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武俠修真 > 斗戰狂潮 > 第二百二十九章 一手好丹
    只有三分之一的機會嗎?而且,必須通過白骨王座的層層防御……

    這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但是,也正因為如此,所以才有去做的意義。

    艾俄洛斯深吸口氣,然后長長的吐出,他沖向了骨魔,這是他在這場決斗當中第一次發起的主動攻擊。

    也是他唯一的一次進攻機會,拔出骨劍的骨魔,讓他的一直穿射不止的骨箭停了一瞬,當艾俄洛斯沖出時,骨箭又再一次生出,但是,艾俄洛斯已經孤投一擲,他沒有再去閃避化解,而是猛然朝著地上一滾,幾只骨箭射穿了他的身體,但是并不是要害,艾俄洛斯在地面以更快的速度連滾帶沖的滑向骨魔。

    白骨的王座之上,比爾西斯如同神明,輕輕的伸出了他滿是防御之鎧的骨臂,向上微微一抬,起!

    “轟”,地面應聲炸開,白色的巨大骨刺,破開地面,狠狠地朝著艾俄洛斯刺去,而比爾西斯已經從王座之上走下,四面豎立的骨盾浮空而起,仍然保護著他的四個方向,沒有任何襲擊可以在這樣的防御之下湊效,無敵的說法也許是粉絲們的夸張,但這的確是真正的不敗防御,巨大的骨刺穿向了艾俄洛斯,除非他停下來,否則他的身體就會被這些骨刺洞穿!

    比爾西斯的骨劍已經揮出,只要艾俄洛斯速度變慢,這把劍,就能斬中他,骨劍的骨刃之上,一層薄薄的白色正在蠕動,只要輕輕的一刀,就可以將他的敵人斬殺,那是骨魔的增殖骨蟲,它們會順著最細微的傷口鉆進敵人的血肉之中,然后在他們的體內生長,直到破體而出,許多種族有著強大的外在防御,內里卻是普通得令強者感覺無聊。就像被艾俄洛斯擊敗的清道夫特魯西約,有著這樣的弱點,卻還敢在戰斗時毫無防備的張嘴進食。

    艾俄洛斯沒有減速!

    撲哧!

    一根巨大的骨刺穿進了他的腹部,然后從他的后腰穿透出來,白色的刺尖上面還帶著他的一部分臟器的碎片,艾俄洛斯微笑著,劇烈的痛苦下,無限接近死亡的陰影當中,他的視線從來沒有那么的明亮過,他帶著那根巨大的骨刺沖到了比爾西斯的跟前,白骨王座的四面骨盾自動的擋了上來,比爾西斯又揮出了他的骨箭,他幾乎以為這場比賽就要結束了。

    但是另一個艾俄洛斯突然出現在了他的身后,他的身上閃爍著七彩的光暈。

    扎力羅晃張大了嘴,“閃電分身!”

    白銀之心功法中的高端戰技,泰坦可以通過操縱閃電的力量,瞬間制造出一個強大的閃電分身。

    在扎力看來,這是艾俄洛斯絕對復制不了的招術,因為只有得到至尊天神祝福的泰坦一族才可以控制的。

    但艾俄洛斯竟然做到了,他釋放的力量不是閃電,而是他體內的戰能!

    比爾西斯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前方的艾俄洛斯的身上,雖然他立刻反應了過來,骨鎧上面爆發性的生長出可怕的黑色骨刺,但是艾俄洛斯的七彩光暈分身的動作更快,目標直指比爾西斯的下腹,那里的波動,控制著所有的白骨,那里才是這個恐怖白骨堡壘的要害和核心。

    作為一個地球人,從來不信有完美一說,只要沒有脫離這個世界,沒有脫離法則,越是強大的戰力要害就會越明顯,尤其是這種天然種族!

    金色的拳印猛地轟進了骨鎧之中,經過緩沖而衰退了一半的力量仍然有著足夠的殺傷,侵入骨魔的骨鎧中時,骨魔的靈魂發出了驚恐的尖嘯,強大的外殼之內,卻是最脆弱的靈魂。

    一道幽白的魂體驚惶的遁入空中,隨即,轟隆巨響,龐大的白骨王座像是被推倒了的積木一般散落開來。

    比爾西斯逃了?

