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武俠修真 > 斗戰狂潮 > 第一百七十三章 紅顏
    其實在修行微觀冥想的時候自己就已經感覺到了,魂力的不足成為了自己無法繼續深入的主要原因,包括之前構想中的建核、擴散等等,光是一個起步就已經讓自己疲累不堪了。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其實無論自己再怎樣去尋找方法,魂力不足的情況下恐怕都很難突破在微觀冥想時遭遇的瓶頸。

    不是自己的方法錯了,而是方向和修行次序出現了問題,首先成就英魂巔峰,擁有足夠龐大的海量魂力才是修行細胞宇宙學的初始條件。

    坦白說,這一刻的藍黛兒在眼里變得有些高大,也讓王重發自內心的感激。

    在圣城沒有人會平白無故的浪費時間來指點你,特別是那些導師們,除了任務式的在講壇上講解一些基礎知識,沒幾個會去關心手底下的圣徒們到底聽沒聽進去,或是到底修行到了什么樣的程度,更別說如此詳細的單獨指點了。你是你、我是我,當導師不過是混口飯吃、賺點圣幣而已,你修行如何,關我屁事?

    像所羅門和斯嘉麗那樣的,有大導師作為親傳師傅自然不一樣;像卡洛琳那樣的或許能得到家族前輩的單獨指點,另外一個,他們也毫無后顧之憂,只需要選擇正確的方向,其他的自有別人幫忙打理。

    可是像王重這種,閉門造車、自己摸索,平時開課還不怎么去的人,一旦走偏了方向,那就說不定就真會一條道走到黑了,因為這個世界不是孤立的,你在走彎路的時候,人家已經直線加速了,比如墨問這樣的,身為墨家的傳人,竟然毅然決然的放棄圣地,顯然墨家有一套自己的方法,而且深思熟慮,除了墨問,還有墨星辰,天啟者,墨問讓墨靈傳來的話顯然不會是無的放矢。

    CHF的失敗其實是墨問的寶貴財富,他的天賦和努力將進一步被激發,英魂期是兩人的第二次較量,而目前,墨問已經領先很多了。

    聽完藍黛兒的分析,王重也是感覺背心處有些許冷汗在冒出,錯得太離譜,南轅北轍是不可能真正成功的,如果沒有藍黛兒的指點,自己真不知道要到什么時候才能醒悟這一點。

    他細細體會了許久,隨后深吸口氣,慎重的站起身來,沖藍黛兒彎腰鞠了個九十度的深躬:“謝謝導師!”

    “這時候把我當導師了?前段時間不是都叫姐了嗎?”藍黛兒笑了起來,自打和這小子混熟之后,還真是難得看到他如此認真、畢恭畢敬的樣子,不過她還是喜歡隨意一點。

    “那重來一次?”王重的認真表情向來堅持不到兩秒,真正的感激是發自內心。

    “免了!還不如剛才真誠呢。”藍黛兒呵呵一笑:“再說,姐姐我只是為了后續的實驗,就你這小身板,要是不加快提高的速度,萬一哪天給你吃死了,想再找個合適的小工也不容易啊。”

    “是挺合格吧。”王重解決了困擾心頭的難題也是心情大好:“我也覺得自己其實蠻不錯的,沖這表揚,今天來個加速掃蕩,三分鐘吃光這桌子菜怎么樣?”

    “不用了。”藍黛兒玉手一揮:“吃點蟲子哪配得上我嘰里呱啦給你講這一大通?這些不是給你的,有大的。”

    “大的?”

    藍黛兒的臉上露出一絲神秘的笑容:“可能會有一點痛苦哦,忍忍就好。”

    她一邊說一邊摸出天訊,發出了一個消息:“坐著,一會兒就到!”

    那滿桌子菜被藍黛兒撤掉了,看起來不像是在開玩笑,只是那神神秘秘的樣子還真是讓王重有點哭笑不得。

    果然還是圣城的風格啊,收獲和付出永遠會成正比,天上就沒有白掉的餡餅……到底是什么大菜?這么慎重其事的,不會回家拉足一個月肚子吧?

