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武俠修真 > 斗戰狂潮 > 第二百六十三章 絕望之地
    “沒錢?”拉薇爾一聲冷笑。

    房間里的氣氛頓時就凝固了起來,冷若寒冰。

    老王和喬納斯都是巨尷尬,只能呆在原處大眼瞪小眼,這事兒只怕是不能善了了,面對天門中絕對不能招惹的存在,兩人真的沒有太多反抗的余地,尤其還是理虧的情況下。

    只見拉薇爾那冷若冰霜的目光在兩人身上掃了一個來回,緩緩開口說道:“那就用身體來還吧。”

    兩人聽這話都是一呆,喬納斯又驚又喜,一把抱住自己胳膊,一副嬌羞狀:“師姐!你………”

    “是他!”拉薇爾卻壓根兒都沒理會飛豬,直接指向王重。

    喬納斯的嬌羞狀為之一僵,老王卻是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有點目瞪口呆。

    “…………啊?”

    這下輪到老王傻眼了,好在拉薇爾師姐并沒有立刻就提出什么過分的要求,只是讓王重答應接到她的信使傳喚就必須趕來之后,擺擺手就讓兩人離開了。

    老王可不是喬納斯那種精蟲上腦的貨,能感覺得到拉薇爾似乎是別有所圖,甚至對方讓他們使用私人的煉器房本身就有別的意圖……

    這世界上怎么會有這樣的好事兒?只不過現在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回去的路上,雖然感覺那個用身體還債的人不是自己有點遺憾,但喬納斯的心情整體來說還是很不錯的。

    “老大,師姐是好人!”喬納斯在夸贊,能射爛了師姐一屋子還‘沒事兒’,這樣的師姐在天門里是真不多:“又是個大美人,你只要按照她說的做就行了,反正你也沒什么可損失的。”

    “我怎么覺得你就是為了省錢而開心呢?家族遺傳?”老王可沒有他那么好心情,幾十萬打了水漂不說,還欠了個賣身債,這都是些什么事兒……

    “嘖!老大你看你,別搞人身攻擊,更別提錢那種俗物嘛,容易傷感情!”

    老王翻了翻白眼,這頭豬是真的沒救了。

    神域巍峨,天河壯闊,文明在這里發芽生根,璀璨生長,也在這里墮入混亂的罪惡,陰謀著毀滅,而且在漫長的歲月里,這種顛覆層出不窮。

    如果說天門代表了星盟積極向上的美好一面,是秩序的代表,那么,“鏡面世界”就是星盟不足為人道的陰暗,它是秩序的影子,混亂與罪惡的封印,迷失的世界。

    這里是神域的主要監獄之一,流放著各類型的罪犯和反抗者。

    迪摩斯不屑地打量著這個新的環境,他現在置身于一間大殿當中,四周聳立著十二道巍峨的雕像,他認不出這些雕像是些什么東西,看上去是天人族的造型,統治者都是一如既往的喜歡裝逼。

    “快點,別發呆!”

    象人迪摩斯被人甩了一鞭子,他長長的鼻子堅硬的直起,這讓他幾乎就要克制不住狂暴的脾氣,但是,他的靈力才剛剛從虛丹當中升起,他就感覺到了一陣撕裂的震顫從他全身上下,每一個血管流通的地方傳來,再繼續動用靈力,他會被這股撕裂的力量化成一灘血水肉醬。

    “白癡。”

    驅趕他的獄卒發出了幸災樂禍的聲音,然后鞭子再一次甩出,這一次不再是背,而是頭上。

    迪摩斯卻只能壓抑住所有的脾氣,他低著頭繼續向前走去,目光卻落在了束在他雙手手腕的黑色咒帶之上。

    那是用棕炎草芯編織而成,帶子上面用黑化的靈血勾畫著詭奇的咒文,這些咒文無時無刻的吮吸著天地之間的咒之靈力,然后轉化成無數的細絲,它們就像是活著的寄生蟲,將咒絲刺入了他的血管之中,通過血流,進入了他身體中的每一處循環,只要他一旦動用超過限制的靈力,這些咒術的細絲,就會將他撕成血沫,這是星盟最陰毒的禁制之一,就算是天丹期的那些強人也無法抵抗。

    “該死的咒族,走狗一族。”迪摩斯咒罵道。

    這些咒帶正是咒族的拿手好戲,他們人數稀少,以至于不能稱之文明,就像是星盟的保護動物一般的存在,但他們對星盟的價值極高,甚至在某些方面,比機械族和蟲族更有價值,同時,也正因為他們的文明不成等級,在某些方面他們更受天人們的重用。

    但他們是真的擅長把人禁錮起來,迪摩斯在心里面陰狠狠地想,如果他有自由的一天,他一定會想辦法讓這些該死的咒族知道厲害!

