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武俠修真 > 斗戰狂潮 > 第四十章 大膽計劃!
    陷阱?劍圣?王重呢?

    “急救箱、急救箱!”奧斯卡第一個反應過來,大聲急喊,他抱著格萊的手上此時已經滿是鮮血。

    身后的封將急救箱拿了過來,奧斯卡把格萊平躺著放下,掀開他的外衣一瞧,胸口那恐怖的傷痕看起來簡直就像是要將他整個人都劈成兩半!深可見骨、觸目驚心。

    奧斯卡的雙手閃動著藍色的光芒,魂力強行介入,將傷口附近的出血管統統壓住閉塞,封做了簡單的救治,但顯然這里的醫療條件是不可能治好這么嚴重的傷勢。

    流浪旅團一幫人面色凝重嗎,回想起之前格萊透出的信息,所有人的心則都已經沉到了谷底。

    陷阱,劍圣。

    其實只要這兩個詞就已經足以說明發生了什么,大家總算是知道KD是怎么團滅的了,如果真只是面對所謂的布防甚至埋伏,以KD的實力,打不過總是能逃的,那幫人并不蠢,也絕對不是那種為了圣城的榮譽舍生取義的類型。

    可如果是劍圣呢?天魂高手,大導師級的戰力,有準備的情況下滅一個KD旅團簡直不要太輕松,那是劍圣吶……

    “……放棄任務吧。”

    說實話,這是一個相當艱難的決定,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奧斯卡的內心是十分煎熬的,如果只有他一個人,他一定會冒死前去對方營地打探王重的消息,可身邊還跟著流浪旅團其他所有人呢,就算讓他們單獨返回也不現實,如果沒了自己,只憑小眼睛和封,是無法帶著夏爾米他們以及一個重傷的格萊穿過整片沼澤的。

    同樣的錯誤犯一次兩次是年輕沖動、是熱血灑脫,可如果三次、四次,那就是腦殘無能、不記教訓了。

    “那老王呢?”夏爾米有些著急,脫口而出,甚至忘記了自己拖油瓶的身份。

    奧斯卡搖了搖頭,雖然沒有說話,但所有人都知道他的意思,別說現在根本不知道王重是生是死,就算真知道王重的情況,流浪旅團又能如何?從劍圣的手底下救人嗎?那只是去送死而已。

    沒有實力就不要去想一些異想天開的事兒,想要隨心所欲、想要保護同伴,也得你足夠強大才行。

    “我……”夏爾米咬著嘴唇,糾結極了,她無論如何都沒想到昨天晚上竟然會是一次永別。

    她腦子里竟然在這瞬間閃過曾經歡樂無憂的地球時光,那個帶著自己逛天京學院的身影,那個被自己拿來當成和蘿拉賭氣工具的男生,真的只是為了逗逗小蘿拉嗎?夏爾米覺得自己當時其實是樂在其中的。

    馬里奧伸手搭到她的肩膀上,卻被夏爾米下意識的甩開了,她立刻意識這樣不對,但已經沒心情和馬里奧解釋,內心有些復雜,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好幾次有想悄悄溜走去打探王重消息的沖動,但即便是再沖動她也明白,她其實什么都做不了。

    奧斯卡嘆了口氣,強壓著腦中那種沖動的意識,擺了擺手,他怕再糾結下去,自己真的又頭腦發熱了:“走吧,趁現在大家還沒有崩潰……馬里奧,你和奈皮爾輪流背一下格萊,走隊伍的中間……我們最好速度快一些,格萊的情況只是暫時穩住,他還需要專業的治療,救不了王重,可我們至少要救格萊。”

    “媽的!”小眼睛抬起手里炮,想要發泄似的亂轟一通,可終究還是沒敢,這可是黑巖沼澤,亂轟亂炸引來怪物的苦頭她已經吃過不止一次了,最后只是重重的跺了跺腳:“走!”

