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武俠修真 > 斗戰狂潮 > 第二百六十九章 萬劍流
    “呼!呼!”沉重的喘息聲響起,此時的王重明顯連站穩腳步都已經非常吃力,可他終歸還是站住。

    “你是一個值得傾佩的對手。”普米修斯的聲音少了幾分調侃,多出一分尊重。

    說真的,之前即便他恭維王重,那一是因為環境需要,其次也是有著調侃的成分,可此時此刻,這個地球人至少證明了他確實擁有與自己一戰的力量:“如果讓你邁入實丹境,只怕還真有抗衡我的可能。”

    “……呵呵……”王重笑了,他讀得出普米修斯聲音中所包含的情緒,對方是認真的,但也正是這份兒認真,才是讓他發笑的理由:“以為你贏了嗎?”

    普米修斯閉上了嘴,目光微微一凝,如果是之前的王重說這種話,他只會覺得是句笑話,可此時此刻的王重,卻讓他感覺不到任何一絲開玩笑或者自大的成分。

    這家伙還有什么底牌不成?

    念頭才剛剛升起,前方那搖搖晃晃的身影已然出現了變化。

    只見有一道金色的光芒在他的身體脈絡中微微閃耀起來,緊跟著,已經黯淡無光、焉巴巴的能量翅膀上也出現了同樣的金光,那些金色的光芒宛若符文絲線般彌補在他的翅膀上、他的身軀上。

    一塊塊結疤的血塊從他身上脫落下來,露出一層仿佛吹彈可破的新生肌膚,而那破破爛爛、到處都是大洞的能量翅膀,破洞處卻已經被密密麻麻的金光絲線補滿。金光飛快的覆蓋了他真身表面,最后連整個翅膀都變成了金色,一股與之前截然不同的氣勢從王重的身上散發開來,原本那奄奄一息的氣息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則是一片生機勃勃、靈力泉涌!

    “這家伙是變色龍嗎?”

    “仍舊還只是虛丹的層次,有毛用?”有人驚訝,不明覺理。

    在大多數普通人的概念里,真身有且只有一個,能接觸到二階真身這種高等信息的,永遠都只是少數人。

    可有不懂的,自然也有懂的,天尊班的許多成員都已經微微色變了,而在看臺主位上,米爾希長老的臉色更是已經瞬間驟變。

    “二階真身?!”

    頂尖的真身幾乎都有二階形態,這已經是地界那幫追求頂尖極致的強者們的共識了,理論上說,只要將一個真身的潛力挖掘到極致,二階真身自然就會出現。可理論歸理論,說起來簡單,真正能做到的卻是少之又少,這是比凝結金丹更難的修行挑戰,十個金丹強者里,恐怕至少有一半都沒有研究出自己真身的二階形態。而實丹強者,更是少到極致,即便是以天尊班這些頂尖天才為例,個個都在追求真身的二階形態,想用自己最好的狀態去凝結金丹,逼發出自身最強的潛力,可真走到最后,能完成這一步的也是十不足三四。

    這可是說的天尊班最頂尖這批實丹強者,虛丹?聽都沒聽說過!或者說,以虛丹的層次,他們根本就不可能接觸到二階真身這樣的概念,更不要說成功擁有了。

    普米修斯的瞳孔劇烈的收縮著,此時的王重就宛若新生的破繭彩蝶,二階真身對靈力的增幅是無比恐怖的,比一個大境界的跨越還要更加夸張,二此時,光是王重那金色的翅膀就已經讓他感覺到了濃重的威脅和強烈的不安!對方的氣息和靈力都在飛快的飆升中,甚至已經突破到和自己近乎持平的地步!

    原本粗重的喘息聲不見了,龍氣融入后的二階形態,本身就是一個力量和真身重塑的過程,無論是身體的傷勢還是來自虛丹靈氣的傷損,此時早都已經隨著二階形態的展開而盡數恢復。

    任何人每一次真身形態的催發都是一次迅速恢復的過程,這是老王不怕受傷的原因之一,當然,更重要的還是為了適應。適應普米修斯的力量強度,只有這樣才能在更大限度的壓榨下去催發自身的潛能,否則若是一出來就用這招,力量層次只怕根本就達不到現在的地步。

    啪!

    王重手腕微微一翻,潛龍劍就仿佛一個愉悅的孩子般,飛也似的竄到了他手中。

    嗡嗡嗡~~~

    一陣讓人心悸的恐怖劍鳴隨之響起,原本在普米修斯的靈力法則下穩固無比的空間,直接就被這震顫的劍鳴聲扯動得顫抖起來。

    普米修斯只感覺這震動和之前完全不同,之前只是輕響、只是劍鳴,可此時每一次震顫,都仿佛是有人用巨錘直接在他心臟上狠狠錘擊,打得他心顫不已、連靈力的凝聚都出現些微的滯澀,手中燎原魔魄槍險些把持不住!

