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武俠修真 > 斗戰狂潮 > 第二百二十三章 精靈之威
    火巖族可是標準的六級文明,宗門里出過好幾位天門門徒,連現任的宗主也是天門修武堂出身。天門序列,對一些沒進入過那圈子的人來說或許神秘強大,不敢招惹,可對火巖族來說,他們卻是很了解里面的門道,一個地球人,不見得是好事兒。

    原本還在議論紛紛的天寶街頓時就安靜了下來,原以為萬事兒抬出天門序列的王重就可以了,可沒想到人家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執法隊……”瑪格索硬著頭皮,可話才剛剛開口就已經被對方掐滅。

    “怎么,需要我們重演一次蠡陰宗和你們天寶街的把戲嗎?”火巖頭領不屑一顧,冷冰冰的說道:“我丑話說在前面,這事兒咱們要是私下解決,一個月一千銀星咱們照舊。可要是你們非逼我和你們玩幾場執法游戲,那可就遠遠不是這個數了,畢竟我的時間可是很寶貴的。”

    所謂執法游戲,就是鉆制度的空子,就像之前蠡陰宗對付天寶街那樣,要么是找替死鬼干掉你們中一些領頭的,還不服就依次殺下去,拿些手下嘍啰的命來換命,看你們能撐多久。要么就是找些人把街頭街尾一堵,你天寶街做不了生意,執法隊也不會去管人家自由的站在大街上,律法中就沒有這一條執法規矩。一句話,這種宗門勢力真要想和一堆普通商販玩,那你是肯定玩不過的。

    不是星盟沒辦法制定更完善的律法去限制這種情況,說白了,星盟默認各大勢力劃地成圈,其實就是默認了這樣的規則存在,有什么樣的實力你占什么樣的地盤,這是星盟之外的另一層剝削,畢竟主持星盟的高等文明吃了肉,總得給其他文明一點湯喝吧,不然早都造反了。這種事兒要想指望執法隊,在懂規矩的勢力面前,那根本就是扯淡。

    整條街此時都安靜下來,從老王崛起到離開,這才只過了幾個月沒沉重剝削負擔的好日子,沒想到這么快就要回到老套路,而且這火巖族明顯更狠,一個月一千銀星?那可是一個月十萬星幣,要天寶街這幾百戶商販平攤,簡直比九荒道還黑!

    “索爺!”

    “索爺干他!”

    寧靜的街道中,終于有人忍不住大聲喊道,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瑪格索,王重不在,天寶街也就只有指望他了。

    “那就按規矩來吧!”

    老索倒是不含糊,雖然能感知到自己和那火巖頭領之間存在實力的差距,但逃跑可不是他的風格,此時二話不說,身上靈氣猛然一散,真身爆漲,體型迅速膨脹,同時一把將前面被烤得快要焦了的老牛扯到了后面。

    他是打定主意要大干一場,只要打斗的動靜足夠大,很快就會引來執法隊的人,雖說只是暫時逃過一劫,那也只能先走一步算一步。

    可他的動作快,火巖頭領的動作卻更快。

    火法——千豪焰之術!

    他大嘴一張,一團無比凝聚的火球如同一顆彗星般噴射而出,根本沒有任何閃避的空間和機會,轟的一聲便狠狠轟在瑪格索的胸口。

    砰!

    這火球來得太快,瑪格索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瞬間就被沖中!

    強悍的鱷皮防御此時還未完全成型,在這火球的攻擊下根本就還沒能生起半點抵抗之力就已經被徹底瓦解,巨大的沖擊力更是將他直接沖得飛射而起,真身只在瞬間就被打散,整個人被那火球推著朝后狂栽數百米,沿途留下一條又焦又黑、又寬又長的燒焦痕跡!

    ‘噗’!

    索爺直接幾口血就噴了出來,耗盡那火球之力,跪在地上爬不起身來,總算是皮糙肉厚,沒被秒殺,但身上那種燒烤味兒已經讓他沒有再戰的想法,在神域,最低的是武力,上一層的是法則之力,雷法之力,火法之力,而這是只有極少數種族才能掌握的,如果對方沒有火法之力,他絕對五五開,但現在就是零十了。

    四周的人則更是早已經全都看呆了。

    被他們視為依仗的瑪格索竟然被一招秒,要知道,瑪格索雖然不算什么虛丹境里的高手,可好歹也是凝丹超過五十年,是有一定戰力的,面對陰蛟那樣剛剛邁入虛丹的天才都能一戰。

    “索爺索爺!”