    他明知道這是癡心妄想,但是這個環境下,這種幻想,為他帶來一種類似于復仇的快感,幾乎就讓他忽略了自己是一個重型犯的事實,原本被判角斗場的他利用一次機會,殺死了那家角斗場的主人,一個該死的晶族。

    所以,他被送到了這里,傳說中的重型監獄,鏡面世界。

    很快,他被帶到了一處場地,看上去有點像是角斗場,但是地面并不是角斗場的細砂,而是一塊塊如同玉質的翠綠石板。

    幾十個身上散發著煞氣的家伙,在這里散亂的排著隊伍,另一端,是一面巨大的鏡門,鏡面閃著五彩斑瀾的光線,一隊蟲族的獄兵正在讓這些光線變得穩定,迪摩斯知道,這就是他們要去的地方,鏡面世界,容納神域罪惡的最終監獄。

    很快,就輪到了迪摩斯進入,在鞭子的威脅下,迪摩斯屏住了呼吸,然后一頭撞向了鏡面,嘩啦一聲,就像是躍入了湖水,迪摩斯全身一涼,一種無孔不入的異樣感覺升起,鏡子波瀾的光注入他的身體,迪摩斯的象鼻蜷縮著防御,但預想中的痛苦并沒有到來,迪摩斯心中一松,他便一陣心神搖曳,瞬間,他感覺到靈魂扯動,整個人都失去了認知。

    但他并沒有暈迷,而是失去了對世界的感知與認知能力,他被空間的力量拋飛了出去。

    轟……

    眼前滿是紅光,象人好一會兒才意識到五感知覺又重新回到了他的掌控當中。

    他打量著四周,他躺在一座活火山口上,滾滾的濃煙熏著他,運氣差極了,但也幸運極了,只差一點,他就可能直接葬身于火山之中。

    濃煙帶來了火焰的灼燙,火山灰像大雪一樣落下,迪摩斯飛快的朝著山下疾奔,他感覺到他的力量在這個世界正一點一滴的得到恢復,束縛著他的棕炎草芯咒帶的力量正在一點點的消退,他看著咒帶一點點縮小,但是,迪摩斯卻皺起了眉頭,咒帶并沒有被破除,而是一點點的變成了他手腕上的一個黑色紋身,看上去就像是他在手腕上給自己紋了一對咒帶,象人意識到他并沒有擺脫束縛。

    很快,迪摩斯來到了火山之下,他試圖尋找其他人的蹤跡,進入鏡面時,所有人的位置都被打散分開來了。

    這到底是個什么樣的鬼地方?

    迪摩斯一邊努力的向前奔跑,一邊努力的弄清自己所處的狀況,無論如何,呆在一座正在噴發邊緣的活火山腳下是不明智的。

    迷蒙的天空漸漸光亮,迪摩斯卻猛地停下腳步,他嗅到了不干凈的味道,陷阱!

    轟隆,地面陡然炸開,一道血色的影子從地下沖了出來,迪摩斯猛地一躍而起,但是已經遲了,一只帶著倒爪的四趾利爪狠狠地扣住了他的腳踝之處,尖銳的倒爪已經深深的鉗進了他的肉里,一股麻麻的毒素同時從倒爪注入進來。

    “滾!”迪摩斯驚怒的大吼出聲,一拳砸下,那血色的影子竟然不閃不避,任由他的這一拳砸在頭上,迪摩斯的拳頭碰到對方,才驚覺偷襲者沒有皮膚,血色的影子,是因為他全身上下的皮膚都被剝離,鮮紅的筋肉就這么裸露在外,受到拳擊,沒有皮膚的剝皮者仿佛絲毫不為所動,只是更加死纏硬抱在迪摩斯的腿上。

    “去死!”

    迪摩斯既驚又怒,倒爪注入的毒素讓他感覺有些昏醉,不假思索,他再一次醞釀力量,猛地又是一拳下去。
c罗2013总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