    竟然被一個虛丹壓制!

    轟!

    普米修斯眼中精光暴漲,真身猛然一震,正要強行破開那劍勢,卻見對方已經捏了個古怪的劍訣,潛龍劍微微一挑,劍勢已轉。

    潛龍劍上金光爆漲,有無數的劍氣在空中激蕩,化為一柄柄金色的飛劍劍氣,數以萬計,剎那間密布整個生死擂,鋒銳的劍尖統統對準了普米修斯。

    普米修斯的臉色急變,對方非但變招快,更可怕的是這滿空凝結的劍氣,看似每一道的威力都不算很強,可數量既多、且還隱成陣勢,帶給他一種絕強的壓迫感和威脅感。這怎么可能!支撐如此數以萬計的劍氣凝聚,就算是金丹大能都未必擁有如此龐大的靈力量,他區區一個虛丹……

    “劍三——萬劍流!”

    王重冷冷的聲音響起,隨即左手微微一指,潛龍劍遙射。

    唰唰唰唰唰唰……

    空中數以萬計的劍氣在頃刻間出擊,霎那間劍如雨下!普米修斯已經來不及去思考對方一個區區虛丹,憑什么擁有凝結如此眾多劍氣的靈力了,毫不遲疑的將燎原魔魄槍往身前一插,全身的靈力凝聚。

    “開!”他暴喝,一道半人高的火紅色能量盾以燎原魔魄槍為主體直接展開。

    對面沖擊的如同狂風暴雨般的劍氣瘋狂轟上,只聽得一片‘當當當當’聲響連串,成串的激蕩劍氣被那槍盾強行擋碎,崩碎的殘余劍氣四處亂射,寒光匹練,一時間竟然相持不下。

    生死擂四周所有人都看呆了,從一開始完全看不起,到慢慢覺得這地球人有點水準,再到和普米修斯有來有回,可現在竟然已經到了勢均力敵的地步?!

    這簡直無法想象,一個虛丹都能擁有和普米修斯這種天才實丹正面抗衡的能力,若是讓他更進一步還得了?只怕又是一個地界王者級的金丹要誕生了!那種王級金丹,就比如艾爾莎督主、就比如一莫長老等等,那可是遠超普通金丹強者,一個人就足以支撐半個八級文明的存在!這種人,即便是在八級文明中,一個紀元也都未必能出一個!就地界天門現在這些王級金丹,滿打滿算也不過十幾人,但這可是地界萬族在漫長歲月無盡紀元中慢慢積累出來的,畢竟金丹永恒,他們的壽命相當漫長……

    所有人都忍不住看向主臺那邊,此時別說米爾希長老的臉色變了,就算是艾爾莎督主的臉色都有些靜不下來,如果王重能做到這樣的地步,甚至,如果他今天能贏,那她就得好好考慮一下,如何安撫王重對天貝族在這次生死擂安排上的不滿了,這樣的超級天才遠遠超出之前族內對他的評估,若能培養到金丹境,說不定就能成為左右天貝族和火魔族勝負的一個重要籌碼。

    當當當當……

    場中那連串的劍氣聲不絕于耳,王重這凝聚的劍氣就仿佛無窮無盡、自然再生一般,凝聚的速度甚至超過了消耗的速度,空中的劍氣竟然越打越多,更可怕的是,對面的王重就好像完全沒有消耗似的,不停的凝聚這漫天的劍氣對他來說竟然輕松自如!

    普米修斯明白了,這是那劍招的特殊之處,只怕是融入了類似自我復制一類的逆天法則,否則要單純論力量消耗,對方這種攻擊的消耗要遠遠大過自己防御消耗的好幾倍,斷然不可能持續如此長的時間,不僅如此讓普米修斯最無法接受的是,對方的靈力中有著一種碾壓一切的霸氣和銳氣,仿佛高出他兩個層次一樣,這才是真正恐怖的地方。

    本來可以堅持很久的槍盾竟然有一種冰消雪融的趨勢,隨著一聲爆吼,普米修斯的力量源源不斷的涌入,靈力級別上他碾壓王重一百條街,絕對不可能……

    不可能……

    王重的心神凝聚在潛龍劍上,體會著人劍合一的感覺,在使出龍氣之后,整個天地都煥然一新,即便是對上火魔族的驕傲,就如同他猜測的一樣,一樣是穩穩壓制。

    劍一!