    ………………

    呼哧、呼哧、呼哧……

    洞穴中的追逐還在持續。

    王重已經在這個超龐大迷宮一樣的洞穴里跑了一整天了,卻仍舊還是沒能甩脫那籠罩在頭頂的陰影,有好幾次感覺已經快要甩開了,可還沒等他停下來喘上一口氣,那感覺又立刻陰魂不散的跟上來,仿佛只要他稍一停歇,對方立刻就能追到他屁股后面。這是來自小丑面具的直覺,不會有錯。

    這可絕對不是什么舒坦的體驗,精神上的壓力且先不說,即便是對英魂戰士來說、即便是對王重這種體質異乎常人的猛人來說,這么連續一天一夜的狂奔下來也得喊吃不消。這樣的追逐完全不是跑得快不快的問題,而是精神、體力、耐力的多重消耗,當然,還有智慧。

    礦洞的錯綜復雜和近乎無限的長度,不但給王重的亂竄帶來了更多的可能性,也給后面那個可怕劍圣的追趕制造了更多的麻煩。

    王重算是逃出心得來了,即便是完全沒有走過的洞穴,可只要一看洞壁上原礦的多寡、感受一下洞穴中能量的濃郁程度、以及礦洞的濕度、溫度等等,幾乎是本能的,他就能判斷出這個洞穴有沒有重復走過、前方會不會是死路、大概會出現多少岔道、多少選擇……

    這已經不需要去推算了,完全成了本能,而后面的劍圣在這一點上顯然遠遠不如自己,雖然能感覺到他的速度比自己更快,但判斷方向以及時刻的追逐總是要消耗去他大量的時間和精力,這讓自己好幾次都差點就直接脫離他的追蹤范疇,可惜始終就是差那么一點,被對方死死咬住,畢竟不是每段洞穴路程都那么復雜,兩人之間的距離也是忽遠忽近的維持在那么一個平衡上,你追不上我,我也甩不開你。

    可這樣對王重顯然是不利的,安全只是暫時,難道還真要和一位劍圣比體力和耐力?王重現在就已經感覺跑的很吃力了。

    “王重,這樣不是辦法啊,你還能堅持這樣繞多久?遲早跑死在這里面,我可不想死!”辛巴即便變成面具也沒停止嘮叨,作為感知的紐帶,它對后面那個劍圣的感知甚至要比王重更清晰,那位高手顯然已經快怒火中燒、氣急敗壞了,即便隔著遙遠的距離辛巴都完全能感受到對方那種不惜毀滅整個世界都要弄死這只老鼠的憤怒。

    “不像死就趕緊找到出口,這是我們唯一的機會!”

    “哪那么容易,再說就算找到出口也得死啊,這家伙就跟吊死鬼一樣,咱們在這洞里亂竄都甩不掉,真要到了外面,分分鐘就能被他追上……”

    “你忘了我這里還有炸彈?”王重也是無語,辛巴這家伙自打那次踢了嬉命輪盤變小,貌似膽子就一直沒有重新變大過,都快被嚇暈頭了。

    “有用?就這炸彈的威力,是能破他防還是能把他活埋?這炸彈就算中心威力,最多也就五六萬格拉索的當量吧。”辛巴嘰嘰喳喳的持續吐槽,一臉悲觀:“我看我們是玩完了,嗚嗚嗚,我還沒有追到我的黛兒導師啊!”

    “不一樣,這四周都是高能晶石!”王重點出重點,這一天長跑下來,對周圍環境的觀察、對逃脫計劃的描繪圖可一直沒有在腦子中停止過。

    如果單說克蘇恩的臭彈的威力,確實是不足以攻破劍圣那近乎變態的十萬格拉索防御,也無法真的炸毀礦洞。可問題是,這里是能量礦區!

    四周洞壁上那些晶瑩的能量原礦雖然沒有經過采集和打磨提純,可本身所蘊含的能量卻是分毫不少,而克蘇恩的臭彈原本也是用魂力引爆的能量炸彈,劇烈的能量沖擊絕對能在瞬間引爆周圍礦區的能量,那威力恐怕就難以估計了,絕對毀天滅地,就算還是炸不死那劍圣也絕對炸個半死。

    辛巴也是猛然醒悟過來:“對對對!我把這周圍的能量礦脈給忘了,不不不!那豈不是連咱們也一起給炸死了?”

    “所以前提是我們必須在引爆后五分鐘內跑出礦區,趕緊找到出口!”

    “靠,你怎么不早說!”有了目標,辛巴頓時來了精神:“這好辦,咱們走過的所有路我都記住了,可以做一些推演,這種復雜的天然洞穴絕對會有別的出口!”