    全場安靜得可以聽見風吹著細沙的聲音。

    許久,地上的白骨王座并沒有重整的跡象。

    他真的逃了!

    “艾俄洛斯!”一個孤獨的聲音,顫抖著磕磕絆絆的叫響起來。

    隨即,就像是靜音的開關被松了開來,海嘯般的嘲鳴聲在環形的競技場中回蕩起來,他們吼著勝利者的名字——“艾俄洛斯!”

    扎力沖了出來,他飛快的撐扶住了艾俄洛斯,看著還穿刺在他腹部的巨大骨刺,他拉著他沖進了走廊。

    “醫生!”

    他的怒吼,讓燭魔站得筆直,使女們立刻圍了上來,她們慘白著臉,然后開始細微的吟唱,治愈的力量從她們溫柔的手上化成翠色的光點落在艾俄洛斯的身上。

    “不能拔。”

    最年長的使女攔住了想要拔出那根巨大骨刺的扎力,“骨魔的骨,是一種詛咒,一旦拔出來,靈魂就會離開身體。”

    “不拔就不會死嗎?!”

    扎力怒吼道,但他知道使女沒有說謊,他轉過頭,看著刺尖上面已經漸漸變成腥黑色的血跡,他頭上的閃電就發出噼叭的怒鳴,“醫生怎么還沒有來?”

    燭魔這時才搖了搖頭,“很遺憾,沒有醫生可以治療骨魔之骨造成的詛咒之傷,他已經死了。”

    扎力伸手抓住了燭魔的喉嚨,這個只因為服侍人而被制造出來可憐蟲并沒有發出求饒的聲音,他的臉色甚至都沒有痛苦的表情,扎力知道,那是機械族在制造他們時,割除了他們一部分大腦和神經,讓他們雖然可以感覺到疼痛,卻無法從精神上體會到疼痛所帶來的負面情緒。

    扎力松開了手,看著燭魔帶著真心微笑咳嗽的模樣,感覺無比的可悲,他又撲到了艾俄洛斯的身前。

    艾俄洛斯的呼吸已經停止了,很快,他的心跳就會停頓,然后全身的器官都會衰竭,最后才會輪到他已經休克了的大腦。

    該死的骨魔!扎力低聲的詛咒著,但是毫無辦法。

    就在這時,一個輕輕的聲音傳了進來,“讓我來吧。”

    扎力抬起頭,一個風情萬種的妖精站在那里,雪白的臉蛋上,一雙美眸還帶著晶瑩的閃爍。

    溫蒂妮!

    扎力立刻讓了開來,一言不發的看著她。

    溫蒂妮的手輕輕的撫過了艾俄洛斯的臉上,一道妖精的契約落在他的唇上,那是一個古樸而邪魅的符號,力量在上面流轉,明明是看得見它,腦子里面卻怎么也記不住這個符號是什么樣子,這是一個無法被記住的符文,只存在于妖精的契約之中,這是妖精的密法。

    溫蒂妮看著這個代表著妖精生死的符文,她深深的吸了口氣,然后她張開了嘴唇,對著艾俄洛斯的唇上吻去,唇緊貼著唇,她毫不在意四周其他人的注視,讓這個吻漸漸變得激烈,升華。

    她將她的生命與他共享,她將她的魂血與他療傷,他們之間,不再有隔閡,妖精的契約,將他們緊緊的連在了一起。

    走廊的遠處,看著這一幕的佐伊娜用力的捂住了嘴,她的眼中全是對未來的驚懼。

    完了……這個結果,比她愛上那個人類還要更加恐怖,這是違背妖精異族的鐵律,這是背叛!

    剩下的十九份補元丹材料,除了煉制第二份時因為心態過于放松而失敗,此后便全都是一次過關。

    經驗、手法在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提升著,馬不停蹄的足足五天時間中,妮妮就沒見老王同樣的錯誤犯過兩次!那種超強的糾錯能力、總結能力,簡直就像是一臺精密的儀器!

