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武俠修真 > 斗戰狂潮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哥不在江湖,江湖依然有哥的傳說
    “雪姨,您是說,我是從那個通道里出來的?我不是人類?”王重詫異無比。

    很簡單的道理,在那樣毀滅性的災難面前,整個印加城無一幸存,除了王重,要說沒點怪異,王重自己都不信。

    “不。”雪姨卻搖了搖頭:“通道根本就沒有打通,你是憑空出現的。而且你不知道當時實驗失敗后引起的災難究竟有多么恐怖,正是因為你的出現,那股本來可能會毀滅整個地球的能量波動才停止,否則豈只是單單毀掉一個印加城而已?”

    王重微微一愣,自己停止了足以毀滅整個地球的能量波動?他突然就想到了命運石,會是因為命運石的存在嗎?

    只聽王叔笑著說道:“為了防止你成為元老會的試驗品,也是為了防止元老會繼續有那種瘋狂的想法,我和你雪姨就悄悄帶你離開了,知道這件事的,這世上只有我們三人。”

    “元老會捅出的窟窿,需要有人來背鍋,”雪姨補充道:“我和你王叔作為負責人,自然就要接受流放的懲罰,于是我們就帶著你在天京隱居下來,直到前幾年事件的影響逐漸消散,和章魚人達成了新的協議,我們的流放結束,重新得到返回元老會的調令,這才離開了天京。”

    “所以你們就旅游來了圣地?”王重無奈的笑著:“我就說哪有這樣的旅游法……”

    開玩笑歸開玩笑,可老王此刻心里還真是有點思緒萬千,這信息量實在是有點大,雖然解釋了心中很多疑惑,但更多的疑惑卻出來了。

    自己究竟是誰?能在印加城那樣的災難中活下來,還因為自己的出現就平息了足以毀滅地球的能量波動……這都是什么鬼?難道不止是命運石,連自己都是奇怪的產物?

    “別想那么多,你就是地地道道的人類。”王戰封笑著說道:“雖然經歷過了很多事,但我和你雪姨都十分坦然,生命的真諦在于記憶,我和你雪姨都是人類,你是我們的兒子,你當然也是人類!”

    王重笑了,王叔說得不錯,不管怎么樣,自己就是王叔和雪姨的兒子,從小在地球長大,土生土長,地地道道的人類。

    “現在我們總算達成了圣師當初的心愿,加入了星盟,但這只是文明的第一步,作為人類,你也應該肩負起責任。”

    “王叔,雪姨,星盟到底是個什么情況?”王重的心結解開了不少,他本來就是個提得起放得下的人:“那封信里,解釋得并不太清楚。”

    雪姨搖了搖頭:“事實上,我們知道的也不多。”

    “人類加入星盟,以這兩年的情況來看,更多的獲得,還是在知識信息上、以及一些特殊資源上的相互流通,但那里并不是天堂,對我們這種剛剛加入的四級文明,星盟并不重視,情況比我們想象中要復雜得多,這兩年和其他文明之間的各種資源交換,我們都處在被剝削的位置,完全沒有話語權。”王戰封說道,“而過去的人,據說已經有不少死亡或者淪落為奴隸。”

    說道這里王戰封的眉頭也皺了起來,每一個過去的人都是人類的精英和希望,可顯然星盟對人類并不是春天一樣溫暖。

    王重沒有說話,他多少明白了,星盟有規則,但那是強者的規則,就如同一個圖坦卡蒙人移民到聯邦,說真的,人家大概率會把他當個凱子宰的,四級文明,只是最低準入標準,人類還是沾了章魚人的光,遭遇可想而知。

    “我們在星盟中沒有任何名氣,也沒有任何盟友,除了在星盟成員的大名單上蓋了一個戳,簡直就像是個小透明。”王叔苦笑著說道:“現在人類首要的第一步,就是要建立起一定的星盟聲望,我們要吃透規則,掌握話語權,否則還沒等人類進入五級文明就被榨干了。”

    “今年是加入星盟的第三年,新的一批移民名額已經來了,要求四十歲以下的天魂境強者,質量不足數量補。”雪姨無奈的說道:“可我們卻已經連一百個移民名額都湊不出來。”

    看著王叔和雪姨的表情,王重也知道了,但凡有選擇,他們肯定不會讓自己來,人類付出了這多,卻發現星盟是個無底洞,偏偏對方還是在規則范圍內之內,完全讓人類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境地。

    “王叔、雪姨,我也是人類的一份子,交給我吧,野蠻生長是我的天賦加成!”王重笑道,而骨子里,他還真想看看星盟到底是個什么鬼。

    王戰封和雪莉對視一笑,這就是王重!

