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武俠修真 > 斗戰狂潮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強者恒強
    拍賣師哈哈一笑:“起價五百星幣,好了,現在開始……”

    此時的卡洛琳渾身瑟瑟發抖,眼中早已是抑制不住的絕望。

    來到神域塊兩年了,曾經高高在上的天之驕女早已放下自尊,她想過自殺,活著并不是怕死,而是她內心的最后的傲氣,就算死也不能這么白死,自殺是最懦弱的表現。

    在這邊兩年時間,卡洛琳太清楚奴隸市場是個什么樣的地方了,而現在在奴隸販子的管控下,根本就連自殺的機會都沒有,此時臺下那些長相稀奇古怪的惡心異族,竟然對著自己流出濃濃的粘液,露出那種天然的交配興趣,讓卡洛琳惡心,想吐,可更多的卻是絕望和懊悔。

    自己完了,星盟不是天堂,至少對圣城的人類來說,絕對不是,她有些痛苦的閉上眼睛,或許能早一步結束自己就不用受這個侮辱了。

    “我出一千星幣!”

    在臺下那無數興奮鬧雜的起哄聲中,一個異常不合群的聲音十分刺耳,可卡洛琳竟然感覺這聲音有點熟悉,而那聲音喊的話,更是讓她又驚又喜,猛然睜眼。

    鬧哄哄的大廳里頓時安靜下來,都在看著這個傻逼,剛剛一出500的價格,幾乎所有人都打退堂鼓了,這不過就是100左右的玩具,500簡直是開玩笑。

    而卡洛琳則如遭雷擊,從被抓到現在,她一滴淚都沒有掉過,可是這一刻淚水無法控制的落下,這個聲音她死都不會忘記……王重。

    曾幾何時,她還是聯邦至高無上的存在,那個天京小城,那個重力室,那個有點愣頭青的學生……那個喜歡她,卻被她的野心錯過的人……

    曾幾何時,進入星盟的眾人都覺得沒有王重,他們一樣可以帶領地球闖出一番天地,但是卡洛琳看到曾經熟悉的人一個個從失望到絕望。

    他來了。

    下一刻,卡洛琳才反應過來,不能讓她看到自己這樣羞恥的……剛剛轉過頭的卡洛琳,立刻被狼妖搬過來臉,“老板,好眼光,1000,還有人出更高的價格嗎,我說過,這是最好的貨色,走過路過不能錯過!”

    無論發生過什么,王重都不能看著卡洛琳以最受辱的方式死去,先買過來再說,實在不行用碎片世界交換。

    剛準備開口,一股巨大的壓力襲來,還沒來得及反應,腦袋就是遭受一擊重錘直接昏死過去,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的大黑牛扛起王重,“剛才不作數,這是我的奴隸,一個神經病,奶奶的,巴斯,這種軟不唧唧的貨色,我最多給50個!”

    狼妖巴斯臉色懊惱,他當然知道剛才那蠢貨肯定沒錢,頂多就是救族人,只是將計就計抬高價格而已。

    “老牛,看好你的奴隸,懶得和你計較,不買就滾蛋!”狼妖沒好氣的說道,老牛聳聳肩,扛著王重就走了,其他人也笑著指指點點。

    “50個,不能再多了,賣就買,不賣我們就走了!”有人喊道。

    巴斯苦著個臉,50肯定不行,他進貨就200,被坑了,奶奶的,賤賣肯定不行,先壓著吧,總能找到接盤俠。

    無限流淌的天河,連通著天地兩界,垂直落下的天河水,最終化作數百條龍飛鳳舞的河道,濃郁的靈力留在了以天河為中心的內環地帶,但無數隨著天河從天界落下的廢棄材料,通過數十條分支,流向了地界的各個角落。

    沿河的流域,充沛的靈力雖然沒有天河內環那么濃郁,但大體上達到了中環與外環之間的水準,在某些靈力節點上,特殊的時間或特殊環境下,靈力可以暴增達到天河內環的水平。

    兩河湖界,是一個比較特殊的區域,兩條湍急的天河分流在這里交匯,形成一個巨大的湖泊,每隔三十天一次,總共為期七天的兩河汛期,讓兩河交匯的一片沖集區域的靈力可以暴漲到接近天河內環的水準。

