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玄幻魔法 > 天醒之路 > 第三百二十一章 點問題
    天權峰,依舊是萬家燈光一般的景象。

    各峰趕來的門生都已經離開,被轟塌過半的觀星臺變得完好如初。新人們規規整整地站在觀星臺上,飄渺神奇的星命圖飄蕩在他們的上空。每個人這時都已經在上邊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但是心情卻各不相一。

    陳久一本正經地站在新人們正對的小臺上。對于每一年的新人而言,引星入命都是極其重要,甚至可能影響到他們一生的儀式。可是今年,卻因為這么一出意外搞得十分狼狽。尤其那些被迫打斷引星入命的新人,臉上憤憤不平的神色猶在,這讓陳久也有些尷尬。

    引星入命,只能開啟一次。

    如此重要,甚至可以影響到新人一生的儀式,并不如新人所見的那么隨意。觀星臺外,就有天權峰的門生暗中守臺,禁止任何無關人等亂入;觀星臺內,有主持引星入命二十一年之久的七院士之一陳久,還有他的首徒靳齊親自坐鎮,這還有什么讓人放心不下的呢?

    但是這次……

    媽的,我怎么會知道竟然會在這時候發生星落這種事,而且還是距離北斗七星那么近的強悍命,星?

    陳久心下也有些窩火,無論怎樣,這次很多新人的引星入命被迫中斷,都要算他天權峰的嚴重失職。

    都是那個混帳小子。陳久恨恨地想著,他可以感知到路平一定和那星落有種千絲萬縷的關系,只是完全不清楚這種關系是怎么構建的而已。另外,那個小子……

    陳久在星空中細細感知了一遍。對星命圖。整個北斗學院都不會有人比他更加熟悉了。但是。一遍過去,陳久赫然發現,星命圖中,竟然沒有路平的命星。

    “老師……”靳齊這時候湊了過來提醒陳久。對完成引星入命的新人,總也是要有些話要說的,之前的“洗洗睡”一詞不過是陳久郁悶之余的隨意發揮。眼見老師站在小臺上卻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靳齊唯恐他再一次因為心煩手一揮就讓眾新人洗洗睡。

    “咳。”陳久微咳了一聲,回過神來。該主持的大局。終究還是需要他來出聲的。

    “這次的引星入命,很遺憾,發生了無法預知的意外。我們不排除這是個別人別有用心的 惡意舉動!”陳久說著,眼神凌厲,但是目光終究沒個所指,他所說的“個別人”此時并不在場。

    “對于因為意外,影響到引星入命的新人,我深表同情。”

    “但是你們也不妨想一想,這是自星命圖和引星入命被開創以來,都從未有過的意外。你們趕上了一個機會。可能是最壞的機會,也可能是最好的機會。而這一切,就要靠你們自己的勤奮和努力去改變!”

    萬籟俱靜,只有陳久的聲音在觀星臺上回蕩著。新人們有的興奮,有的茫然,有的則是愕然。陳久一旁的靳齊,有些站立不安,不自覺地就微向后退著,似乎羞與為伍。

    “引星入命,并不是修煉的全部!”陳久還在繼續他的講話,“其他三大學院沒有星命圖和引星入命的修煉方式,照樣可以造就強者,沒能完美地完成引星入命,一樣可以造就強者。就比如他!”

    陳久右手忽向旁一指,就指到了靳齊,正微向后退的靳齊嚇一跳,怎么還有自己的事呢?

    “我這首徒,資質愚魯,不堪入目。引星入命?說起來就搞笑了,在這臺上站了三天三夜,餓個半死,總算勉強找到命星完成了引星入命。但是他現在呢?四魄貫通,來,靳齊,給大家耍一手。”陳久說。

    雖是自己最敬愛的老師,但靳齊這番也實在不能忍了。道理說得都不錯,那些沒能利用好引星入命的新人,接下來也就只能如此了。但問題是自己三天澄映的異象,怎么就成了餓三天了?還要自己在這臺上露一手,當這是東都天橋嗎?

    “呵呵呵……”靳齊當然不會真去表演什么異能,只能傻笑著迎上來,“老師的意思,我想大家應該都明白了。”

    “好,明白了就好。那就散了!”陳久手一揮,這次可就真是洗洗睡了。

    新人們各懷心思,在觀星臺上散去,結果恰有一人,此時剛剛邁上了觀星臺,一見眾人在散,脫口就問了一句:“散了嗎?”

    路平!

    眼下要說還有哪個新人不認識,不知道路平,那是絕對不可能的。這個名字,怕是不幾天整個北斗學院都要傳開了。星落沒轟死他,開陽峰的郭院士帶走了他,而現在,他旁若無人就又回來了。站在石梯口,一句自然而然由心而發的“散了嗎”,簡直讓人忘了他們到這干嘛來了。

    “路平!”子牧沖了出來,一切發生得都太快,他這個原本站在路平身邊的人都沒反應過來什么,路平就已經被郭無術帶走了。

    “嗯?”路平很尋常地和子牧招呼著。

    “你沒事?”子牧沖到了路平身邊。

    “還好。”路平點點頭,雖然在陳楚他們看來用不出魄之力是出大事了,但想到這是院長的安排,路平就不以為意。

    至于其他新人,沒一個關心路平的。那些引星入命被打斷的,心中更是積蓄著恨意。若不是有陳久、靳齊在,且路平是被天陽星帶走過的人,此時殺了路平的心都有。

    各種復雜的情緒在人群中流淌著,原本就要散去的人群,居然就此止住了。所有人都開始好奇對于去而復返的路平,陳久會有個什么說法。他之前可是說過“不排除這是個別人別有用心的 惡意舉動”,這話指得是誰,大家心知肚明。

    陳久和靳齊很快從小臺上下來,來到了路平身前,只一眼……

    “你的魄之力呢?”陳久已經發現了不同尋常之處。

    “出了點問題。”路平說道。

    點問題?所有人這時都連忙感知著路平,發現他身上竟然半點魄之力的跡象都無,反應和陳楚如出一轍,對路平這不以為然的口氣,都有些驚了。

    但是同時也意識到了,眼下的路平,那就是一個普通人?

    新人中有不少人,眼神頓時變得不一樣了。

    感冒中……未完待續。。
c罗2013总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