    一道金光劃破時空,瞬閃而過,普米修斯直沖九霄的靈力如同觸電一樣戛然而止。

    咔~~

    他的槍盾上出現了一絲裂痕,緊跟著,‘咔咔咔咔’聲連串響起,密布的裂痕瞬間就蔓延滿了整面槍盾,普米修斯的臉色瞬間變得慘白,整個世界都仿佛在這霎那間靜止了下來,讓他感受到了那崩潰前夕的一刻寧靜。

    他從沒有想到過自己竟然會敗在一個區區虛丹的手上,更沒有想到過是在如此萬眾矚目的場所中,如果自己一開始就全力以赴……

    可惜這世界沒有如果,悔恨的怨念才剛剛在普米修斯的腦子中升起,下一秒,槍盾破碎。

    轟!

    燎原魔魄槍再也把持不住,直接脫手而飛,無盡的劍氣失去槍盾的阻擋,宛若潮流般沖擊過來,瞬間便已將普米修斯徹底淹沒……

    恐怖的連續性劍氣足足轟了二三十秒,當空中那無盡的劍氣終于消耗光時,王重收劍而立。

    此時生死擂的地面上早已是千瘡百孔,堅固無比的超金地面彈孔密布,留下一個個如同蜂窩似的坑洼,而普米修斯則是全身血淋淋的癱軟在地上,他的左臂已經被徹底斬斷,身上幾乎找不出任何一片完好的皮膚,而原本足足四米高的通天魔神真身也已經消散,退回原本的正常人體大小,鼻子里只有出的氣、沒有進的氣了。

    敗了?普米修斯,敗在那個僅僅只是虛丹境的地球人手上了?

    全場死寂一片,無數人瞠目結舌。

    誰能想象到剛剛才完成了一個歷史級天尊任務,正如日中天的普米修斯殿下,竟然以這樣的方式倒在生死擂上?這可是生死擂,不是切磋較技的武斗場,敗,就意味著死!

    難道今天火魔族要就此損失一位未來的領袖?

    無數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王重的身上,原本只以為是一個背景配角,哪知道突然就成了主宰這生死擂一切的主人!此時的他,要普米修斯生就生,要他死就死!

    “地球人!”米爾希長老猛的站起身來,眼中的寒意直似要將生死擂上的王重吞沒,普米修斯的失敗固然是讓火魔族難以接受、顏面盡失,可如果是普米修斯今天連命都丟在這里,那火魔族的損失就不僅僅只是一些臉面問題了。

    一股頂級金丹強者的氣息從米爾希長老身上蔓延開來,籠罩全場,讓人感覺原本晴朗的天空仿佛突然間就烏云密布!他要給王重制造壓力,他要讓那個地球人不敢動手!

    可還沒等米爾希長老的氣息干擾到生死擂上的王重,一股比他更加強橫的力量卻橫插了過來,輕輕松松就已經將他壓制住。

    “米爾希長老。”艾爾莎督主的臉上洋溢著罕見的笑容,沒辦法,她實在是忍不住內心的笑意,王重的表現實在是太讓人意外、太讓人驚喜了,天貝族此前在生死擂上沒有盡全力幫王重攔下來,這必然已經讓對方心生芥蒂,現在可是補救的時候,要是再不表現表現,只怕就要將王重推到敵人那一邊了:“太久沒有回來天門,米爾希長老都已經忘了這里的規矩了嗎?”

    米爾希長老的臉色鐵青,對方輕描淡寫就壓制住他的靈力威壓,太強,甚至感覺比傳聞中更強!艾爾莎雖然還很年輕,但卻被譽為天貝族近千年來最強的王級金丹,之前很多人還不以為然,認為她太年輕,包括米爾希長老。但現在看來,別說自己曾經受過暗傷,一直都沒能恢復,即便是自己巔峰全盛時期,都未必是這女人的對手。

    “王重。”艾爾莎督主震住米爾希長老,直接對場中的王重說道:“你是這次生死戰的勝者,不用在意他人,生死擂有生死擂的規矩,任何人都無法左右你,如何處置普米修斯,生或死,只在你一言之間。”

    喬納斯激動得都快要瘋了,要不是現場太過安靜,艾爾莎督主還在說話,否則他都要忍不住狂喊出聲來。而他旁邊的莎莉絲特則是忍不住捂住了嘴。

    現場一片寧靜,只感覺世事無常,幾分鐘前普米修斯還意氣風發、王重還是所有人眼中的刀下魚肉,可短短幾分鐘時間就已經角色顛倒變換,成為他人刀下魚肉的,竟然是普米修斯。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王重的臉上,都在等待著他做出一個生死擂上勝利者的判決。

    這可不止是一個簡單的處決,現在就算是再瞎都能看得到王重身上那恐怖的潛力和未來,天貝族能將這樣的人收羅到麾下,如果真讓他順利成長到最后,說不定直接就是一個可以左右兩大文明勝負的關鍵點。可以說,在這兩大八級文明兩族的較量中,天貝族僅僅只是開始就已經占據了不小的上風,這讓許多原本還在中立站隊中搖擺不定的六七級文明代表,心中的天平已經開始向天貝族傾斜。
c罗2013总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