    同時還有著智慧生命才擁有的創造力和想象力以及靈感,就算是本身對主人評價已經很高的妮妮,都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的在心里給老王重新定義。

    能第一次煉丹就成丹已經是足夠牛了,竟然還連著成了十八爐!而且還能保證高質量的成色,這樣的成丹率簡直就是匪夷所思。要知道,就算是一個正宗的七品丹師,煉制九品丹的成丹率大概也就只是這樣而已了,這竟然才只是主人第一次煉丹……

    能有如此超高成功率的丹師,絕對九品之上了。

    主人這可不止是什么天才而已,這完全就是那種專門為了煉丹而生的妖孽!什么當年的貝族啊,都不要拿來比!

    提升的水準,越發嫻熟的技巧,丹藥的成色也是在穩定提升中,已經基本能將靈丹的成色穩定在七成至九成之間,只是十成藥效的完美丹藥始終不得,拿妮妮的話來說,那種事兒不僅只是看手段,還要看運氣、還得天公作美,完美不是那么容易的,可遇而不可求。

    當然,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兒,妮妮的評價并不能讓老王膨脹。

    成丹率如此之高,甚至超過了很多非常有經驗的丹師,并不完全是自己牛逼,還得益于兩個方面。

    其一是莎莉絲特的丹方,更加成熟簡化的步驟,更完美的輔藥搭配,這讓原本就只是入門級的補元丹,煉制起來變得更加容易,同時最大程度的減少了增加風險的東西,少走很多彎路。這世間同樣的丹藥有無數種丹方,可但凡是貝族出品的,絕對都是其中最好的精品。

    其二則是得益于自己的藥材……經過碎片世界的培育和補充,自己用以煉制補元丹的這些靈藥都算得上是極佳的頂級珍品,坦白說,用來煉制補元丹無疑是奢侈浪費的。

    至于老王自己,從小就善于思考,更多的時間都是用于體會和感知,所以反而渡過了丹師最重要的一步。

    頂級的丹方、頂級的靈藥、頂級的助手,上好的丹爐,再加上煉制的也只是初級的靈丹,這些才是自己輕松成丹的保障,老王可并沒有覺得真的就全是自己的功勞,更沒覺得丹道真的就是如此容易。

    十九爐丹,每爐的產量并不固定,最后產出的補元丹統計下來總共有三百二十顆,接連五天煉制,靈力需要隨時補充,老王也是邊煉邊吃,原本只是看作為一個正常消耗,可意外的是,每次靈力耗空、再用補元丹補充之后,老王都能感覺到自己許久停滯不前的靈力開始突破極限、再次提升,而且這個提升的速度還并不慢。

    補元丹并不僅僅只是用以補充靈力所用的,對于筑基境的修行者來說,它本身也是一種很強大的補藥,能刺激靈海,只是,靈海雖然不停增強,卻始終沒有成丹的跡象,即便一直在煉制過程中去感受凝丹的細節,也體會到一些東西,可這種事兒顯然不是一蹴而就的,一句話,積累還不夠,感悟還不深。

    王重也不著急,一來凝丹感已經在能慢慢的接觸到,二來能感受到靈力上的實際進步就是最大的成功,先站穩腳跟,不停的提升靈力,能打就能生存、能生存就有機會,這次煉制的這批補元丹,只怕有大半還是得吞進自己的肚子里。自己的根基太弱了,追求的又太多,但凡是能有任何提升的機會,都絕對不能錯過。

    此外,操控爐火時那種細致入微的調控,以及左手爐耳右手操作布藥、掌控等等一心二用的細節,這些可都是實實在在的修行,感覺最明顯的就是自己對吞天法的掌控在迅速提升,神化細胞掌控起來更容易了,加上補元丹不斷刺激敲破靈海的極限,使用吞天法時對天地靈力的汲取速度也在增快。