    “執法隊!執法隊在哪里!通知執法隊,有人當街斗毆鬧事!”

    “才走一個蠡陰宗,又來?還給不給人活路了?去告他們!”

    瑪格索不是一合之敵,可街上那些商販也不是嚇大的,在他們眼里,這些火巖人和之前的蠡陰宗似乎也沒什么區別,而且瑪格索在這條街的名聲不錯,很受尊重,此時回過神來,當即就有不少人沖動的站了出來,緩過勁兒來的老牛更是沖在最前面,過去護住瑪格索。

    “不知死活。”看著對面被人扶著的瑪格索,以及這滿街鬧嚷嚷的人群,火巖頭領冷笑道:“看來不給你們一點教訓,你們是不會老實的了。”

    他左手微微一揚,一個火團已經在他掌心中凝聚,眼睛直接看向旁邊一棟剛剛新修起來的三層小樓,新嶄嶄的,又相對這天寶街其他平房較高:“給你們看個煙花!”

    “不要啊大哥!”不同于其他人的義憤填膺,一個蛤蟆樣的妖族看到火巖首領看準的目標,都快崩潰了,痛哭流涕,上次陰蛟他們打架,打壞的就是他家的樓,這剛剛才修好,又來?那位置的風水到底是有多壞?

    火巖首領哪會管他,此時那火球已經凝形,只見火巖頭領手指微一屈彈。

    噌!

    火光射過,剛修好的新小樓瞬間炸開,火光沖天,宛若一道燦爛的煙火。

    噼里啪啦……

    一言不合就直接燒房子,毫不拖泥帶水、甚至毫不猶豫,這可比蠡陰宗父子當初的手段要激烈得多,瞧那架勢,要是眾人還敢鬧,只怕他敢把整條街都給燒光,甚至當街殺人。

    原本還有些沖動的人群也是被生生嚇得安靜下來,沒人敢在這個時候做出頭鳥,整條街上只有那小樓著火時燃燒的噼啪聲,火巖首領的聲音冷冷的傳遍全場:“我和蠡陰宗可不一樣,我沒什么耐心,也不介意給你們來點更暴力的東西,機會只有一次,你們……”

    話音未落,突見得一片巨大的水幕從空中當空而下,非但將那燃燒的小樓瞬間澆滅,連同火巖首領身后那些火焰巖人,一個個都被淋得慘叫,這可不是普通的水,帶有濃郁的靈氣,且靈力層次很高,遠遠不是那些普通火巖人所能抗衡,身上的火焰被瞬間撲滅,冒出恐怖的白色蒸汽,慘叫連天。

    這變化來的太快,剛才還滿街憤慨的表情,瞬間就變得有點呆滯,不知道又是哪位大神駕到。

    “是誰?報上名來!”火巖首領臉色非常難看,能瞬間調動這么龐大水元素靈力的,難道是天貝族?

    在神域,雷法和火法之力,還是有些種族擁有天然親和的,但是水法之力比較罕見,最著名的就是天貝族。

    “呸!就憑你也配問本小姐名字?”一個嬌氣中帶著幾分無禮和憤怒的聲音在空中炸響,聲音雖然不算大,可卻有著一股無比的靈韻,就算是站在街尾處的人都能聽個一清二楚。

    一種讓人感覺心曠神怡的柔和從天而降,剛剛還因為火巖人的扎堆兒出現而顯得熱浪騰騰的大街,此時瞬間就變得清涼舒爽了不少,而與此同時,一個嬌小但卻無比耀眼的身影出現在空中。

    她渾身都散發著柔和的如同水紋般的光芒,神圣潔凈、不染塵埃。俊美精致得如同仙子般的五官,凹凸玲瓏猶如魔鬼般的身材,配上兩對透明的薄翼以及那個傲嬌的表情……

    “元、元素精靈?!”