    一邊說,終究還是悲觀,自言自語的又補了一句:“話說,要是沒有出口怎么辦?”

    “烏鴉嘴,呸呸呸!我們這么好的運氣不會那么倒霉的!趕緊的吧!”

    如果說王重是記憶達人,那辛巴就絕對算是電腦了,完全本能一樣的本領,但凡之前走過的路,它能直接在腦子里形成一個三維立體的圖案來。

    但說是推演,其實也就只是做個統計,利用排除法將之前走過的、具有明顯特征,又絕不會是出口的那種通道給排除,提高找到出口的幾率,可具體下來還是得看運氣。

    王重估計了一下自己的體力,再怎么極限,最多也就只能再撐一天,好在辛巴的統計排除法終究還是非常給力,比起之前只顧著往最復雜的洞穴里鉆、以求拉開和劍圣的距離明顯要效率得多,但缺點也很明顯。因為路徑規劃之后,大多數路線都是比較好走的直道,這對身后的劍圣顯然是有利的,兩人之間的距離在不斷的拉近,不止是心頭的那種危機感更重,甚至有好幾次王重都感覺快要被他的神識給探照到了。

    都到這份兒上了,肯定只能相信辛巴的計算能力做最后一搏,如果再繞回之前那種走法,或許是能再次拉開一點雙方的距離,但那恐怕會離出口越來越遠,最后體力耗盡,仍舊是死路一條。

    所幸的是運氣似乎并不壞,僅僅只是四五個小時,還沒等劍圣的神識完全追上,王重就已經感覺到了出口的存在,那邊洞口有清涼的微風吹來,在這悶熱、不透風的能量洞穴中已經足足跑了一天半的王重對這一點太敏感了,不止是他,辛巴也忍不住歡呼,那個位置正是自己計算中最靠近外部的出口,按照腦子里成型的地圖推斷,那應該是在黑巖環形山的另一側山腳處。

    但現在可不是直接跑出去的時候,就像辛巴之前說的那樣,身后的尾巴還在跟著,等到了平直的坦途上,他分分鐘就能追上自己。而在這接近洞口的位置放炸彈顯然也不現實,這接近外界的外圍地帶并沒有太多能量原礦,光靠炸彈的威力最多也就是把劍圣多堵上個幾分鐘,那并不足以支撐自己逃走。

    “送他分兒大禮!”找到出口的王重也是心中大定,連同這兩天的疲倦都仿佛在此時一掃而空。

    “這邊這邊!”辛巴記起印象中剛才跑過的幾個地方,有一處的原礦十分豐富,能量滿溢,而且距離這出口并不遠,可以給王重留下充裕的逃走時間,只需要小小的繞一下路,帶偏一下后面的追兵。

    可這種事兒說起來做起來難,走近道只有短短五分鐘的路程,可要想把身后那家伙引開,又不能被追上,那就得繞很遠了,在辛巴的平面圖中設計出來的最優化的路線,非要足足重新繞上一個超大圈不可。

    聽著辛巴不停的指路,卻距離洞口和要布置炸彈的地方越來越遠,王重也是忍不住開口問。

    “不多,就繞五個小時!”辛巴信心滿滿:“沒辦法,遛狗嘛,得先把后面那個甩到正確的位置,放心,這條路我選得很刁怪,保證那家伙跟著咱們繞暈頭!”

    五個小時……還繞暈頭?我要先跑暈頭了!

    王重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辛巴這家伙是站著說話不腰疼,這兩天一夜跑下來,自己已經快到了極限,結果人張嘴就來個再跑五個小時,好像跑五個小時根本就不是事兒一樣。

    但他也知道越是這種時候越要冷靜,這場生死逃亡比拼的就是耐性,對方絕對比他更憤怒急躁,之前走過的繞圈路段中就能看到到處都有被破壞的痕跡,鐵定是那位劍圣怒極之下隨手而為,這其實就是自己的機會。

    王重吃奶的勁兒都用上了,咬著牙死挺,在洞中又鉆了五個多小時,無奈體能確實是有了很大的下降,比辛巴預計中的時間多花了十幾分鐘,能感覺到身后的劍圣已經又拉近了距離,可總算王重是到地方了。

    (伙伴們,周末愉快,求一張月票,謝謝!)
c罗2013总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