    五天的煉丹過程,不止是最后得到剩下的那兩百多顆補元丹,其他每一個細微處,滿滿的全都是收獲,讓老王疲憊不堪的同時也是滿足無比。就是最后結賬的時候有點傻眼。

    五天的丹房租用,正算就是五千銀星,就算那六眼妖如約給老王打了個九折,那也是四千五。這都算了,畢竟心里早就有數,但在計算之外的是火晶石的消耗,老王在丹房里煉的時候也沒細算,不斷的成功也是讓老王‘膨脹’,五十銀星一顆的低等火晶石,用起來居然不感覺心疼,完全沒有在意,可到了結賬時一算……

    三十二顆……平均每爐丹消耗一顆半火晶石,這還是老王后面幾天對丹火掌控趨于成熟之后壓制的成本,剛開始那幾爐,不到四個小時的煉制過程,幾乎都要兩三顆火晶石才勉強夠用,控火技術的不成熟、對煉制補元丹的不太熟悉,是造成火能浪費的主要原因。而到了最后,三個小時不到基本就能成丹,更多的時間都是消耗在等待丹爐回溫、處理藥材等等上面……

    最后總共算下來,六千一百銀星!

    自己來天門時帶了一千,之前莎娜里借了五百,老牛剛好又給了五千,也就是王重最近這段時間在天門樣樣節省,連吃喝大多都是蹭喬納斯的飯碗,否則今天只怕還結不了帳……

    煉丹,果然是有錢人的游戲,五天而已,六千多銀星就不翼而飛,這還沒算準備的那些藥材錢、沒算自己煉制過程中為了補充靈力而吞掉的那些補元丹呢!

    付錢的時候老王也是忍不住咽了口唾沫,這還好是自己煉丹煉成了,懷里揣著那兩百多顆補元丹可是非常值錢,否則要是丹沒煉成,直接就這樣扔了上萬銀星,老王估摸著自己的煉丹路大概也就得暫時畫上一個不情不愿的句號了。

    難怪說丹師難以培養,除非是那種超級勢力,除非是認準了你是個煉丹的人才,否則普通小門小派的根本就玩不起啊,連嘗試的資格都沒有。畢竟一個正常的普通丹師培養,就算有天賦有師傅,沒有個百八十爐的開爐經驗,想成丹基本都屬于是做夢型。這還是指像云霧宗那種成熟的丹藥宗派,要像天寶街海爺跟的那種無名流派,成丹前先炸他個幾百上千爐都絕對是正常概率。

    和老王膩了五天的妮妮回精靈花園了,這幾天前半段時她還在不停的細心指導,到后面基本就沒她的事兒了,主人的學習能力太恐怖了,補元丹煉熟了之后幾乎就不怎么再犯錯,妮妮干得更多的還是和老王膩一起,幫他擦擦汗、替他加加油,然后大功告成后抱抱摩擦之類。離開的時候居然也沒有糾結,老王明顯看到這妮子回精靈花園時,那眼睛都是綠的,滿臉迫不及待的興奮樣,顯然早都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去和她那些小姐妹吹牛逼了。

    老王對此也是無語,被譽為神域第一的元素精靈信使居然還有這樣的惡趣味,而且貌似這種毛病不是只有妮妮一個人有,上次去契約妮妮的時候,精靈花園里那一大幫子可全都是一個德行啊!

    這看來是遺傳,種族趣味,攀比之風無比盛行,真是難為神域里其他那些把元素精靈想象成各種賢良淑德、完美形象的心態了。

    “老大,五天不見,十分想念!你看我想你想得都瘦了!”

    一回到蘑菇屋,喬納斯就飛撲了過來,呱呱亂叫,他倒是相當知趣,沒有問老王煉丹的事兒。第一次煉丹嘛,又只煉了五天,還只準備了二十份藥材,煉一堆煤灰回來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兒了,白白耗費一大堆藥材外加昂貴的丹藥房租聘費用,老大肯定心頭不爽,何必去揭人家的傷疤呢?當然,喬納斯內心的真實想法其實是很想問結果的,作為一個標準的八卦黨外加好奇寶寶,能讓喬納斯把好奇憋回肚子里的,也就只有老王的拳頭了。
c罗2013总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