    藍黛兒家的客廳雖然很大,但卻并不奢華,更多的還是一種隨意和簡約實用的布置,只是一些細節上,比如插花比較能夠體現藍黛兒的喜好。

    趁著等的功夫,王重倒是又順勢問了一些關于英魂境界修行上的重大忌諱,提升魂力固然是首要的一步,但如果在有能力的情況下,還是需要兼顧其他,比如副業和修行方向的某些研究等等。

    基本上只要不是那種特別占用時間的都可以兼顧,而像煉金這類,至少修道院和錄武堂是絕對不贊成圣徒在英魂巔峰前去觸碰的,就算是必須接觸煉金的霸族,也會在接觸時再三警告圣徒不要再前期投入太多,考慮到的就是一個擇而優的問題。

    藍黛兒對修行的理解顯然不是王重可以比擬,以前幾次都是工作的閑余時間偶爾提起,還感受得不太明顯,但今天專門講解,頓時就顯現出差距來,聽得王重也是不斷點頭,有自己的想法是好事,但同時也該兼聽則明,自己是該多抽些時間專注一下霸族的各類課程了,至少也可觸類旁通,保證在一些大方向的原則問題上不出現偏差。

    趁著藍黛兒心情好,王重也是抓住機會,收獲頗為豐厚,他不會盲從,可是能從藍黛兒的話語中得到很多東西,這是只有經歷過的人才有的,而且作為美食家,藍黛兒的感悟是相當細膩的。

    聊了有大概半個小時,房門被人敲響:“藍黛兒導師。”

    進來的是艾拉,之前王重就已經見過了好幾次,藍黛兒的首席助手,其實也等于是藍黛兒的徒弟,只不過在圣城的導師并沒有收徒權,那是大導師的權利,因此只用助手相稱,這種關系往往比普通的親傳徒弟更加牢固,畢竟若非相互間配合得極其默契、相互間極有好感,否則導師是不可能對一個普通助手格外上心的。

    平時艾拉和藍黛兒確實是相當的默契,導師隨便動一個眼色,艾拉都總是能準確的看懂那其中的意思。可顯然,導師今天的安排讓她有點意外了,以至于進門的時候神色間明顯帶著某種古怪,看向王重的眼神就像是在看著一個某種相當奇怪陌生的東西,還帶著那么一點點小小的憤慨和疑惑。

    不應該啊,作為正式助手的自己也還從來沒有得到過導師的如此待遇呢!這家伙到底是走了什么狗屎運?真的是無語,長得也就一般,也沒啥天賦,當然,如果說能吃也算天賦的話,真是……

    藍黛兒就在一旁,艾拉并沒有把這種情緒過多的表露出來,除了看向王重那個古里古怪的表情之外,她手里提著一個圓筒的食盒,進來之后迅速的將之放到桌子上,然后小心翼翼的打開。

    里面有絲絲涼氣冒出,能看到食盒的里側是另一個更小的盒子,旁邊則是堆滿了食用的玄冰用以冰鎮,而在那個主體的小盒子上,更是刻印著密密麻麻的符文封印。

    封印餐盒,王重在天訊上見過這種東西。

    圣城的食材一向豐富多彩,即便是某些禁忌之物也屢見不鮮,不同于人類的肉身在死去后就會完全消散其能量,某些強大維度生物的軀體,即便是在它們的意識死亡之后,其軀體也都還會保存著極其強大的能源。而如果是想要食用或保存這類蘊含極強能量的食材,那就需要用到特殊的封印餐盒了,一則可以最大限度的保鮮,防止其中的能量出現流逝現象,導致食用的品級下降。另一方面也是防止某些禁忌食物的能量破壞性太強,給周圍環境帶去沖擊和影響。

    看得出來艾拉的動作很小心,提起那小餐盒的樣子就像是捧著一枚定時的炸彈,王重本來還沒什么的,可看到艾拉這偌大的陣仗和慎重的表情,也是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說到底也不過只是樣食物而已,要不要這么夸張?盒子里到底什么玩意啊?至于嗎……今兒不會真吃掛了吧?

    藍黛兒注意到了王重那略有尷尬的表情,臉上的笑意倒是更濃,她并沒有像艾拉那樣的小心翼翼,只是相當隨意的提起那個封印小餐盒,然后沖王重笑了笑:“一分鐘。”

    藍黛兒進了廚房,大廳里頓時就顯得有點尷尬了,艾拉的眼睛直勾勾的盯著王重,就像是要把他的心肝脾肺腎全都給看個通透一樣,饒是王重一向臉皮不薄,也被她盯得有點不好意思,主動打了個招呼:“嗨,艾拉師姐,好久不見。”

