哪里。

    后來問了身旁的學生,才知道該看七星樓的樓頂。只是此時那里也還沒人,講習的大能,似乎還沒有來。

    “知不知道今天誰來講啊?”子牧繼續向著身邊人打聽。

    “該瑤光峰了。上次玉衡峰來的是徒陳楚啊!瑤光峰來得人總也不能太差吧?”答話的人有點激動。講習的人若是七峰徒,這級別可著實不低了。除去七院士和呂沉風,能和七峰徒比肩的人,可是極少極少。玉衡峰來了徒陳楚,那么其他峰頭來的人,總也不能太遜。所以對于本次講習所有人期待都是前所未有的高。如此多的旁聽,倒也不是經常會有。

    “啊,我們已經錯過了一堂。”子牧有些懊惱地對路平說著。前次講習的時候,他們兩人正在瑤光峰伺候兔子。

    結果路平卻沒太理會這個,只是望著那七星樓樓頂,有些擔憂地道:“這么遠,聽得到嗎?”

    “怎么會聽不到。”子牧沒說話,那位給兩人普及的家伙倒是笑了出來,“你鳴之魄幾重啊?還擔心這個。”

    “呃……”這個問題可把路平難住了。他鳴之魄是貫通啊,他六魄都是貫通啊,可是眼下半點施展不出來啊!

    而那位說著那話時,顯然也略略感知了一下,結果一感知不要緊,馬上就又感知了一遍,然后第三遍,終于忍不住打量起路平:“你哪來的?”

    “摘風學院,路平。”路平如此介紹著自己。

    “呃……”這次輪到這位語塞了。他想表達的意思只是一個沒有魄之力的普通人,怎么可能混到這里來。結果眼前這位倒真的認真地向他報出他的來歷。摘風學院?沒聽說過,但這家伙提起這什么學院名字時候的驕傲口氣還真是讓人有點介意啊!這里是北斗學院,什么時候輪到這樣一個聽都沒聽過的無名學院秀優越了?哪來的這是?是的,這位聽著路平的回答,心里再一次生出這樣的疑惑。

    正準備再多問兩句,人群卻突然沸騰起來。七星樓頂,終于露出了一個人身影,結果就在他向所有人揮手致意時,所有人卻都疑惑起來。

    “怎么回事,不該是瑤光峰嗎?怎么是天權峰的人?”雖然來的人大家并沒有讓大家失望,但這個疑慮難免還是要有的。

    “因為之后會有點事情,所以和瑤光峰那邊交換了一下,大家應該不會太介紹吧?”七星樓頂的這位,笑著說道。

    “不介意。”所有人高呼。

    天權峰,靳齊。

    又一個七峰徒,誰還會介意?難不成還想讓七院士來給做新人講習嗎?(未完待續)

    ...
c罗2013总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