    “至于家里,你放心,斯嘉麗是我們的兒媳婦,在人類這一畝三分地上,沒人能欺負她!”雪姨笑著說道,這樣王重也就沒了后顧之憂。

    前往星盟要處理的事兒有很多,第一個需要做的準備就讓王重感覺十分的頭疼,靈魂伴生體的存在。

    按照元老會的說法,星盟的傳送矩陣具有相當程度的靈魂淬煉作用,這對于生命體無疑是一件幸福的事兒,但對于魂衛就是噩夢了,極可能魂衛會被洗禮直接消失,甚至喪失了本應該有的存在。

    對于進入天魂的王重,對于魂衛的這種靈魂契約已經有了不一樣的理解,解除并不是問題,只是相處了這么久,彼此都是戰友,說沒電感情那是扯淡,可是元老會不會無的放矢,以沙拉曼達他們的程度,可能會在通過矩陣的時候徹底消失,這種消失大概會讓他們失去應有的存在輪回。

    該下定決心的時候,老王并不是一個優柔寡斷的人,活著,就是機會。

    第一個要處理的就是大白,和它解除契約是很簡單,但失去了王重的靈魂滋養,單體的浮游生物根本就無法存活,老王也是花了好幾天時間,在維度旅社給出的資料下,在一個秘境里找到了一個浮游族群,以大白現在的程度,去了就是王者,越是簡單的維度生物,社會系統越清晰,強者為王。

    分別時自然是各種依依不舍,辛巴難得的流了次眼淚,好好的坐騎小弟說扔就給它扔了,一丑一白在那里哭哭啼啼的扭捏了半天,看得老王也是哭笑不得,其實大白跟著自己并沒有什么前途,放飛它的自由,讓它跟著族群才是真正的歸屬。

    然后就是愛麗絲、沙拉曼達和無頭騎士,這三位要麻煩一點,幸好有元老會的幫忙,找來了斯圖亞特家族的兩塊黃金石板,在目前的大勢之下,斯圖亞特相當的會做人,誰都知道王重對于圣地的重要性,對于人類的重要性,反抗?

    不存在的,新世界已經不可阻擋,也是大勢所趨,當然斯圖亞特的影響力仍在,馬東這邊也不能趕盡殺絕,元老會是不允許的,而且也會給人類帶來更大的內耗,逐漸取代,逐漸改變,是馬東的策略。

    至于卡洛琳,已經進入星盟,只是也沒什么消息,斯圖亞特也希望王重能進去帶隊,活著才有希望。

    老張親自出手幫忙,所謂的解除并不是飛升,墨問已經經歷過了,沙羅曼大三人將會寄托于黃金石板,以另外一種形式生存,分別在即,沙拉曼達是“情緒”最多的,跟王重來了一個擁抱,愛麗絲則是像個小公主一樣躬身行禮,而無頭騎士則是舉起了他的長槍,他們是幻想片段,本質上沒有自我,但在和王重依存的時間里得到了一些變化,并不會像一般碎片一樣很快消散,而有了黃金石板的寄托,他們可以以另外的形式存在,修行,尋找自己的機緣。

    而對于人類曾經無比在意的黃金石板,在愛麗絲等人歸位之后,以元老會的解讀,……更是一套玩具,類似人類棋牌的玩具,很符合星盟那些高等文明的惡趣味。

    至于辛巴并不是魂衛,連靈魂契約都沒有,辛巴和王重之間也沒有正常的契約掌控關系,如何解除?再說了,和其他那些靈魂伴生體的感情不一樣,兩人之間近乎伴生關系,亦師亦友。

    當然辛巴也從沒打算離開,至于什么星盟矩陣,高傲的辛巴是不屑的,他自認自己和命運石都來自高維的神級存在,肯定是看王重可憐才搭救他的,至于什么星盟,根本不需要在意,反正辛巴是打定主意闖一闖了。

    這也是王重的想法,有命運石的存在,說真的,王重雖然沒有小覷星盟的強大,卻真不覺得能夠影響到命運石,本質上,星盟是第五維度最層次的存在,可命運石的一些表現,最少也是同級別的。

    闖!

    ……………………

    圣城中新一批的移民正在聚集,誠然,就像王叔和雪姨所說的那樣,圣城人類能達到移民條件的實在是太少了。

    人類并不缺乏天魂強者,甚至人類的天魂大導師比王重想象中還要多得多,但要說四十歲以下的,那就真是太少,第一年過去的一百人倒還算整齊,大多都來自人類的三大古老家族,墨家、張家、坎帕爾斯家族,第二年就少了許多,藍黛兒、卡洛琳那一批剛剛晉級天魂的,加上來自帝國的木子、艾俄洛斯等等,也只湊出大概五十幾人。

    今年就更少了,在圣城里等了十來天左右,直到移民截止日的頭一天晚上,也僅只有十六個合格者,雖說人類已經開始“催生”新天魂,但這畢竟不是下豬仔,資源和套路都需要精益就求,而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一些人在觀望,民間真的就沒有天魂了嗎?