    整條街的人瞬間就都有點傻了。

    自己看到了什么?竟然看到了一個元素精靈!這可是傳說中的物種,雖然只是作為信使的身份出現,可任誰都知道那是站在信使金字塔最頂點的存在,沒有之一!能操控元素精靈的人,要么是地界的大擎、要么就是高等文明的一代天驕,那樣的存在對天寶街這些人來說,永遠都是只活在書中或者傳說中的。

    “哼哼哼,誰敢在我主人的地盤上打架?!還敢放火?找死嗎?!”

    妮妮那水汪汪的大眼睛此時可沒有半點溫柔可言,透著一股子狠勁,怒氣沖沖的看著那個火巖人頭領。這家伙有點本事,被自己的天霖之露沖了一遍,身上的火焰都沒有熄滅,看來需要給他來點更狠的!

    主人?誰是這元素精靈的主人?等等,這是她主人的地盤……

    街上其他人還沒回過神來,就連老牛和瑪格索都還愣著呢,那邊的火巖頭領卻已經第一時間換上了一副超級恭敬的笑臉。

    他是拿人錢財與人消災,過來弄天寶街只是有人出錢而已,還真當他看得上那一個月一千銀星的保護費?而且來之前,那邊的資料給的很詳細,一個有著虛丹戰斗力的低等文明筑基境,一個天生虛丹卻沒有正經修煉過的妖族,

    對方的身份不低,火巖頭領顯然十分信任對方給出的資料,這樣的兩個貨色在他眼里顯然都是軟柿子。

    可現在你是在和我開什么國際玩笑!能被元素精靈奉為主人的恐怖存在,你讓我來搶人家的地盤?別說人家的主人了,就這個水元素精靈,天生克制自己,火巖頭領看到都只有挨打的份兒。

    “誤會!都是誤會!”火巖頭領笑得就像一朵花,盡管那巖石臉根本就很難拼湊出花的形狀來:“剛才和瑪格索兄弟小小切磋了一下,沒有收住手,絕對不是在搗亂放火,在那位大人的地盤上,誰敢亂來?我火巖族第一個就不能答應!”

    他不敢確定這元素精靈的主人到底是誰,那個瑪格索?肯定不可能?那個在天門里的王重?別扯淡了,一個低等文明的筑基境而已,只怕這條街還另有高人……于是只能說‘那位大人’,含糊帶過。他倒是想直接拉個手下頂罪來著,可自己干的事兒,這滿街人都看在眼里呢,那樣肯定是糊弄不過去的。

    不過話倒是說的大義凜然,妮妮的怒氣總算稍稍平復了一點,可這妮子是什么人?真要當她好糊弄那就大錯特錯了。

    “然后呢?”她惡狠狠的盯著那火巖頭領。

    “當然要賠償!”火巖頭領義正言辭的說道:“雖然只是切磋,可意外打傷了瑪格索兄弟,這讓我心里十分難受,瑪格索兄弟的醫藥費我包了,需要什么靈藥盡管說!我再給瑪格索兄弟奉上銀星一萬,受這么重的傷,不吃點好的補補身子,我這心里怎么過意得去!”

    滿街瞠目結舌,看著這火巖頭領前倨后恭的表演,這變臉變得之快之自然,也是沒誰了,妮妮都懶得看他,直接又指向街邊那些被燒壞的房屋。

    “賠!全部都要賠!不但要賠樓,還有誤工費、精神損失什么的也得算上。”火巖頭領豪邁的說道:“要算仔細了,我們修行者啊,隨便一點小事,可對普通人來說就是身家性命的大事兒,絕對不能馬虎!”

    妮妮一聲冷哼,目光繼續轉移,看向那邊那些被她的天霖之露淋過之后還在慘叫的火巖人們。

    火巖頭領頓時就頭都大了,惡狠狠的轉頭盯著那些手下,厲聲喝到:“能讓仙子幫你們沖個涼,那是你們天大的福氣,一個個的鬼哭狼嚎什么?有沒有公德心,還堵在那里,街坊們都不用做生意的嗎?!滾滾滾,全部都給我馬上滾!”