    艾拉還沒來得及說話,那邊藍黛兒已經端著個小盤子走了出來,前后進去也才不到半分鐘時間,而且和平時燒菜的驚天動地不太一樣,王重剛才甚至都沒聽到廚房里有任何聲音,甚至都沒有生火。

    擺在桌子上的小盤子大概也就只有巴掌大小,跟個小碟子似的,底部墊著的是玄冰,上面則鋪著四塊亮晶晶的東西。

    似乎是某種肉類,帶著那種生物肌肉才有的紋理,且紅彤彤的,散發著奇妙的光澤,表面也有絲絲熱力冒出,就像是剛剛出了蒸籠一樣。可問題是,這明明就是幾片兒生肉,而且底部還有玄冰的托墊,這是哪來的熱氣?不過切得倒是相當的薄,簡直可以說是薄如蟬翼、完全透明,如果不是因為肉質本身的紅色格外顯眼,又和那青色的小瓷盤形成色差對比,否則恐怕你根本都發現不了肉的存在。

    紅彤彤的透明水晶肉,雖然有些古怪之處,但比起之前艾拉的慎重以及那封印餐盒所代表著的神秘而言,顯然還是相當普通了,至少看起來并沒有太多恐怖之處。

    王重也是松了口氣,雖然對自己的身體很有信心,但他也不想哪天真因為試菜,給試到廁所里拉一個月肚子:“看起來很普通嘛。”

    旁邊艾拉的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藍黛兒也是似笑非笑的打量著他。

    似乎是意識到自己的話有點不太禮貌,王重干咳一聲:“不是,我的意思是說難得看到這么正常的菜肴,挺有食欲的。”

    “那你是在說我平時的菜不正常嘍?”藍黛兒眉頭一挑,這句話有點挑釁一位美食大師的尊嚴了。

    “沒沒沒!”說多錯多,王重哭笑不得,趕緊抓過盤子:“那我就不客氣了。”

    旁邊艾拉看的直翻白眼,平時王重和導師工作的時候她都并不在場,坦白說,雖然知道導師對這個試菜小工很滿意,可艾拉還是沒有想到過他居然敢和導師這樣說話,這也太隨意了吧,他以為他是誰?而且,這家伙居然準備直接用手抓?

    “給你叉子!”艾拉實在是有點看不下去了。

    “謝謝艾拉師姐。”

    接過叉子的王重,前半句還算正常,可后半句嘴里嘀咕的話卻差點沒讓艾拉抓狂。

    “就這么點還用什么叉子,還不夠塞牙縫的,吃得也太講究了……”

    講、講究?我講究尼瑪啊!還說什么就這么點?!饒是一貫注意形象和言辭的艾拉都忍不住內心爆粗口了!

    作為必須注意禮節的美食家,艾拉真想打死王重這個暴殄天物的家伙!

    旁邊的藍黛兒倒是一臉無所謂,這小子不搞點怪就不叫王重了,這家伙似乎天生就不知道什么是天高地厚,什么是敬畏,相比起那些沒頭腦的話,她倒是更期待王重身體上的反應,能感覺到王重的天賦其實并不差,但能來的圣城的又有哪個是真的差呢?是騾子是馬總得真拉出來溜溜,事實才能說話。

    只見王重果然是一叉子就串了四塊,所謂的精致在他眼里毫無價值,過少的分量其實反倒讓他心里有點打鼓,藍黛兒可是知道自己這身體抗毒性的,只給這么一點點,估計這玩意真有什么要命的地方,可沒想到當肉入口的那一瞬間,感受到的卻是一種極致的美味。

    那肉質完全就不像是肉,而像是一層薄薄的能量,入口即化,帶著一絲絲鮮味和甘甜,透過你的味蕾直接刺激到你的中樞神經,并有一股暖洋洋的暖意從舌頭尖兒上傳遞遍全身,讓你瞬間有一種無比溫暖安全、仿佛連靈魂都隨之飛升的感覺。

    “咦,好美味,難得!”王重忍不住贊嘆了一句,可還沒等他回味完這舒爽的感受,下一秒,那股溫暖的暖意就化為了一股恐怖的熊熊烈火,從小腹處猛然炙燒了起來!

    坦白說,普通的火焰或高溫是并不能帶給王重什么痛苦或影響的,但這股炙熱卻完全不同。

    (最近迷戀上了手機版的英雄殺,我現在有了一個五星的趙匡胤,四星的秦瓊,四星的武松……)
c罗2013总进球