    無論是多強力量,哪怕是筑基期,天河都是致命的,這美麗的蘊含著數不盡能量的天河之中帶著渴望和噩夢,過于靠近都會致命,而直接接觸天河,哪怕是這樣的弱化不知多少倍的直流,依然像是把手伸入幾千度的鐵水一樣,瞬間化為烏有。

    但是宇宙遵循平衡,在天河周圍,被天河浸潤的而變質的河沙則成為地界最有價值的物質之一,可以用于煉丹、煉器等等用法,當然提取能量塊,乃至作為星石的材料之一。

    所以但凡天河附近的地方,各大文明各種勢力的爭奪都非常慘烈,原則是由地界的文明聯盟統一管理,但實際上很多區域都是潛規則形成,還是看拳頭,只不過最終上供給“地盟總會”罷了,畢竟強者占據內環,總要給其他低等文明一口吃的,這也是平衡。

    雙河區,就坐落在靈汛區域之上,十二個6級文明組成的聯合會,管理著這里,在這樣的地段,很少有文明可以獨占的。

    維持著雙河區運行的不僅僅只是每隔三十天一次的靈汛期,還有兩河湖中特產的天河金沙,這里的金沙質量相當優秀,蘊含著高級別的特殊能量,其華貴閃亮的外觀屬性,是制造高階飾品,煉制法器的天然材料。

    天河沙場,位于雙河區外的邊沿,天河對于生命的威脅相對較低,當然也只適合那些生命力頑強的種族才可以生存。

    湖畔沙場的長灘空地之上,數十臺機械族制造的巨型采沙機正在作業,長長的自動傳送帶源源不斷的將湖底的泥沙帶出水面,又通過機械卸裝在后方的沙場。

    沙場上,數以千計的沙工們像是工蟻一般搬運著這些泥沙,沙工來自各個種族,形態各不相同,多數都是低級文明,基本上來這里做沙工的都是走投無路,或者被判刑的高等文明,極少數是因為資源匱乏,但又能承受天河輻射而在這里的修行者。

    這樣的變態少,但確實是有。

    在一只只龐大而駭人的蟲族監工的監督下,沙工們將泥沙從沙場迅速而有序的運到了遠處的淘沙機器前,這些方塊狀的黑色機器同樣出自于機械族的制造,大量的泥沙涌入進去,然后又被過濾排出,這時,又需要沙工們將這些廢料全部運到更遠的廢坑中,每過一段時間,機械族的人就會過來回收一次。

    沙工們沒有一刻是停歇的,在蟲族的監工之下,哪怕最擅長偷懶的沙工,也只能咬住牙齒埋頭苦干,一名蟲族監工的三百六十度的復眼,可以無死角的同時監視上百名沙工的一舉一動,這也是蟲族成為地界中堅基礎種族的原因之一,他們是天生的監視者和情報收集與處理專家,同時也是維度征戰的可怕劊子手。

    對于沙工而言,監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看似平常的金沙下所暗藏的殺機,金沙的能量輻射侵蝕著沙工的身體,每個沙工的手臂上面,都戴著一個工環,除了有沙工的個人編號象征以外,還粗略的監測著沙工體內累積的輻射水平,綠色是安全,變成黃色就是警告,正在勞作的沙工,絕大多數的工環都是黃色,而一旦黃色變紅……

    “哇啊啊啊啊……”

    陡然,一聲凄烈的吼叫聲傳來,剎時,井然有序的工作系統停頓了下來。

    一名肌肉膨脹像是一塊巨大石頭的巖族,正在撕扯著他的臉龐,粗糙的大手像是要把自己的腦袋掰開一樣,而實際上沒多久就把自己的腦袋捏扁了,這讓他的慘叫變弱,但喉嚨里的嘶叫卻更加的凄冷刺骨,所有盯著他看的沙工都清楚的看見了他手臂上的工環是妖異可怕的紅色。

    “工作!工作!工作!”

