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玄幻魔法 > 天醒之路 > 第一百四十六章 清理垃圾
    垃圾?

    滿堂皆驚!

    先不論這兩位的實力到底如何,單就他們這一身天照學院的院服,在志靈區恐怕就不會有人將“垃圾”兩字冠在他們身上。如果連大6學院風云榜上排名第三十九位的天照學院的學生都是垃圾的話,那這片大6上的垃圾未免會很多很多。

    但是許唯風,他卻很誠實地這樣認為著。在說過這句話后,他就合起了他的大筆記本,收回懷里,目光掃過圍著他的一圈學生,但卻唯獨落下了天照學院的那兩位,果然是一副對待垃圾的態度——連看都懶得看了。

    天照學院的兩位臉色鐵青,但是他們居然沒有出聲辯駁,倒是場外的人群中,這時爆出了非常愉快的笑聲。

    “哈哈哈哈。”

    溫言毫不矜持地大笑著。她本是天照學院的學生,就算現在不是了,似乎也不適合出這樣的笑聲。

    但是她在笑,無論她是不是天照學院的學生,這一刻她都會笑。

    因為她認得這兩個人,知根知底的認得,大家本都是天照學院的學生,四年同窗,不是朋友,但也不陌生。

    說是垃圾,確實有點夸張了,這兩位還沒那么差勁,否則也不至于成為夏博簡的門生。但是要說出色,那他們就更不至于了。至少在兩百人只剩十人這樣殘酷的對決中,以他們的本事,很難很難站到最后。

    但是他們做到了,只因為他們抱的一手好大腿。實力并不出眾的兩人,和道然的關系那可是極好的。

    于是在上一輪的對決中,道然一伙突施暗算重傷三位優秀的云沖門生,最終牢牢掌握住局勢后,他們兩個成了最大的受益人。

    他們本沒有這個實力,但被道然點名后,他們就成了進入次輪的十人之一。

    垃圾,溫言很同意。

    只不過許唯風所指的只是他們的實力。而溫言在介意的,是他們的品行。

    所以她笑,她大笑,她恨不得讓所有人都看看這兩個人到底是什么樣的貨色。

    其他人不知道這當中究竟,都有些摸不著頭腦,到是路平他們幾個挺清楚,也認出這兩位就是昨天跟在道然屁股后邊的人之一。他們當然責無旁貸地要站在溫言的立場這邊。

    “垃圾也要快點清理掉啊!別把他們留到最后,反而混到下一輪去了。”路平沖著許唯風喊道。

    所有人望向路平,那眼神,真是佩服地不行了。

    就在剛剛,就在上一輪,你們摘風學院的那位好像就是這樣混到下一輪去的吧?結果這才一轉眼呢。竟然就大義凜然地說起這話來了。這雙重標準玩得真是出神入化啊?

    但是許唯風聽到路平的喊聲卻回過頭來,很是恍然地說著:“你說的極有道理啊!”

    說完終于又看了天照學院的兩位一眼,卻是滿臉的嫌棄:“是誰把這樣的垃圾放進來的啊,真是拉低了整個大會的質量,決不能再讓你們混進下輪了,那樣遇到你們的人得多鬧心啊?”

    許唯風很一廂情愿地這樣認為著,可事實上對于絕大多數學生來說。遇到個弱點的對手才不鬧心,高興還來不及呢!

    但是許唯風這時已經一副要伸張正義的正直臉,準備要向那二人出手了。

    “等等等等等!”路平又在叫。

    “怎么?”許唯風的視線正好被一個垃圾的臉給擋住了,他偏了偏頭,和路平尋找視線上的接觸。

    “等他們說開始,不然耍賴怎么辦?”路平說。

    考官們頓時頓時十分惱火地瞪向路平。

    耍賴?耍什么賴!

    沒說開始就開始,這到底是誰在耍賴?這小子還真會顛倒黑白啊!

    考官們對路平的印象向著越來越惡劣的道路一去不復返了。許唯風卻沒去深究這些,只是依著路平的意思。望向了距離他最近的考官:“可以開始了嗎?”

    所有人早已經嚴陣以待。許唯風越是一副有恃無恐的模樣,他們心中的危機意識就越強,這聲開始,正是他們一直在等待的。

    “十人,留三!”

    象征著開始的一句話終于從考官口中說出,話音方落,數股魄之力就已被權力點燃。所有人。在場中的所有人,包括被許唯風視為垃圾的二位,都在第一時間施展出了他們各自掌握的戰斗異能。

    有風聲,有水聲……

    依靠駕馭魄之力所展示出的無窮變化。在這一刻以九人擅長的方式匯集著,摻雜著,頃刻間就已將許唯風吞沒。

    “不好!”

    數名考官色變。

    他們只顧得注意許唯風,甚至不惜派出了八位考官。結果卻沒想到其他九位學生在這樣謹慎森嚴的氛圍中,反倒爆出了這樣的戰斗力。九人合力這一擊,來勢之快、之猛,完全乎了他們的想象。他們只顧提防許唯風制造出危險,結果一上來卻是許唯風遭遇兇險,所有人的反應全都慢了。

    嗖嗖嗖……

    數道人影到底還是竄上,無論如何,每一位學生的安全他們都是要顧及的,也包括許唯風在內。那么哪怕這一輪的攻勢再強烈,他們頂著受一些傷,也必須將許唯風給救出。

    兩道身影先一步切近這片攻擊當中,各種魄之力制造出的異能全力向這里侵襲著,哪怕是境界更高的二人也很難受。可是當二人破開這攻勢后,卻是四目相對,你看我,我看你,就是沒有看到許唯風。

    再跟著,又兩道身影切近,又兩位考官到,八目相對,湊齊了一桌麻將。

    攻勢已停。

    每當考官出手,就是一次終結,就是一次審判,所以眾學生都沒再繼續攻擊,在考官破開他們的攻勢后就停手了。

    然后他們聽到許唯風的聲音。

    “你們干嘛?”許唯風問道。

    沖進來的四位考官猛轉頭,看到許唯風也在一旁看著他們。一左一右,兩個被他視為垃圾的天照學生不知被他用什么手法制住,就這樣毫無抵抗地被他一手一個拎著。而他還在看著幾個考官,一臉的不解。

    “到底開始了沒有?”他小心地確認了一下,挺擔心戰斗被叫停。

    考官們實在不知道說什么好,只能傻傻地點頭。

    “哦。”許唯風隨即左右手各一揚,那兩位真就像垃圾一樣被他扔出去了。

    “讓讓啊!”隨后他對考官們說著,他所期待的對決,這才要剛剛開始呢!

    但是對面七人早已經目瞪口呆,很快就有三人果斷舉手:“棄權!”
c罗2013总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