    天寶街寧靜了,從這元素精靈出現那一瞬間的驚艷起,到后面火巖頭領的神轉變,所有人的腦回路就一直沒能跟上節奏,簡直就是神反轉,天大的禍事瞬間化為無形……等等,主人的地盤?天寶街這么大點地兒,來來去去就那么幾個人大家相互都熟悉得很,可沒聽說誰又元素精靈這樣的超級信使。

    這小可愛、小天使不會是轉懵頭找錯地方、認錯路了吧?

    不能說破,不能說穿!起碼現在是鎮住那個火巖首領了,就讓這個美麗的誤會延續到結束好了,所有人都是心生默契的閉口不語。

    可等到那火巖首領留下滿地的賠償灰溜溜的跑開,老牛等人圍上來正準備好心提醒這小迷糊是不是弄錯了的時候,妮妮一句話就讓所有人都石化了。

    “我主人,王重,讓我來送個信。誰是老牛!”妮妮揚著手里的信封,完全沒有半點低調的意思,大搖大擺的在人群中就嚷開了。

    王、王重?主人?元素精靈?

    滿街石化中的人瞬間就明白了,原來這可不是什么美麗的誤會,而是牛逼大發了啊!

    老牛紅著臉、憋著勁兒,身子都在顫抖,被人推攘著走到妮妮身旁,一邊的瑪格索則更是有點感慨。

    又被王重救了……不過,都記得王重好像是揣著一千銀星去的天門吧?那點錢,就能買得起元素精靈當信使?老牛和瑪格索就算再也沒有見識,也知道這肯定是不可能的事兒,果然,王重這樣的人物,在天寶街的時候就不是他們所能揣度的異類,讓他們開始有了未來前途不可限量的感覺。可也沒想到才短短一個月,就已經感覺到距離已經越來越遠了。

    把信遞到老牛的手里,妮妮的任務就算完成了,她可不是還要把藥材送回去的搬運工,只是負責送信而已。

    盡管老王有說過老牛和天寶街眾人都是他的好朋友,讓妮妮不要無禮,可這妮子最多也就是不對他們‘無禮’而已,要讓她開口和這群人說話聊天套套近乎什么的,那可就是強人所難了。

    信一遞過手,妮妮沖老牛微微點了點頭,直接就轉身,兩扇薄翅微微一振,眨眼間就已經從天寶街消失無蹤。

    等這震懾全場的存在離開,那滿街的死寂才緩緩回溫。

    “元、元素精靈啊,我的天,我竟然親眼見到一只……”

    “哇,難道進了天門就可以收元素精靈?”

    “你懂個屁!那是我們重爺夠牛逼!換個人你試試?不給你打出屎來!”

    “就是!剛才那個什么火巖人頭領,你看他看到元素精靈時那副傻樣,差點嚇尿!”

    “重爺簡直無敵了!”

    四周飛快的就已經陷入了熱議和瘋狂,王重越牛逼,他們越安穩,平時想吹都找不到地方和事兒來吹呢,何況是現在看到了元素精靈,還認王重為主人,哪有不激動瘋狂、胡吹海吹的道理?

    “大家安靜!安靜!”老牛也是有點激動,剛才直接就在人群中拆開信封看了一遍,等醒過神來想要藏著已經遲了,好在信里倒是并沒有什么隱秘的話題,反倒有王重對天寶街街坊的幾句問候話:“重爺在信里讓我代他向街坊們問好!”

    剛剛安靜下來的人群瞬間就尿了。

    瞧瞧,這就是重爺,這就是交情!你幾時見過那些高高在上的保護者,向被保護者問好的?

    “重爺真性情中人,竟然百忙中還記得我等!”有人激動得痛哭。

    “上次是哪個傻逼在街上說重爺走了之后就人走茶涼的?給老子滾出來!老子兩巴掌煽死你!”

    四周瞬間群情激動,各種歌功頌德、阿諛之詞不絕于耳,只因為老王信里隨口的一句問候,整條街都徹底的沸騰了起來。

    信里交代的其他事兒,老牛就沒有四處宣揚了,雖說給王重湊丹藥材料是整條街的事兒,那是當初大家簽訂保護合同時的附加條款,可瑪格索剛剛才拿到一萬銀星的賠償,都沒往懷里揣,直接就扔給了老牛,應付王重要買的那些九品丹材料已經足夠,倒是不用再麻煩街坊們慢慢去湊了。
c罗2013总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