    不見得,現在消息是公開的,星盟真的那么好進?有的人奉行寧為雞頭不為鳳尾。

    聽說章魚人那邊倒是三年都湊足了百人的移民,而且還多有富余,需要相當激烈的內部選拔,再看看人類自己……坦白說,人類的底蘊確實是很差,以現在進入星盟后的眼界,但凡上層都知道,人類應該算是最差的四級文明了。

    加入星盟的各大文明大體上可以分為兩種,一種是力量文明,追求全民的個體戰斗力,而另一種則是科技文明,追求科技的革新以及資源開發。

    用這兩個方式來衡量,一個正常的四級文明,每年誕生一百個四十歲以下的天魂強者應該是輕輕松松的。

    要不然,就得有相應的四級文明科技以及資源規模,比如最基本的四級文明標準,能源石的年產量要達到一萬噸級……蒼天,馬東東當初知道這個數字的時候就差點沒驚掉下巴,一萬噸級能源石是什么概念?以人類目前在第五維度所掌控的所有秘境和底盤資源,包括地球大本營在內,把所有一切年產價值湊在一起換算成煉制能源石的礦產,都不足以煉制一千噸能源石的,直接就差著一個數量級。

    能源石是每個加入星盟的成員必須繳納的“會費”,人類有點雞肋,見過星盟一角的元老會知道這并不是危言聳聽,因為到了星盟級別真的就沒必要,人類能如此僥幸的進入星盟,并不是因為人類多強,而是因為人類的特殊性。

    人類是極罕見的“天人”類低等文明,意思就是人類這個族群跟星盟頂層文明的形態有點相近,這也是為什么地球的“神話”那么繁雜,不像其他文明基本是單一性,或者兩種對抗,人類……簡直是被玩壞了。

    或許這些特質吸引了星盟,給了人類這么一個近乎施舍的機會,認清這個真相的元老會不得不說是憂心忡忡,不知道也就罷了,就當個開心的井底之蛙,現在已經蹦上來了,就必須面對,不逃避也是人類的一個優點。

    傳送大廳中,十六個年輕的天魂強者正聚集在這里,大家都穿著統一的制服,是一種古怪的鱗皮縫制,王重試過這鱗皮,以他的手勁竟然都扯不壞,聽說是來自星盟的特殊材料,相當結實,而且極輕,整套衣服要稱重的話估計也就十幾克的重量。此外,還有一個用這種鱗皮縫制的小包,算是錢包,每個人的小包里面都裝著五十塊正方形的黑色星幣,正面刻印有星盟的標志,應該是星盟流通的基礎貨幣

    星幣不僅僅是貨幣,同時也是能量集合體,五十個這么小的星幣,按照馬東他們現在接觸的價值來說,那足以買下圣城中心一間很大的商鋪了,但要拿到星盟里去,還真不知道購買力能有幾何。

    不過王重的小包明顯要鼓脹得多,馬東利用手上資源幫他多湊了五十星幣,王叔和雪姨也另外給了他五十,看起來不多,但已經是大家能力的極限,星幣對圣城人類來說還是一種相當稀缺的資源,目前人類手上有的這批,都是花費巨大代價從別的文明手里購買過來作為研究所用的,存量相當稀少。

    該動員的早都已經動員過了,能交代的也早都已經交代完,大廳中除了幾個正在忙碌著操控傳送陣的工作人員之外,并無旁人。

    王重左右看了看,這一批人看起來都很年輕,平均年齡在三十歲左右,最小的甚至才二十四五歲,都是來自圣城一些古老家族的優秀子弟,但坦白說,實力相當一般,應該都是“催化”出來的速成品。

    別說和自己、和艾俄洛斯那一級數來比了,就算是和前兩年進入星盟的卡洛琳、各大旅團團長比起來都要差著老大一截,能在二十幾歲就鑄就天魂,即便靠了旁門左道,其實也已經不難看出他們的天賦,卻用這種拔苗助長、殺雞取卵的方式,也是看得出來圣城方面確實已經黔驢技窮了,人類現在在星盟的地位本來就已經十分尷尬,要是現在連移民都直接取消,那只怕就將在星盟徹底失去存在感,進而進入一個更惡性的循環。

    元老會也是沒辦法,就大環境來說,哪怕為此糟蹋了一些天才,可只要頂過開始這幾年,等星石開發成功,等借鑒其他文明而改變的修行環境更成熟,人類的后續自然跟上,慢慢就會有所好轉了。

    趁著那邊工作人員還在忙碌,十幾個年輕的天魂也是在彼此輕聲交談著,大家都來自第五維度人類地盤的天南地北,彼此間知道個姓名,但并不熟悉,此時也是在相互攀著交情,即將前往一個未知的新領域,又都來自人類,身邊多一個熟人總是好事兒。

    “您就是王重前輩吧?”有一個年輕的天魂小伙子熱情的沖王重伸出手:“我叫威爾斯·卡倫,這兩年在圣城里可是沒少聽說您的威名。”

    卡倫家族也算是圣城的老牌家族了,實力大概和聯邦的十大家族相當,雖然沒有插足地球,但在第五維度也有著兩個中等規模的秘境領地,威爾斯·卡倫是他們家族這一代的天才。

    “我們年紀差不多,就不要叫前輩了吧。”王重笑著和他握了握手,頗有點,哥不在江湖,江湖依然有哥的傳說。

    (伙伴們,求一張月票,感謝!)
c罗2013总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