    蟲族的監工發出吱吱的怒吼叫聲,他們伸出數目不一的手臂,多半都在四條以上,每只手上,都握著一條長鞭,隨著揮舞,鞭子上面電光閃爍,擊打在那些停了下來的沙工們的身上。

    老沙工們立刻恢復了生產的秩序,眼中是不安的不忍以及無奈的麻木,如果有的選擇,沒幾個人愿意做沙工,這絕對是神域有數的高危職業,唯一的福利就是汛期的時候享受一下濃郁的靈力。

    今天又有一個沒有發現自己身體已經達到輻射極限的傻瓜,可是,他們又何嘗不是拿自己的身體在冒險?也許,下一個慘叫著失去自我的那個人就是自己。

    而無奈的是,兩河湖界的規則,只有每個靈汛周期內完成了一定工時的沙工,才有資格享受靈汛帶來的靈力暴漲!

    而這個工時,往往就是每個人的極限邊緣,這個月也許你通過了,下個月,你就有可能因為一點狀態不好而失敗,而失敗的代價,就是剛才那樣的瘋狂!金沙的能量輻射,總是最先感染精神,不發作還可以通過休養一點點消除,而一旦發作,對于生命體而言,這幾乎是不可逆轉的,除非高等文明愿意出手,這只是個很冷的笑話。

    然而這種厭惡矛盾的工作還真有人是自動來做的,而且還是個四級文明。

    金沙酒館,艾俄洛斯正撕咬著一塊類似牛排的肉塊,形狀很像,味道也很像,但艾俄洛斯可以肯定,這絕對不是牛排,因為這家沙人酒館的老板就是個雌性牛頭人。

    妖族在地界的勢力范圍非常廣闊,自由民如果愿意做沙工的酬勞還是不錯的,但艾俄洛斯并沒有什么積蓄,他是有多少花多少,倒不是被騙來的,用了一個多月了解了神域的基本情況,艾俄洛斯就來到了這里,在這里也干了兩年了,對于沙工來說,艾俄洛斯也是小有名氣,大概算是不大不小的傳奇了,從沒有一個自由民能干這么久。

    這時,這位牛妖老板,正含春脈脈地望著艾俄洛斯,厚實的大紅嘴唇不時裂出一個不失尷尬的笑容,這幾乎讓她快要擋不住中嘴里旺盛分泌的口水了。

    而在艾俄洛斯身旁坐著的,赫然便是一位尊貴的七級貴族級文明的泰坦!

    牛妖老板明顯春情泛濫了,“艾俄洛斯一定是最強大的人類吧,雖然現在的實力才只是筑基中期,但是,艾俄洛斯和其他那些人類完全不同,他未來一定會成為一名大人。”

    在地界,筑基期才可以稱之為大人。

    母牛心理是很肯定的!因為,就連那位泰坦都愿意和他成為朋友,這就是最好的證明,更不要說,這是一位只需要十天就可以完成所有工時的天才,那些金沙的輻射在艾俄洛斯身上,就像是不會停留一下一樣,他手臂上戴著的工環從來都是安全的綠色,一次也沒有進入過黃色的警戒當中,這樣的體質,要是能融入到她的后代當中……嘴角的口水泄洪一樣突破了缺口。

    哐啷啷……

    酒館的大門打了開來,一群剛剛下工的沙工疲倦的涌入進來,這讓母牛辛塞心情不悅起來,她嘟啷一聲,只能忙碌起來,酒館經營的不僅僅是酒和食物,還有特殊調配的解輻射湯,沙工的待遇是高,但從沒聽說過沙工還有成為富豪的,艱苦的工作讓他們會很快就把收入投入到生活當中去。

    所以忍一忍之類的,完全就是一種奢望。

    銀電泰坦扎力羅晃用眼角余光瞥見辛塞終于不再盯著艾俄洛斯,便發出了一聲輕笑,朝著艾俄洛斯說道:“艾俄洛斯,說真的,辛塞是個好女孩,你來這里也有一年多了中,是時候入鄉隨俗了,在辛塞的家鄉,她可是一等一的大美人,瞧瞧這屁股,這腰,一樣的粗細,你不覺得她的身材很妖嬈嗎?”

    艾俄洛斯吃完最后一口,抬頭看了眼扎力羅晃,銀電泰坦的頭發是銀色的雷霆,電光中流淌著駭人的力量,泰坦的五官倒是與人類十分相近,銀色的雙眸中一團電光氣霧吞吐不定,這是泰坦的特技,雙眼可以射出閃電,真正的用眼神殺死你,只是這時這雙電眼中閃爍的卻是一股子促狹的不懷好意。

    艾俄洛斯卻早就習慣了,把嘴一抹,反擊說道:“扎力,我還是更喜歡泰坦族的女人,說好了的,什么時候把你妹妹介紹給我?”

    “滾,就你這小不點還想打我妹妹主意,她變個身,你都夠不著她的膝蓋!”扎力羅晃笑罵了回去,平均身高三米的泰坦,在戰斗變身之后,身高可以達到恐怖的十米以上,“不過,只要你能突破筑基期,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以你的氣質長相,當她的面首是沒有問題。”

    艾俄洛斯只能表示服氣,然后,請銀光泰坦喝了一大杯酒,“扎力你現在也污了。”

    以前只要一開妹妹的玩笑,扎力羅晃絕對是要打死對方的,現在給妹妹找面首這種玩笑都開得出來。

    “用你們人類的話,這叫近黑者黑。”

    “近墨者黑,我下次給你妹妹寫信告訴她這件事怎么樣?”

    “你買得起給泰坦星送信的郵資?”扎力羅晃毫不慌張的笑道。

    人類和泰坦的組合,這是一個極度別扭的組合。

    人類有多菜,幾乎是知道這個種族的人都會失笑,沾了類天人外型的光混進星盟的墊底種族,現在知道人類的,基本共識就是人類只適合做做花瓶,讓他們加入星盟,不過是用和平一點的手段,壓榨他們的世界潛力而已,這樣的套路,星盟不是第一次使用了,一旦地球和圣地資源榨光,他們也就失去價值了,關鍵是,還是地球人自愿的。

    高等文明的套路同樣很深。

    而泰坦一族,卻是頂尖的七級文明,銀光泰坦,更是泰坦中的高階存在,天生的雷霆掌控者,星盟的貴族,在地界,最落魄的泰坦,也不容小覷。

    不過,酒館里面的沙工們卻早就已經習慣了,事實上,能在這里和扎力羅晃攀上交情的,就只有這個叫做艾俄洛斯的人類。

    人類整體很弱,非常弱,這個叫艾俄洛斯的卻十分強大,也許他現在才只是筑基中期的修為,但是他的天賦和潛力,卻讓許多五級,甚至六級文明的天才都喟嘆不如。

    大浪淘沙,真金火煉,在天河沙場,對金沙能量輻射的抵御能力的強弱,就是天賦實力最直觀的體現,這才是這里最真實的,不論種族,不論文明等級,其實只有力量才能贏得這些生活在生死邊緣人的尊重。

    扎力是犯了事兒來這兒的,但泰坦族的強韌身體顯然也是可以抵抗輻射的,只不過扎力并沒有打算真的去做沙工,自然用拳頭迫使其他人幫他干,沒人敢反抗,反抗的都被扎力錘的半死不活,受傷在這種地方也是極為危險的。

    本以為一切順利,沒想到有個低級文明卻敢找事兒,就是艾俄洛斯。

    艾俄洛斯打不過扎力,但是扎力也不敢殺艾俄洛斯,本來身上就有事兒,無緣無故殺自由民,他的對手肯定會落井下石的,他可不想在這個鬼地方呆一輩子。

    本以為教訓教訓艾俄洛斯他就懂了,但艾俄洛斯擁有難以置信的恢復能力,第一天打了個半死不活,第二天還來,第三天照舊,打了一個星期之后,扎力服了。

    兩人這叫不打不相識,而且以扎力的眼力也相信,這個小小的人類并非池中之物。

    (伙伴們,求一張月票支持,老年人堅持的真不容易,感謝!)
c罗2013总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